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0065 璀璨的煙花(書號:219920

0065 璀璨的煙花

作者:悠閑小神
    妞妞見此,立馬不開心的嘟起了嘴,“娘親,我都沒有!”

    牛小俊看到她那委屈的表情,立馬把剛到手的紅包遞給她,“妞妞,我的給你。”

    “都給你。”緊接著又掏出之前在家里討來的紅包,把妞妞的上衣口袋塞得滿滿的。

    “牛小俊,你不要嗎?”妞妞驚訝問道。

    牛小俊搖頭,“我不要,走吧,我們去放煙花。”

    “好!”妞妞開心了,揣著滿滿當當的紅包,和牛小俊手牽手跑出了門,看得眾人好笑。

    “這兩個孩子......”劉氏無奈搖搖頭,把手里的紅包一一分給屋里的三個大孩子。

    一邊發一邊對白堂叮囑道:“你去把家里的煙花全部拿出來,帶上你妹妹和羽塵一起去玩吧,注意安全,別讓煙火傷著。”

    “知道了。”白堂點頭,沖白束眨了眨眼睛,示意她跟他走。

    雖然沒有人叫自己,但宮羽塵很自覺的跟了上來。

    幾日抱著滿滿當當的煙花來到村口,村口那顆大樹上已經掛滿了五顏六色的動物小燈,都是一些吉祥的靈獸,掛在樹上是為了討個喜慶。

    “噼里啪啦”的燃放聲不停響起,空中全是煙火的顏色,小孩們開心的不停哇哇大叫。

    大人們則在一旁看著,或陪同玩耍,或三三兩兩端著家里的糖果過來和大家一起分享。

    花甲成坐在石墩上,看著花家那幾個小輩玩耍,眼中的慈愛就沒有消失過。

    遠遠瞥見白束兄妹帶著宮羽塵過來,立馬抬手沖他們打招呼。

    三人點點頭,算是回應了。

    妞妞和牛小俊正在和花容等人一起放著小煙花,瞧見哥哥姐姐帶著大煙花過來,立馬領著一群小孩圍了過來。

    “哥哥,我要看兔子煙花,你快給我放!”妞妞拽著白堂的衣角,笑著催促道。

    其他幾個孩子聽見她這話,立馬配合的發出“哇”的驚呼聲。

    “妞妞,你家居然買了兔子煙花啊,這煙花可貴了呢,我讓我娘給我買,差點被她打一頓。”牛小俊艷羨道。

    花容聞言,立馬瞥了瞥嘴,得意的說:“你們這算什么,我姐姐托人從宗門里給我帶了兩盞天燈,可比兔子煙花好看多了。”

    “真的嗎?”有小孩子立馬被吸引,妞妞卻厥了厥嘴,小小聲吐槽:“那怎么不見你拿出來放啊。”

    花容耳尖,聽了個正著,當即便遞給妞妞一個“你給我等著”的眼神,轉身便跑回家去了。

    看這架勢,還真是有。

    很快,就看到花容拉著花乙仲跑了過來,一邊跑一邊催促道:

    “爺爺爺爺,你快給我放天燈,妞妞他們都不相信大姐給我寄了天燈,你快把天燈放出來,我要給他們看看,讓他們見識一下。”

    花乙仲無奈搖頭,但又舍不得自家孫女受誤解,只能把大孫女送來的兩盞天燈取了出來。

    這是煉器產品,拿在手里只有巴掌大,需要施法才能放出來。

    “都站遠點。”花乙仲提醒道。

    待眾人站遠,這才施法催動天燈。

    白光一閃,原本兩個巴掌大的天燈便飛入空中,急速旋轉起來。

    隨著旋轉,絢爛的星光布滿了這片空間,夜幕中,兩個光點越來越大,最后化成兩盞巨大的宮燈,在空中緩緩轉動。

    那宮燈上不停變化顏色,地面上,還能看到許多靈獸的投影,引得孩童們驚嘆連連。

    這還沒完,宮燈中心忽然釋放出一柱金光,直指天際,“轟”的一聲爆裂開來,如同火樹銀花,美不勝收。

    這樣一比,周圍那些亂七八糟的煙花簡直是土爆了。

    白堂嘴角微抽,低頭看前的一臉震驚的小妹,低聲問:“兔子煙花還放嗎?”

    妞妞仰頭看著他,欲哭無淚。

    宮羽塵在一旁看著,好心安慰道:“等宮哥哥回家,就給你寄比這更好看的煙花來。”

    妞妞點頭,受傷的小心靈得到了一絲安慰。

    仰頭看著空中那片火樹銀花,不自覺流露了一絲艷羨。

    小孩子也是要面子的,白束很明白。

    她好笑的搖了搖頭,將白堂手里的煙花拿到前邊,點繞了煙火。

    “咻咻”兩聲,兩個兔子煙花沖入云霄,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下,竟然“活”起來一般,踏月而行。

    先是一只兔子,而后便是數不清的兔子接二連三冒了出來,一個接著一個,在月亮前圍成一圈,一會兒組成一個字,一會兒又變幻陣型,組成代表吉祥的靈獸。

    很快,火樹銀花便吸引不了孩子們的眼球,可愛的動物成為了新的焦點。

    妞妞終于笑了,感受著小伙伴朝自己身投來的艷羨目光,開心的加入觀看隊伍,開心得不得了。

    “沒想到你們這里的兔子煙花竟是幻術。”宮羽塵不冷不熱的突然說了這么一句。

    白堂立馬瞪了他一眼,“就你話多!”

    瞎說什么大實話!

    白束涼涼的目光也投了過來,在這對妹控兄妹的死亡凝視下,宮羽塵默默閉了嘴。

    周圍的喧鬧漸漸變得遙遠,宮羽塵看著周遭這一切,哪怕他已經在這里待了兩個多月,也覺得自己格格不入。

    這片祥和,終究是要離他而去的。

    此刻,他突然惡毒的想,若是一個鬼宗強者入股,這一片祥和景象便會被悲痛的哭喊聲所覆蓋。

    只是.......綠眸轉到身旁的少女身上,她的一切,就是個謎,有她在的話,這片祥和應該很難被打破。

    一股寒意忽然襲來,宮羽塵瞬間回神,下意識以為是身旁少女投來的。

    但意外的是,她連頭都沒回!

    是誰?

    宮羽塵心中一驚,迅速望向四周。

    一道黑影被煙花的絢爛映照出來,宮羽塵心下一跳,可當他定睛看去,卻只有幾根晃動的草,根本就沒有什么黑影。

    白堂發現了他的異常,疑惑問道:“你在看什么?”

    “沒什么。”宮羽塵低聲答道,并不想因為自己給這些人帶來困擾。

    “或許......我該走了。”他低聲呢喃。

    煙花將他的聲音掩蓋,白堂沒聽清楚,“你說什么?大點聲!”
pk10注册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