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0039 第一位入室弟子(書號:219920

0039 第一位入室弟子

作者:悠閑小神
    花祖聞言,凹陷的老眼頓時一亮,整個人變得激動起來,他趕忙往后退了一步,拱手見禮。

    “晚輩花甲成拜見前輩!甲成有一事相求,還望前輩施恩允應!”

    白束暗自挑了挑眉,施施然在他原先的位子上跪坐下來,點點頭,示意他繼續說。

    花祖沒想到這位前輩這么好說話,大喜過望,趕忙把先前白青山送的陣盤取出來,壓下激動,說:

    “晚輩研究陣法之道已久,自認天資不算愚鈍,可如今陣法一道有所殘缺,又苦于沒有名師指點,如今陽壽將盡,仍舊無法突破。”

    “晚輩斗膽,還請前輩收我為徒!”

    言罷,直接將腦袋磕了下來,誠心說道:“甲成實在不想就此魂歸天地,于陣法一道,甲成還有很多抱負未能施展,還請前輩施恩,傳我陣道!”

    白束看著顫顫巍巍跪在地上的小老兒,有點小驚訝。

    她真沒想到這小老兒居然打的是這個主意,她以為這小老兒頂多就是要她傳授他一兩個陣法而已。

    現在看來,這小老兒今日之舉不似臨時起意,竟是蓄謀已久。

    在修真界,死亡是一件令人懼怕的事情,一旦踏上長生大道便沒有回頭路可走,死后回歸天地,再也沒有輪回轉世的機會。

    所以,沒有人會拒絕讓自己走得更遠。

    花甲成的心思白束完全明白,她對收徒沒有什么根骨天資之類的標準,一般都是養來玩的,只要長得好看,什么妖魔鬼怪她都收。

    只是要是收了花甲成的話,這個小老兒他長得實在是......

    忐忑等待前輩回復的花甲成忽然感覺到了一道嫌棄的目光,心里頓時便是咯噔一下。

    難道前輩是嫌棄他天資不好,不愿收他了嗎?

    “前輩?”他小心翼翼抬起頭,只看到一個紫色的人影,臉全部藏在帽兜之下,他只能隱約看到一雙黑眸正在看著他,嫌棄之色愈濃。

    “你把頭低下去。”身前之人冷漠的命令道。

    這張布滿褶子的老臉把她給丑到了!

    完全不知其所以然的花甲成聞言,趕忙把頭低了下去,心里已經不敢對拜師之事抱有任何希望。

    他悲哀的想著自己短短的一生,悲傷險些化作淚水逆流成河。

    “起來吧,看在你對陣法的愛的份上,我便將你收為我第一位入室弟子。”

    略有些嫌棄和無奈的聲音忽然響起,聽清楚話中內容的花甲成忽然抬起頭來,震驚的看著眼前這神秘的紫色人影,嘴唇開開合合,激動、不敢置信等等情緒噴涌而出,整張老臉更顯扭曲。

    “起來,一邊站著去,不要對著我。”

    語氣還是嫌棄,但花甲成根本管不了這么多,匆匆行了一個拜師跪禮后,顫顫巍巍的從地上站起來,顫抖著走到一旁,側對著她。

    興奮的問:“師、師父,我真的,真的是您第一位入室弟子?”

    “沒錯,在你之前還有三十八位親傳弟子。”白束淡淡答道。

    花甲成一怔,被殘酷的事實打擊得有點站不住,但他還是堅強的安慰自己,沒關系,能夠進入師父門下已經是萬幸,就算只是一個入室弟子,也一定要對自己有信心。

    這小徒弟心性還不錯,抗造。

    白束暗自點點頭,從懷中取出一份玉簡放到桌上,“這里面是一些基礎陣法,你先拿著研究,以后每隔半月為師便來一次,你有不懂的都記下來,到時為師一并解答。”

    “弟子一定不負師尊教誨!”花甲成拱手應下,老眼看著桌上的玉簡,目光火熱,要不是以為白束還在那坐著,他一定忍不住要沖上來。

    “好了。”白束站起身來,交代道:“沐家的事,我就交給你來辦了,務必確保白家一家的安危,若有困難.....”

    話音一頓,黑眸在屋內搜尋,看到書桌上的廢紙,伸手攝來,迅速編了一只千紙鶴,抬起手指點了點,紫光一閃,紙鶴便活了過來,乖巧的朝花甲成飛去。

    “若有困難,便讓它來尋我,至于其他的,你只管大膽去辦。”

    說完,白束便走了。

    而花甲成卻捧著玉簡和這只紙鶴,激動得一整晚沒睡著。

    次日清晨,讓白束沒想到的是,當她打開白家院門,準備送白堂出門時,門一開,就見到花甲成撐著拐杖出現在門口。

    看他那模樣,似乎已經候在那有些時候。

    這小老兒一看到她,眼睛頓時一亮,激動的走了上來,開口便喊:“師.......”

    師父?

    這小老兒能認出她?

    “師姐!”

    花甲成激動的咽了口口水,看著站在石階上的小姑娘,小心的往她身后瞄了一眼,見白家人正在忙碌沒有注意到這邊,趕忙走到她面前,認認真真拱手鞠了一禮。

    “甲成見過師姐!”

    行完禮,又用一種“我什么都知道了”的眼神看著白束,輕聲說:“師姐,師父什么都和我說了,以后師弟還得仰仗師姐在師父面前幫忙多多美言幾句。”

    畢竟他只是入室弟子,而師姐卻是親傳弟子,這其中還是有很大的差距的。

    白束看著眼前這個“師弟”,面上沒有半點喜色,眉頭反倒皺了起來。

    她自認從沒有在這小老兒面前露出過破綻,他憑什么覺得她和他師出同門?

    他就算是懷疑白家人中有“高人弟子”,那也該懷疑白青山才對。

    似是看出了白束的疑惑,花甲成笑著說道:“那陣盤是師姐修復的吧?有人說,他看見青山之前把陣盤遞給師姐你玩了一會兒,之后就能下出大片靈雨,所以我便猜測......”

    后面的話他沒繼續說下去,他相信他不用說得太明白,只要大家懂就好。

    白束想起自己那日修復陣盤時,周圍的確有不少人在,牛大爺便是其中之一,看到自己把玩陣盤的人自然也有不少。

    沒想到花甲成這小老兒居然調查得這么仔細,看來這小徒弟腦子還挺好使。

    只是,徒弟叫師父師姐什么的......簡直沒有規矩!

    白束不悅的斜了他一眼,沒應聲也沒說什么,花甲成自動腦補師姐是不想泄露自己的身份,立馬閉了嘴,看著從屋里走來的白青山,老臉笑成了一朵老菊花。
pk10注册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