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0047 監視(書號:219920

0047 監視

作者:悠閑小神
    夫妻倆暗自嘆了一口氣,默默對視一眼,決定永遠也不告訴女兒這個真相,至于這五千靈石,就當是拿來給她買功法了。

    完全不知道父母是何想法的白束仍在陷入一夜暴富的暢想中,無法自拔。

    雖然她不缺錢,但一直被家族供養的她從未嘗試過如何賺錢,所以這種賺錢的暢快,對她來說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三萬多靈石,花得只剩下一萬八。

    這本來是妞妞功法的預算,但現在白束說她自有辦法,白青山夫妻倆將信將疑的留了一萬備用,只拿出剩下的八千多靈石花用。

    家里的吃食可以改善一下了,劉氏做主,買了一百斤下品靈米,二十斤妖獸肉干,拿回去給孩子兌著熬粥喝。

    白青山買了一些草種,冬日即將來臨,靈田需要休養,這種月見草耐寒,根系腐爛后可以滋養靈田,莖葉則是用來做下品符紙的材料。

    價格賤,實用性強,不止白青山買了很多,只要是家里種田的都會買一些,灑在田里,不用管理也能瘋長出一大片。

    靈稻種子白青山原先留了一些,現在響應白束的號召,人生中第一次買了十五畝地的二階靈稻種子。

    這么一頓花銷下來,八千多靈石花得只剩下幾百塊靈石。

    難怪白家這么窮了,家里靈田的收益就是全家一年的基本花銷,加上各種價格昂貴的修行用品,很難有余盈。

    不過這卻體現了小辰界巨大的貧富差距。

    白紅珠能重新和李家主家有所聯系,在白青山看來,這簡直就是天大的福運。

    只是這份福運是用兩個孩子日后的人身自由換來的,對其他人來說,這或許是災難,但對連自己死生都無法由自己定奪的李君宇兄妹來說,自由什么的都是浮云,只有不斷變強,才能去談自由。

    白紅珠之前說過李舒瀚家的地址,白青山夫妻買了一些糕點等禮品,帶著兩個女兒找了過去。

    結果大門緊閉,敲門敲了半晌,只有一個老婆婆過來開門。

    那是白紅珠的婆婆姜氏,滿頭銀發,身上穿著深藍色的粗布衣裳,上面打滿了補丁。

    她這身打扮,與她身后那間整潔的一進小院形成鮮明對比。

    院子是主家的,為了讓李君宇兄妹方便回家,族中長老特地給了一間院子讓李舒瀚一家居住。

    姜氏顯然是沒想到自己這個破落戶居然會有親戚上門,看到白青山夫妻出現時,還楞了許久,這才趕忙請幾人進門。

    屋里只有幾件簡單的家具,連杯像樣的茶水都沒有。

    加之姜氏不怎么主動說話,白紅珠又不在家,氣氛實在是尷尬。

    白青山夫妻倆坐了半個時辰,還沒等到白紅珠回來,便帶著白束姐妹離開了。

    不過看到大妹一家有個像樣的落腳點,白青山提著的心總算是落了下來。

    “這下你放心了吧?”劉氏打趣兒道。

    白青山滿意的點點頭,“看著倒是還不錯的,就是可惜了大妹不在家。”

    “這次不在家,下次再來唄。”劉氏安慰道:“現在大妹的日子可比以前好過了,兩個孩子有族里幫襯著,她現在只要看好妹夫別再去賭,夫妻倆自己做個小營生,日子不錯的。”

    反正劉氏覺得,大妹現在過得比自己家都好。

    “但愿吧。”白青山嘆了口氣,想起李舒瀚那不著調的樣子,心里就不太放心。

    “別瞎想,大妹的福氣在后頭呢。”

    夫妻倆自顧說著話,白束牽著妞妞走在后面,目光忽然一肅,似是察覺到了什么,迅速扭頭往左側院墻上掃了過去。

    目光之凌厲,如同千萬把利劍齊齊刺來,隱約都能聽到金戈之聲,“鏘!”的一下,將墻后之人逼退數米,胸口發悶,神識像是被尖針刺了一下,疼得險些去了半條命。

    好可怕的眼神!

    竟比族中元嬰長老釋放出來的威壓還要可怖!

    深知那人已經發現了自己,昭紅片刻不敢停留,忍著識海的劇痛,以最快的速度逃離原地,生怕對方殺過來,自己命喪當場!

    白束看著那道黑影迅速撤離,釋放出一縷神識跟隨,便見那黑影現在城內繞了三圈后,閃身進了李府后門。

    禹城李家?

    白束淺淺勾了勾唇,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

    李家居然派人在暗中觀察便宜姑媽家的一舉一動,這可真是有意思了。

    “二妞,走快點,咱們還得趕最后一趟飛車回村里呢!”

    劉氏催促的聲音傳來,白束立馬收起了自己所有情緒,點點頭,抱起走的慢吞吞的妞妞趕上爹娘的腳步。

    ......

    李家后院,延鶴院。

    周婆子正在門口與沐家派來的管事說著什么,便見一道黑影急急從空中落了下來,先是嚇了一跳,待看到那熟悉的身形時,這才反應過來這是老夫人貼身護衛昭紅。

    “怎么了?”周婆子皺眉問道。

    她很少看到昭紅如此沒有分寸,直接闖入。

    昭紅看都沒看她一眼,徑直進了屋內,周婆子一看就知道有情況,趕忙招手叫了一個小廝把沐家來的管事送走,緊跟著走了進來。

    她是老夫人的心腹,守門丫鬟沒有攔著她。

    “你說什么?”

    剛一進門,就聽見老夫人不敢置信的質問。

    周婆子放慢腳步,輕手輕腳走到老夫人身后垂手靜立,剛站住,就聽見跪在地上的昭紅沉聲說:

    “老夫人,今日白紅珠家的哥哥帶著妻女前來探望,他們家那個大女兒居然發現了屬下,那眼神......只一眼便將屬下逼退數十余米,若不是屬下反應及時,恐怕屬下已經回不來了!”

    老夫人目光暗了下來,她疑惑問道:“你可確定發現你的就是白家大女兒?”

    昭紅點頭,“屬下以性命擔保,就是她,絕對沒錯!”

    “她多大?是什么修為?”老夫人問道。

    按照常識,昭紅乃是筑基后期修為,能夠發現她并將她逼退的只有金丹以上修為的修士。

    金丹修士,就算是頂尖天才,年紀至少二十往上。

    但是讓老夫人沒料到的是,昭紅卻說:“莫約十二三歲,修為......屬下不敢妄斷,但絕不低于金丹修為。”

    “這怎么可能!”周婆子滿眼懷疑,“昭紅護衛你是不是看錯了?”
pk10注册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