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0064 過新年(書號:219920

0064 過新年

作者:悠閑小神
    “對了,你讓我做的事我都已經做了,那我的陣盤,你做好了沒?”宮羽塵突然問道。

    白束淡淡掃了他一眼,在他期待的目光下,取出一塊墨綠色陣盤遞了過去。

    還沒接過,宮羽塵眼睛便是一亮。

    當把這塊陣盤拿在手里時,他突然覺得自己這兩個月的辛苦是值得的。

    “法器,居然是下品法器,你,你你你,你怎么做到的?”

    宮羽塵激動得都結巴了,摸著陣盤的手左右顛倒,好像這東西燙手似的,往日翩翩貴公子的形象蕩然無存。

    此刻的他,身上穿著白堂換下來的粗布衣服,上面還打了一個小補丁,頭發隨意盤在頭頂,用布條纏著,為了不弄臟他的靴子,腳下換了一雙草鞋。

    要不是那雙漂亮的綠色眼眸,白束敢保證,現在的宮羽塵丟在人群里,連他親娘也認不出來。

    白束只是笑笑,什么都沒說。

    “二妞,宮羽塵,回家吃飯了!”

    身后突然傳來白堂的呼喚,田邊二人立即回頭,異口同聲的應道:“來了!”

    話落,二人一前一后往家趕。

    儲物袋白束已經還給了宮羽塵,東西一樣沒少。

    他小心的收起這個新到手的寶貝,露出了來到百家村后第一個真正的笑容。

    其實在這小山村里,每天都過得很安心,很充實。

    如果能夠一直待在這里,好像也還不錯......

    連續下了三個月的雪停了,一夜之間,天便放晴,積雪開始融化。

    化雪,意味著新的一年又要到了。

    村里的課全部停了,村長組織人手,穿上高高的木屐,合力施法將路面上厚厚的積雪掃入溝渠中,把道路清理了出來。

    長達六月的夏季到來,氣溫一天比一天高,白色退去,綠色冒了出來。

    道路通暢的第一天,在村里待了三個月的村民們便開始頻繁出行,準備年貨。

    妖獸潮給禹城造成了不小影響,高大的城墻現在正在加固,城外全是打斗留下的痕跡,城內不少人家受到襲擊,死了不少人。

    守城軍隊損失更是慘重,二百多士兵犧牲在這場獸潮中,還有許多傷員仍舊躺在醫館里養傷。

    周邊村鎮也受到影響,甚至比禹城更加慘烈。

    不過夏日到來,在新年的歡樂下,悲傷的氣氛漸漸被壓了下去。

    百家村村民們看到了白束的試驗田,試驗很成功,靈藥一天一變,茁壯成長著。

    租用白束手里臨田的人家看到這個情況,原本準備種植靈稻的他們全都買了不少靈藥幼苗回來種下。

    這些靈藥都是煉制淬體丹的主要材料,二百畝靈田一共種了一百五十畝靈藥。

    白束以陣法免費租代的方式,讓這三十戶每戶出兩個練氣五層修為的修士,一共六十人,輪流維護陣法。

    這樣一來,每日靈氣耗盡又吸收,村們們的修為反倒提升得比以前還要快。

    加上花甲成對靈氣元素潛移默化的影響,百家村漸漸出現了一些不同尋常的變化。

    短時間內還看不出來,但隨著時間推移,這些變化會漸漸凸顯出來。

    忙碌中,新年來到。

    這是白束第一次在夏天過新年,感覺很是新奇。

    一大早,劉氏便早早起來,把給家中孩子準備的新衣放在他們房間,就連宮羽塵這個客人也有一套。

    而妞妞那一套用的料子,便是那次白束從鎮上買回來的綠底鵝黃花紋的布料。

    這幾月家里條件變好,吃喝上劉氏從沒有短缺過,小丫頭被養得白白胖胖。

    穿上新衣后,看起來就像是一顆剝了殼的雞蛋似的,誰見了都想往那肉呼呼的臉蛋上咬一口。

    全家只有白束一人這樣做了,只把妞妞氣得追著她滿院子打。

    嬉鬧聲中,年夜飯這個正頭戲來了。

    十八道菜,葷素搭配,劉氏一早便起來準備,每一樣菜都由她親自操刀,色香味俱全。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白束還真不知道原來便宜娘居然還有成為大廚的潛質。

    被雪藏許久的兩頂香爐被白堂搬了上來,整個冬日都在忙,宮羽塵第一次見到這兩頂香爐,眼睜睜看著白家二老從香爐里鉆出來,綠眼猛的一睜,頓覺驚奇。

    他家的族老都是供奉在祠堂里的,可從沒上桌一起吃過飯。

    注意到這個客人在看自己,白家二老沖他友好的笑了笑,這表情,與自家祠堂里那些嚴肅的族老大不相同,宮羽塵先是一怔,這才點點頭,回以一笑。

    “好啦好了,都坐下,吃飯了!”劉氏招呼道。

    孩子院里追打的姐妹倆聞言,齊齊停了下來,前后腳笑著進了正廳。

    白青山抬手請宮羽塵坐下,讓他別客氣,待所有人都坐好后,他端起面前的靈米酒,開心的說:

    “去年一切順利,大妹回來了,新院子也建了起來,還種了藥田,學了新的東西,希望新年繼續保持!”

    “來!”他看向白堂和宮羽塵,笑著點了點頭:“都是好男兒,干了!”

    兩個少年郎對視一眼,暗自較勁,端起面前的酒碗,一口飲盡。

    村里的米酒很辣,宮羽塵大意輕敵,直接被嗆得臉都紅了,只把白堂笑得險些趴下。

    “大意了吧?我們這靈酒外人根本不敢喝。”白堂得意道。

    宮羽塵捂住嘴咳了好一會兒,這才平復下來。

    先喝了一口劉氏遞過來的果酒,才看向白青山,抱歉道:“的確很烈,不過滋味綿長,入喉回甘,是小子喝得急了,沒能品到其中好處。”

    他這般說,白堂要是再不依不饒,反倒顯得他小人。

    白青山無奈的搖了搖頭,看著這一桌的孩子,抬手示意大家開飯,敞開了吃。

    宮羽塵吃得最多,他山珍海味吃多了,忽然換換口味,吃點農家大菜,感覺還不錯。

    晚飯吃完,天色便暗了下來。

    不過只暗了一小會兒,就被村里孩子們點燃的煙火照亮。

    “妞妞,走啊,放鞭炮去!”

    穿得紅彤彤的牛小俊拿著一把小煙花沖了進來,見面就先說新年好,討得劉氏一個大紅包,喜得見牙不見眼。
pk10注册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