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0042 現場教學(書號:219920

0042 現場教學

作者:悠閑小神
    “另外,靈獸毫發無損的給我沐家送回來,再補償沐管事等人的醫藥費,明年百家村村民還可以租種沐家靈田。”

    “補償多少?”有村民小心問道。

    沐嚴磊伸出兩根手指,“每戶補償兩萬靈石,此事便一筆勾銷!”

    “什么?兩萬!”村民驚呼出聲,只懷疑自己聽錯了,趕忙去看沐嚴磊的神情,見他笑得輕蔑,整個便是一僵,寒氣從腳底迅速躥入體內,如墜冰窟。

    “這便是你們與沐家為敵的代價。”沐嚴磊輕飄飄的補充道。

    有那還抱僥幸的村民立馬辯解道:“我并未出手傷了沐管事等人,難道也要補償兩萬靈石?”

    沐嚴磊目光一肅,直直盯著那村民,“你說呢!”

    犀利的目光逼得村民慌忙低下頭去,不敢直視。

    白束遠遠看著這群準備妥協,卻被現實欺壓得更加厲害的村民,心中沒有半點波動。

    因為這就是修真界殘酷的生存法則,早在她踏上這條布滿荊棘的長生大道時,她便深刻領會的東西。

    身旁的妞妞雖然年紀小,但聽著那邊的爭論,大眼里全部被擔憂盛滿,低聲呢喃道:“二姐,大哥的武器還能買嗎?二姐的功法怎么辦?妞妞還想學法術......”

    聽見這話,白束眉頭便是一皺。

    她伸出手,輕輕抓住小丫頭的下巴,微微抬起,讓她看著自己。

    “二姐?”妞妞疑惑的看著她。

    白束問她,“妞妞要妥協了嗎?”

    妥協?

    這個詞小丫頭第一次聽到。

    “你想修習道法嗎?”白束又問。

    小丫頭立馬點頭,毫不猶豫的應道:“想!”

    “想,那就永遠不能妥協!”白束抬起頭,示意小丫頭往那邊山腳下看,“一旦妥協,你將再無翻身之日。”

    妞妞看著山腳下的村民們,眼神逐漸迷離,幽幽問:“可是,打不過怎么辦?”

    “打不過?”白束笑了,“那就假裝服從,給自己一個成長起來的機會。”

    “給自己一個成長起來的機會......”妞妞反復將這句話在嘴里咀嚼,慢慢的,一粒名為“不妥切”的種子深深在她心中扎了根。

    見小丫頭若有所思,白束滿意的點了點頭,神識傳音給辦點事慢吞吞的小徒弟,不耐催促道:

    “昨日為師便已經說了,那兩百畝靈田到底歸誰,你現在還在那磨蹭什么?”

    識海中忽然傳來師父的聲音,只把花甲成驚了一大跳。

    不過很快他就收斂起自己的吃驚,看向空中一臉自信的沐嚴磊,低咳兩聲給自己壯膽后,開口道:

    “沐少爺,沐管事昨天回去沒有跟你說過嗎?”

    沐嚴磊聞言,朝他望了過來,目光尖銳。

    花甲成暗自咬咬牙,決定豁出去了,抬眼與之對視,說:“現在那二百畝靈田,從昨日起,就已經是我師尊的了。”

    “放肆!”

    沐嚴磊厲喝出聲,威壓全部釋放出來,直直朝花甲成壓去,企圖弄死這個藐視沐家權威的小老頭子!

    先前那塊陣盤亮了起來,竟然將他的威壓盡數化解,就像是打在一團軟綿綿的棉花身上,讓人抑郁。

    沐嚴磊怒,命令道:“殺!!!”

    十一位筑基修士立即御劍俯沖下來,執行命令!

    殺氣彌漫,白青山等人大駭。

    別說是十一位筑基修士,就算是一位擁有眾多法寶的筑基修士,手無寸鐵的他們也無力抵抗。

    花乙仲慌忙將紅傘撐了起來,心中雖然慌得一筆,但是看看老爹那淡定的樣子,暗自安慰自己,高人一定會搞定的。

    花甲成:我看起來很淡定嗎?

    不不不,老子我現在慌得一筆!

    “慌什么?一個小小金丹修士而已,有什么好慌的?”

    悠悠然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了過來。

    花甲成大喜,“師父!”

    “徒弟,今日為師便教你一個新的殺陣,誅仙!”

    聽見這話,花甲成激動得差點沒暈過去,立馬應道:“弟子一定認真學習!”

    沐嚴磊看著周四空蕩蕩的山巒,企圖找到背后那人的蹤跡,可惜卻連一點痕跡都沒能捕捉到。

    心中有些慌亂,但他仍舊強撐著嗤道:“誅仙?好狂妄的名字!”

    “狂妄?”那道虛無縹緲的聲音輕笑道:“那你就來試一試看,什么是狂妄!”

    “徒弟,把陣盤拿起來!”那聲音命令道。

    花甲成立馬行動,別看他平時走起路來顫顫巍巍,可到了關鍵時刻,動作比誰都迅速。

    他飛快拿起陣盤,聽候吩咐。

    “沉下心,用你的神識操控它。”

    花甲成照做,全心的信任師父,在十一名筑基修士殺來之際,閉目沉下心來,將神識全部釋放出來。

    剛一出現,便見到一方陣盤浮現在“眼前”,正閃爍著幽幽綠光,等待他去觸碰。

    這塊陣盤就是他手中那塊被白束改造過的陣盤,因為白青山,如今落到了他的手里。

    明明只是一個簡簡單單的陣盤,但此刻,正在為他打開一個新世界的大門。

    固有的陣法知識在消退,新的東西在耳邊那道聲音的指引下,出現在他眼前。

    “以靈力為基,重新布陣。”

    “東方甲乙木對卯,傷門對震四青龍.......北方壬葵水對子,休門對坎六玄武......”

    隨著提醒,一個個靈力凝結而成的“方塊”出現在陣盤上方,覆蓋了原有的小靈雨陣。

    花甲成額頭上沁出汗珠,體內靈氣瘋狂消耗,每每快到斷絕之時,便有一股強大的靈力覆蓋上來,源源不斷涌入體內,助他布陣。

    這一切在花甲成眼中是極為漫長的,可看在沐嚴磊眼中,卻只是兩個呼吸之間的變化。

    周圍的靈氣好像出現了一絲變化,一股并不濃烈,但不可忽視的殺伐之意迅速將這片空間籠罩。

    突然,天地變色,眼前一暗,沐家十一名筑基修士被困入一片虛無之中。

    沐嚴磊神情一稟。

    長劍現,陣中人死!

    瞬息之間,十一人摔落在地,丹田搗毀,剛剛還活生生的人,現在死不瞑目。

    “這......怎么可能!”

    沐嚴磊話才剛說出,眼前便是一黑。

    他大駭,可到底的金丹修士,不管是反應速度還是應敵經驗,都比先前那十一人強了好幾倍,立即祭出自己的防御法寶,上品靈器玲瓏塔將自己心脈丹田護住。
pk10注册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