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0060 宮羽塵的疑惑(書號:219920

0060 宮羽塵的疑惑

作者:悠閑小神
    雪落了下來,沒有護村大陣阻擋,祠堂門前的地上很快就白了一層。

    遠處,魔化妖獸留下的痕跡漸漸被白雪覆蓋,正在休息的花甲成等人見此,趕忙起身修復被破壞的陣法,在凌晨時分,終于把護村大陣重新啟動。

    一瞬間,冰冷的寒氣退去,村里又恢復了往日的適宜溫度。

    妞妞坐在宮羽塵身旁的草堆上,小腦袋一點一點,竟是已經睡了過去。

    危機暫退,村們們也發現了宮羽塵這個陌生人。

    有人前來詢問,白青山和劉氏仍憑大家如何追問,都只說是親戚。

    很多人不相信,但也沒人有這個心力一直問下去。

    村里的靈田全部遭到毀壞,剛剛種下去沒多久的月見草全部被妖獸深深踩入土里,死的死,傷的傷。

    地里田間全是蹄印,或者是妖獸的糞便,場面十分慘烈。

    王富貴家的當即便跪在田邊哭了起來,一邊哭一邊把妖獸的祖宗十八代全部拉出來罵了一遍,許久這才起身開始收拾田地。

    “哎嘿!這有一頭被踩死的妖獸!”

    驚喜的聲音從田間傳來,眾人聞聲看去,就見灰蒙蒙的晨色中,狗蛋正驚喜的舉著一頭死掉的烈焰兔不停晃動。

    “快看,真是是妖獸,剛死的,還熱乎著呢!”

    聽見他這話,村民們齊齊一頓,而后就像是被按了快進鍵似的,迅速奔入田地之中,瘋狂搶尸。

    還別說,真有不少低階妖獸被踩死。

    這可把村民們高興壞了,這妖獸肉不管是清蒸還是紅燒,亦或者是燉煮,都是美味啊!

    一時間,田地被踩踏到的悲傷被遺忘,大家都沉浸在撿尸的快樂當中,無法自拔。

    忽然,灰蒙蒙的天空“刷”的亮了起來,伴隨著獸吼和激烈的喊殺聲,將村民們齊齊驚了一跳。

    大家不約而同抬頭往禹城方向看去,那片天空已經被法術釋放出來的元素色彩布滿,在灰暗中映出一片白晝。

    激烈的戰斗開始了,想起剛剛那成群結隊的妖獸潮,心有余悸。

    “青山,大妹一家都在禹城,不會有事兒吧?”劉氏忽然擔憂問道。

    白青山本沒想起這茬,被她突然提起,心頓時提到了嗓子眼。

    但看妻子臉色更加難看,他只能強打起精神,握住她的手,安撫道:

    “放心,城內早已經布下天羅地網等待妖獸潮,她們不會有事的。”

    “嗯。”

    二人沉默了下來,沒有再說什么,眼睛看著禹城那片五顏六色的天空,暗自為大妹一家祈禱。

    霧氣退去,白晝來臨,太陽從東方升起,可禹城的喊殺聲卻還沒停歇。

    直到第三天,絢爛的法術特效這才褪下去。

    不少妖獸從禹城方向撤來,百家村周圍的村莊全都無一幸免,遭到了瘋狂的破壞。

    只有百家村,因為特殊的隔絕結界,僥幸躲過這一招“回馬槍”。

    獸潮退,日子還得繼續過。

    每家每戶都忙著休整土地,獸潮退去的第一天,白青山夫妻倆心疼女兒,留下白束和妞妞在家里招呼客人,帶著白堂下了地。

    宮羽塵身體漸好,現在已經可以下地行走。

    只是儲物袋里的丹藥都已經被他吃完了,加上白束并不想讓他好得太快,一直未曾施法為他治療,便只能慢慢養著。

    宮羽塵倒是想花錢讓白束去外面弄些藥來,可一看村外那群蠢蠢欲動的雪妖,他便只能暫時死了這個心。

    這種天氣,他不用猜就知道她不會為了他去城鎮買藥。

    還有就是,他的儲物袋至今還拿不回來,買藥什么的,還是別想了。

    閑來無事,宮羽塵便在白家院子里轉悠。

    妞妞正在院子里拿掉落的樹葉練習法術,小手里凝聚起一團小風,將樹葉吹起又吹落,一個人也玩得不亦樂乎。

    宮羽塵看著她掌心那道風,俊眉一皺,越發覺得這白家處處都透露出古怪。

    院子里有個聚靈陣,這種全方位籠罩的聚靈陣他家中也有,但那可是花了大價錢請陣法大師親自上門布下的。

    以白家這種生活水平,怎么可能請得起陣法大師?

    還有便是那個白束,看似練氣二層修為,可實際上卻是整個白家中他最看不透的。

    對了,面前這個小女孩,他只看一眼就知道是剛剛修習之人,居然能夠施展法術。

    這種情況要么是這小女孩天資過人,自學成才,要么就是所學功法至少是地階上品功法。

    但這可能嗎?

    這只是在一個小山村!

    地階上品功法,在他家可是被當成祖宗供起來的,這一個生活水平一般的農家怎么可能有!

    宮羽塵正想著,蹲在墻角下的妞妞忽然轉過頭來,笑瞇瞇的叫了一聲“宮哥哥”。

    “宮哥哥,你看!”她得意的指著面前飄起來的樹葉,開心的說:“我讓樹葉飄起來了,二姐說,只要能讓樹葉飄起來,我就是個真正的修士了。”

    宮羽塵聞聲看去,這才發現,居然是風系法術!

    “妞妞,你是什么靈根?”宮羽塵忽然問道。

    妞妞眨巴眨巴大眼,歪頭仔細想了想,笑著答道:“爹娘說好像是風水木三靈根,但二姐說我只要修習風系功法就可以了。”

    還有一句話妞妞下意識沒有告訴宮羽塵。

    那就是二姐還說了,等妞妞長大一些,妞妞就會變成風系變異單靈根、或者是變異冰靈根,亦或者是雪靈根。

    妞妞雖然還小,但有些事情她已經能夠明白其重要性,所以她不會亂說出去。

    宮羽塵沒想到她居然含有變異靈根,點點頭,笑著贊了妞妞一句。

    “宮哥哥,你要吃烤紅薯嗎?”妞妞忽然放下手里的樹葉,將塞在衣服口袋里的小食盒取了出來。

    只有她巴掌大,小手剛剛好能夠握住。

    宮羽塵本想說自己不吃,但當看到這個食盒后,便默默點了點頭。

    他突然想看看這個食盒到底是個什么樣的東西。

    “那我拿給你吃,烤紅薯可好吃了,這紅薯是我和牛小俊一起在地里刨來的,二姐烤了好久呢。”

    妞妞一邊說著,一邊把食盒當到地上,低喝一聲:“芝麻開門!”

    芝麻開門?

    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口訣?

    宮羽塵心中全是嫌棄。
pk10注册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