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0078 李家主母(書號:219920

0078 李家主母

作者:悠閑小神
    少女說了很多,顯然朋友在她眼里,是個極為神圣的存在。

    她低聲道:“就像是今天中蠱的事,我就可以和她說啊,其實在族學里,我和哥哥過得一點都不好。”

    “那些世家子弟根本不懂得尊重別人。永遠把下巴抬得比鼻子還高。”

    “還喜歡捉弄我和哥哥,總在我們的飯菜里放些死掉的蟲子或是蟑螂,你不知道吧,我以前看到蟲子就會嚇得大叫,但現在不一樣了,我現在都免疫了。”

    “嗯。”白束敷衍的應了一聲。

    哪知,身旁少女來勁了,立馬興奮趴下,雙手墊在下巴上,睜著亮晶晶的大眼看著她。

    “束兒妹妹,我覺得你特別不一樣,好像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會一樣,還很自信,一點都不在乎別人的眼光,我要是能有你這樣的朋友就好了。”

    聽見這話,白束嘴角猛的抽了一下,好險沒翻個白眼。

    伸手拉起被子往她臉上一蓋,不耐喝道:“好了!我是你朋友了,你可閉嘴吧!”

    “睡覺!”

    絮絮叨叨說個沒玩沒了了還!

    “真的嗎......”

    白束冷眼一撇:“閉嘴!”

    李星兒立馬閉上了嘴巴,但那雙眼在黑夜中卻亮得驚人。

    白束拉起被子蓋在肚子上,閉上了眼。

    就在李星兒因為她不會說話時,她突然低聲說了一句話。

    一句對李星兒影響深遠的話。

    “修真界的法則是誰拳頭大誰就是老大,永遠不要給小人挑釁自己的機會!”

    “除非......你想留幾個小丑逗趣兒。”

    話落,室內恢復安靜,但李星兒的心卻一片火熱。

    垂在身側的手暗自握緊,她暗暗發誓,從現在起,不會再忍耐那群世家蛀蟲!

    ......

    次日清晨,白束三人在姑媽家胡亂喝了點靈米粥便要離開。

    李星兒全程拉著白束的手將她送到家門口,很是舍不得。

    可日子還得過,一會兒他們也要回李家族學繼續上課,眼見時間差不多,只能依依不舍的將白束一行人送走。

    臨走前,白束特意釋放神識將李家周圍掃了一圈,意料之外,并沒有看到任何可疑蹤跡。

    背后的人似乎放棄了繼續監視李家。

    白束三人一走,家里安靜了許多,讓白紅珠一家有些不習慣。

    下一次這樣相聚的日子,還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時候。

    白紅珠嘆了一口氣,壓下心里的惆悵,進屋把兩個孩子的東西拿出來,親自送他們出門。

    “娘,你回吧,看好爹,不要讓他喝酒了。”李星兒不放心的叮囑道。

    白紅珠點頭,“放心吧,娘一定看好他,你們快走吧,別遲了。”

    兄妹二人頷首,轉身離去。

    不過二人才剛走到族學門口,就見主母身前的管事走了過來,說是主母有話要問他們。

    有攝魂蠱的事在前,這次兄妹二人可不敢像往日一樣放心跟隨管家入府。

    二人對視一眼,默契的在心中交換了訊息,這才同管家來到主母的院子。

    李家主母的院落并沒有多氣派,甚至還沒有嫡長子李舒笑的院子有排面。

    不過小雖小,處處卻透出精致,許多外面難得一見的靈花靈草種滿了院子,一進門,花香鋪面而來,沁人心脾。

    主人家也是個精致的主,端坐在花廳里,從頭到腳,身上每一件物品都極為精巧,雖然充滿了金錢的氣息,卻不覺得俗氣。

    她身旁站著一男一女兩個年輕人,正是昨日與李君宇兄妹一同出現的另外那對雙生子,李舒樂、李舒喜兄妹。

    遠遠見到李君宇兄妹出現,二人立馬笑著迎了上來。

    “咳咳!”主位上的柴碧云低咳了兩聲,李舒樂聞聲立馬拉著妹妹從李君宇兄妹身前退開,遵守應該遵守的禮數。

    柴碧云緩緩放下手中茶杯,抬眼看著廳內這四個孩子,笑得溫和。

    “君宇、星兒給主母請安!”

    兄妹二人齊齊蹲身行禮,還不等二人蹲下去,柴碧云立馬開口笑道:“不用多禮,快快起來。”

    “謝主母!”

    兄妹二人還是把禮行完這才起身,垂首立在她面前。

    李舒樂兄妹立馬就想上前和二人說話,柴碧云一個淡淡目光掃了過來,“舒樂,你帶舒喜先退下。”

    “啊?”李舒樂有些不情愿,但他知道母親最不喜歡自己忤逆她,只能垂頭喪氣先行帶著妹妹退下了。

    屋內只剩下柴碧云和李君宇兄妹。

    身后有腳步聲傳來,李君宇兄妹回頭看去,就見主母身前的丫鬟春熙端著托盤走了進來,兩盞冒著熱氣的靈茶放在托盤里,茶香四溢,充裕的靈氣令人精神為之一振。

    看到這茶水,李君宇兄妹不自覺便想到了自己身上的蠱,心便是一跳。

    可束兒表妹說的是增強神魂的藥草,和眼前這靈茶應該沒有關系吧?

    正想著,主位上的柴碧云忽然笑了起來,“兩個好孩子,坐吧。”

    說著,指著春熙手里的東西,解釋道:“聽說你們在族學里吃了不少委屈,祖母我其實心里都知道,可這偌大一個家族,子弟眾多,我若為你二人出頭,反倒給你們惹來麻煩。”

    聽見這話,兄妹倆頓覺受寵若驚,連忙說自己不敢、不委屈。

    若是放在往日,主母這么說他們早就感動得要命,但現在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他們總覺得有些驚慌。

    他們只是兩個旁系子弟,雖然算輩分也叫主母一聲祖母,但他們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身份,從不逾越。

    不過,柴碧云今日似乎就是想要他們逾越。

    兩杯靈茶送到面前,就連李舒樂兄妹都喝不上的上品靈茶,非說是用來撫慰他們受傷的小心靈。

    能不喝嗎?

    不喝便是不敬長輩!

    兄妹二人只能喝下。

    “好喝嗎?”主位上的貴婦人不知何時來到近前,特意看了看茶杯,見空了,立馬笑道:

    “好喝下次再來,祖母偷偷給你們備著。”

    “快回去煉化靈力吧,你們自己強大起來,才能少受欺負,知道嗎?”她伸手輕輕摸了摸二人的發頂,往常溫馨的動作,此刻卻讓李君宇兄妹汗毛倒豎。

    兄妹兩現在腦子里全是白束說過的話,“沒有無緣無故的好,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惡”,所以,主母這么對他們,到底是圖什么呢?
pk10注册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