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0074 賭坊黑名單(書號:219920

0074 賭坊黑名單

作者:悠閑小神
    狗蛋抬眼瞥了那兩人一眼,衣著華貴,眼神清明,要不是有人告訴他,他還真看不出來這兩人居然是五靈根廢材,畢竟修為也有練氣四層。

    但現在看來,應該都是用靈藥堆出來的修為。

    “對了,你們倆是不是認識他們啊?”狗蛋突然問道。

    他總感覺至從見到這兩對雙生子后,兄妹倆的表情就不對勁,特別是他兄弟白堂,根本不懂得掩飾,一看就看出來了。

    狗蛋補充道:“剩下那對雙生子他們說是旁系弟子,今年剛入李家族學,來時也引起了不小的轟動呢。”

    他懷疑自家兄弟認識這兩人的可能性更大。

    因為......他總覺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見過相似的面孔。

    狗蛋撓撓頭,絞盡腦汁回憶過去,一時間卻根本想不起來自己到底在哪里見過,氣得狠狠捶了白堂一大拳!

    “你干嘛啊!”白堂怒喝!

    狗蛋直接回瞪過去:“都怪你,害老子想不起來!”

    白堂不敢置信的問:“你什么意思?自己想不起來你怪我?”

    “不怪你怪誰?怎么著?想打架啊!”

    白堂正因為兩個表兄妹的事情煩心呢,狗蛋這一激,直接把少年的火氣炸了出來。

    眼見二人一言不合就要當街干一架,白束一道冷眼掃了過去,“你們兩個少在這給我丟人現眼!”

    黑眸看向前方,冷聲道:“人都走遠了。”

    言罷,當先動身跟上去,獨留下二人在風中凌亂。

    莫約三秒后,兩個平復下來的熱血少年又巴巴追了上來,露出討好的笑容討好她。

    雖然她比他們年紀還小,但是,她只要冷眼一掃,他們就控制不住會產生生理上的恐慌,仿佛她一不開心就能把自己二人人道毀滅了似的。

    哄著鬧著,三人又停了下來,因為前方那四人忽然不走了。

    “怎么不走啦?”狗蛋疑惑問道。

    然而,話音才落,便聽見前方忽然傳來一道震驚的呼喊。

    “爹!”

    李君宇兄妹神情一肅,忽然大喊著沖了上去。

    白束三人順著二人的方向看去,就看到一個衣衫不整,頭發凌亂的人正蜷縮在賭坊大門口,身前還圍著四個大漢,正兇惡的盯著他。

    “李舒瀚,你們李家可是發下話來,整個禹城大小賭坊,誰敢收容你便是與李家為敵!”

    “我們一個小小賭坊可惹不起你們李家,你若執意要讓我等為難,那就別怪我等對你不客氣!”

    為首大漢正警告著,兩道灰影忽然襲來,大漢一時不查,竟被推了個踉蹌,讓那兩道黑影突破了自己等人的包圍圈。

    “你們在做什么!”李君宇厲聲喝道。

    李星兒慌忙撲到地上那人身前,將他扶起來,焦急問:“爹,你怎么樣?你沒事吧爹?”

    一邊問一邊檢查,見只是受了些拳腳,并無大礙,這才松了一口氣。

    懷里的人努力睜了睜眼,模模糊糊看到熟悉的面龐,抬手摸了摸,確定是,便忽然咧嘴笑了起來。

    一口濃烈的酒氣當即撲面而來,熏得李星兒趕忙偏頭捂住口鼻。

    “爹你怎么又喝這么多!”她惱道。

    然而,懷里的人就像是沒聽見似是,自顧低喃,“星兒,星兒......你不是去學堂了嗎......怎么來家了?”

    家?

    李星兒頓時冷了臉,怒喝道:“什么家啊!這里是什么地方你不知道嗎!”

    可惜,懷里的人只是笑,根本沒把她的話聽進去。

    要不是這人是自己親爹,李星兒真想直接一劍把他捅死算了!

    一旁的大漢看著眼前這對兄妹,見終于有人來管李舒瀚這個大麻煩,齊齊暗自松了一口氣。

    為首大漢指著地上的酒鬼,一臉嫌棄的對李君宇道:“快把你爹帶回去,還有,下次盯緊點,別再把他放出來,這一次又一次喝得醉醺醺的進來大鬧,咱們賭坊還怎么做生意!”

    李君宇聽見這話,面上有些難堪,暗自咬咬牙,點了點頭,低聲道:“抱歉。”

    說完,立即蹲下身來,同妹妹一起把地上那個已經喝成爛泥的人扶起來。

    喝醉的人可不是一般的沉,兩人有些吃力。

    李舒樂李舒喜兄妹見此,趕忙讓兩名護衛上前來幫忙。

    那兩名護衛眼中全是嫌棄,并沒有動。

    李舒樂心里清楚的知道這些護衛打心眼里看不起自己和妹妹,眼見使不動他們,只能親自上前來搭把手。

    兩個男生合力把人拉起來丟到李君宇背上,兩個女生在身后護著,便準備往家去。

    沒想到,才走一步,前路便被擋住了。

    李舒樂抬頭一看,見是三個和自己年紀相仿的人,面上并無惡色,疑惑問道:“有事?”

    白堂搖頭,“我們來幫忙。”

    李君宇覺得聲音耳熟,不敢置信的抬起頭來,見白堂兄妹居然出現在眼前,先是一驚,繼而又窘迫的把頭低了下去。

    他其實一直知道母親家里人很不喜歡父親,所以從不在白家人面前提起他。

    如今讓白家人撞見了父親這個樣子,母親恐怕更不敢回娘家去了。

    白堂看出他的窘迫,什么也沒說,與狗蛋一起,將他背上的人直接背了過來,腳步輕松的往姑姑家走去。

    白束看了兄妹二人一眼,二人落魄的樣子有種別樣的凄美,她沖二人淺淺一笑,轉身走在最前,給哥哥帶路。

    體修和靈修的差別在白堂和李君宇之間得到體現,那便是一個人步履輕快,氣息綿長。

    一個腳步不穩,氣喘吁吁。

    李君宇楞了一下,這才趕忙追上去。

    李舒樂兄妹疑惑的看向李星兒,“星兒,他們是誰?”

    李星兒看著前方那幾道人影,趕忙抬手擦了擦眼角那一點水漬,這才笑著答道:

    “是我舅舅家的表哥和表妹,還有他們的朋友。”

    “要不叔叔姑姑你們先回府吧,改天我和哥哥再來找你們玩。”李星兒看著身后那兩名護衛,為難說道。

    主母可是交代了讓叔叔和姑姑早些回去,要是因為自己家的事情耽擱了,恐怕不好。

    李舒樂兄妹點點頭,表示理解,細心叮囑她先去藥房買一瓶醒酒丹再回去,便同兩名護衛先行離開了。
pk10注册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