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0056 撿尸(書號:219920

0056 撿尸

作者:悠閑小神
    花甲成以自己最快的速度趕到山巔,尋到白束的身影停下后,這才后知后覺發現一件詭異的事。

    “師姐,山中高階妖獸好像都失去了蹤跡。”花甲成奇怪的說道。

    正站在兩具尸體面前的白束頭也沒回的說:“都被我殺了。”

    “哦......”花甲成下意識點頭,等等!

    “師姐,你剛剛說了什么?”他覺得他剛剛理解錯誤了。

    “......”

    回答他的是“嗚嗚”鬼叫的寒風。

    花甲成狠狠打了個哆嗦,知道自己剛剛沒有理解錯誤,看著前方淡定翻看尸體的小姑娘,不爭氣的咽了口口水,努力消化半晌,這才走過來。

    一共兩具尸體,都為男性,藍衣人年紀看起來與白堂等人差不多大,黑衣人......臉已經被暴虐的靈氣炸爛,一片焦黑,無法辨別容貌。

    只能從他的骨齡可知他的年紀在二百歲上下。

    兩具尸體相隔五米,安靜的躺在雪地里,早已經沒了呼吸。

    藍衣男子筑基后期修為,黑衣人金丹中期修為。

    從現場的痕跡和先前的巨響不難看出,二人之前一定發生了激烈的戰斗,最后藍衣男子爆掉了一件威力不小的靈器才造成了現在的慘象。

    白束隨手攝來一根樹枝,挑起黑衣人的儲物袋,遞給身后皺著眉頭的花甲成,吩咐道:“清洗一下外面的污漬。”

    花甲成一怔,而后趕忙施法凝出一道水柱把樹枝上的儲物袋清洗一遍。

    “師姐,好了。”花甲成諂笑道。

    也不知道是為什么,明明只是師姐,卻讓他有種站在神秘師尊面前的錯覺,根本不敢造次,更不敢擺長輩的架子。

    白束丟掉手里的樹枝,把儲物袋拿在伸手,也不見她有做什么動作,儲物袋上的印記就像是不存在一般,仍憑她將儲物袋內的東西全部倒了出來。

    一把中品靈器,幾百靈石,還有幾張三階符箓,沒了。

    白束同情的掃了眼腳邊這具黑乎乎的尸體,“堂堂金丹修士,居然貧瘠至此,實在可憐,埋了吧,入土為安。”

    花甲成知道,后面這句話是對自己說的,當即便點點頭,施法挖坑,把這具尸體埋了進去。

    還貼心的蓋了很厚的土,免得被被雪妖啃食,留個全尸。

    見他忙活完,白束把儲物袋丟給他,淡淡解釋道:“這些東西你拿著,那把中品靈器上的神識印記我已經去除,勉強能夠用。”

    “謝、謝師姐!”

    意料之外的饋贈,讓花甲成有些受寵若驚,他連連忙道謝,將儲物袋小心的收好,暗自期待下一個。

    來到藍衣男子面前,面上一樣是黑乎乎的,看不清容貌,但輪廓還不錯。

    可惜,已經死了。

    白束蹲下身來,看著身體完整,但內里經脈丹田損傷極其嚴重的可憐年輕人,隔著手套摸了摸男子身上的藍色法衣。

    “用料不錯,雖有破損,但尚有可用之處。”

    點點頭,白束轉頭對花甲成說:“扒下來,回頭可以做兩件背心。”

    聽見這話,花甲成面露不忍之色,小聲勸道:“師姐,都已經死了,就算了吧?”

    已經這么慘了,好歹給人留一件衣服吧?

    “咱們拿走儲物袋就行了。”花甲成又補充。

    白束笑了,“你可真是個小機靈鬼!”

    “哪里哪里,師姐謬贊。”花甲成連連擺手,不敢當不敢當。

    然而,正當他以為師姐會采納他的意見之時,她面上笑容一收,不容忤逆的命令道:“扒光!”

    花甲成:(⊙_⊙)!

    好吧,師姐之命不可違抗,那就只能對不起你了年輕人。

    花甲成無奈嘆了一口氣,伸手準備將眼前這具尸體扶起,好把衣服脫下來。

    也不知是不是周遭空氣太冷的緣故,接觸到身體的那一瞬間,花甲成忽然感覺到了一股暖意。

    “師姐,我好像看到他的睫毛顫了一下。”花甲成不太確定的說道。

    正站在一旁看風景兼等待的白束聞言,迅速回頭朝藍衣人身上探去。

    秀眉一皺,“居然沒死透?”

    要不要補一刀?

    “什么?沒死?”

    花甲成趕忙松開自己的手,常年待在村里,幾乎沒有撿尸經驗的他立馬心虛退到一旁,看著白束。

    從頭到尾,二人都沒有想過要不要救人。

    活得越久人越精,這人一看就是簡單人物,帶回村去簡直就是大麻煩。

    能死在山里最好。

    事與愿違,就在白束思考要不要補刀之時,緊閉的雙眼忽然睜開!

    一雙碧綠色的眼眸映入眼簾,清透如琉璃,仿佛把整個春天都裝在里頭,雪光傾入,瞬間綻放出五顏六色的花兒,美得令人窒息。

    花甲成楞了一下,而后抬眼看向面無表情的白束,問:“師姐,還扒嗎?”

    “且慢!”白束抬手示意他不要輕舉妄動。

    花甲成點頭,同時大松了一口氣。

    那雙綠瞳轉了過來,看著眼前這二人,最后停在看似更有良心的小姑娘身上。

    被黑灰沾滿的唇輕輕開啟,“救我!”

    說完,不等白束點頭,那雙眼便無力合上,整個人徹底陷入深度昏迷之中。

    “師姐,救嗎?”花甲成試探問道。

    不過話剛問出,就看到白束嘴角翹了起來,他便知道,問也白問了。

    唉~,小姑娘啊,總是容易被美色迷惑,罷了罷了,天塌下來還有師尊頂著,隨她去吧。

    于是乎,在花甲成無奈的目光下,二人把這人救了。

    剛把人帶走,先前那片綠地便被大雪覆蓋,聞聲趕來的雪妖撲了個空,什么也沒吃到。

    山下站滿了人,花乙仲正在維護秩序,嚴禁村民離陣。

    同時驅趕村民們回家去,不要湊熱鬧。

    有那怕事的,聞言便回去了,等白束和花甲成把人帶下來時,陣前只剩下花乙仲一人在那焦急等候。

    畢竟他親爹還在那山里頭,他怎么敢走!

    遠遠看到有人影從空中飛落下來,花乙仲立馬迎了上來。

    黑乎乎的藍衣人很顯眼,他一眼就看到了,連忙追問:“發生了什么?這人是誰?”

    “去白家,到了再說!”花甲成吩咐道。

    花乙仲點頭,趕忙上來幫忙,與老爹一起將人送到白家。
pk10注册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