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0069 回娘家(書號:219920

0069 回娘家

作者:悠閑小神
    藥田里種滿了紫星,宮羽塵很想知道三個月后白束到底要拿它們做成什么丹藥。

    不管是什么,只要出至白束之手,他都很有興趣。

    就像是他剛到手的那方陣盤,他原以為最多也就是上品靈器這樣的品級,沒想到她居然大方的給了他一件法器。

    雖是下品,但已經是人人求而不得的好東西。

    這更是他人生中第一件如此高品級的法寶。

    小辰界法寶從低到高分為靈器、法器、寶器三個品階,每階分上中下極四等。

    一把極品靈器可以用到金丹后期,法器一般只有元嬰修士才有。

    而寶器,簡直是稀世珍寶般的存在,可遇不可求,一般化神老祖都未必有一件。

    能得寶器者,無不是有大機緣。

    宮羽塵摸了摸自己的儲物袋,想起里頭躺著一件法器,便忍不住有些激動。

    三月后,他一定要再回百家村一趟,看看這個白家老二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

    客人終于走光了,白家幾人長舒了一口氣。

    按理說,白紅珠去年已經回了娘家,大年初二應該要回來拜年的,可這都到了初四了還不見人影,白青山夫妻倆猜她許是不會來了,便準備帶著孩子們先去劉氏娘家。

    本來劉氏大年初二便要回娘家,因為墨璃等人突然到訪,愣是被拖到初四才能出發。

    這會兒宮羽塵等人前腳剛走,白家一家五口后腳便帶著裝得滿滿當當的儲物袋出了大門。

    趙車夫家的小烈殘了,最近趕車的人換了一個鄰村的,收價比趙車夫貴一倍,白青山夫妻倆舍不得,加上芙蓉村距離百家村并不遠,便決定步行前往。

    路上遇到不少從娘家回來的村民,看到白家居然現在才去岳家拜年,頻頻投來驚訝的目光。

    面對這種目光,白青山只是笑笑便過去了。

    劉氏有兩個哥哥和兩個姐姐,她是老小,在家里當姑娘的時候也是如同白家妞妞一樣的團寵。

    劉家兩個哥哥,劉大劉華在家搭理家中果園,老二劉文在溪云鎮上開了一家米糧店,往年白家的靈米全賣給劉文,價格比外邊能好一點。

    劉家大姐劉蕙蘭大方明理,雙靈根資質,有緣入了一個小宗門為弟子,后與同門師兄結成道侶,便與丈夫一同到天澤城共同打理宗門店鋪。

    是幾個姐妹中最氣運最好的人。

    二姐劉巧蘭就不一樣了,與劉氏一樣錯過了宗門大選,靈根又不及姐姐和妹妹,只是普普通通的三靈根。

    但她這人爭強好勝,不肯隨便找個老實男人嫁了,動了點齷齪手段,成功嫁給溪云鎮上一個綢緞鋪老板做了繼室。

    劉氏以前總在家里說她家這個二姐這里拿點藥吃,那里拜點送子觀音,總是懷不上孩子,許是上天可憐她,前年總算是為夫家生了個大胖小子,這當家太太的位置算是坐穩了。

    一路上劉氏就像是刻意要說給白束聽似的,把家里的人全部仔仔細細給她講了一遍。

    就連兩個舅媽家的親戚也一一道來,生怕白束到時候記不得,說錯什么話,或者鬧笑話。

    白束明白他們的意思,一路聽得仔細,再結合原身留下的記憶,把劉家那群親戚全部記了下來。

    見她如此,白青山夫妻倆這才暗自放下心來。

    唯有白堂覺得父母這是莫名其妙,多此一舉。

    幸好他背著妞妞走在最前面,也沒聽到太多,只以為父母在嘮叨而已。

    走了莫約一個半小時,前方小道忽然變得開闊起來,隱隱約約可見房屋一角。

    拐出小道,一個比百家村大一些的村莊出現在眼前。

    入目便是一大片連接在一塊兒的靈田,道路從靈田中間穿過,順著路往前看,便能夠見到一棟棟土木結構建成的房屋。

    芙蓉村不似百家村平坦,房子全都建在半山腰上,密度也高,一戶挨著一戶,沒有百家村里那么寬闊。

    當然,人口比百家村要多出一半。

    在山腳下,還有村民拿出家中新鮮果蔬擺在路邊,就像是一個小集市一般。

    剛過完年,有頭腦的村民專門到鎮上弄來許多糕點果盒,專門出售給前來拜年的人。

    空中,時不時還會有一輛飛車落下來,或是私家的,或是鎮上來的,拉滿了客人,看起來可比百家村熱鬧多了。

    白青山夫妻倆一出現在路口,便有人將二人認了出來。

    妞妞和白堂便一路叫著“這叔那嬸”,來到村子最里邊,搭在河邊那棟房子前。

    剛到,便見一群人,有男有女,有長有少的從門里迎了出來。

    原來是有孩子先發現了他們,直接把家里人全部叫了出來。

    劉氏沒想到姐姐姐夫們還沒走,她原先還以為遇不上了,現在見這一大群人迎出來,趕忙帶著孩子們走了上去。

    “你這尊貴的菩薩可舍得來了,我這都要走了,還以為遇不上你了呢!”

    劉二姐上來便往劉氏肩上輕輕來了一巴掌,打得不重,卻惹來劉大姐一聲低喝。

    “老二,你就是這么招呼人的?”

    說著,抱著懷里的胖娃娃走了上來,先將白束兄妹三人打量一遍,這才笑道:

    “孩子們都長高長胖了,看來過去這一年日子過得都不錯。”

    她話剛說完,懷里的胖娃娃便拍手“嘻嘻嘻”直笑,小摸樣可招人疼。

    劉氏伸手逗了逗他,“大姐,這孩子是?”

    “是二哥家的小金豆,去年六月生的,誰也沒告訴,還是我回家來才知道呢。”

    說起這個,劉蕙蘭便忍不住直搖頭,嘆道:“二哥二嫂是怕大家又破費,滿月酒都沒辦。”

    聽見這話,劉氏也覺得二哥二嫂有點太在意了。

    不過想想二哥家在小金豆之前已經生了四個,村里人吃滿月就都吃出了怨氣,倒也理解他的做法。

    “哎呀!你們還愣在這干嘛!”劉巧蘭見二人在門口就聊上了,沒好氣的催促道:“進屋進屋,進屋再聊也不遲啊!”

    聽見這聲催促,姐們三個頓時笑了起來,領著一群孩子進了門。

    至于白青山,早已經被兩個大舅哥和兩個姐夫包圍,強拉著先行進屋拜見岳父岳母去了。
pk10注册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