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0031 神器的基礎用法(書號:219920

0031 神器的基礎用法

作者:悠閑小神
    妞妞睡得很香,大字型展開,仗著人小,怎么睡都可以。

    李星兒怕弄醒她,一直往旁邊縮,盡量不讓自己碰到她,一晚上睡得還不如白束這個沒睡的輕松。

    所幸她已經開始修行,一宿不睡對她沒有太大影響,第二天起來,依然精神。

    秋收是件大事兒,每年收割前,百家村都要舉行隆重的收割儀式。

    每家每戶要把磨好的刀具拿到村口大樹下,集中讓村長施法加持一下,開開光,寓意秋收一切順利。

    完成開刀儀式后,便是嘗稻,每家每戶把自家田地里最好的靈稻割下一束,將靈米集合煮熟,揉成米團祭祀祖先。

    百家村比較特別,沒有主姓,所以祠堂里供奉的都是對村里有大貢獻的人。

    比如花家的祖先,以陣守護村子有功,又比如牛家的祖先,曾御使靈獸擊退妖獸潮。

    這樣的人在祠堂里都有一席之地。

    儀式進行時,白束特意往祠堂里掃了一下,居然沒看到白家任何一位祖先。

    回家一問白老頭子,這才知道,原來白家二百年前才到的百家村,還沒機會立下什么功績。

    儀式結束后,白堂搭乘最后一趟回村飛車,伴著月色回來了。

    白青山把家里的三把鐮刀分配了一下,自己一把,白堂一把,李君宇一把,明天便由三人主要負責收稻。

    而劉氏則帶領家里的女孩負責把靈稻脫粒送到花家,只留下需要交付租金的三成。

    白束也被安排了活計,由于她修為最低,便負責在家里給大家做飯。

    就連最小的妞妞也有任務,她得負責幫忙撿掉落在地上的靈稻。

    一切安排妥當,大家回房早早休息,養精蓄銳,為明日的秋收大戰做準備。

    清晨,從沒早起過的白束提前結束修煉,趕在白家人醒來之前,迅速施法把大家伙的吃食準備好。

    有湯有菜,主食是摻雜了下品靈米的飯團,可隨身攜帶,飽腹的同時還可以用來補充靈力。

    靈稻不同于普通稻子,收割時間只有兩日,一旦遲了,根莖便會吸收靈米里的靈力用以養根,會讓靈米的品質有下降的風險。

    以白青山和李君宇的修為,哪怕只有二十畝地,他們那點靈力也有些勉強。

    如果是大戶人家的大片靈田,人力無法達成的話,還會使用靈器幫忙收割。

    只是百家村這種窮鄉僻壤,別說專門收割靈稻的靈器了,就是用來當做武器的靈器都沒有幾把。

    如果是往常,李君宇一家沒來的話,白青山還得去找兩個短工幫忙才搞得定家里的靈田。

    白束端著做好的吃食擺在堂屋,垂眸想了想,把頭上的骨扇取了下來,敲響了白堂的房間。

    屋里三人都已經起了,聽見動靜,李君宇把房門打開,就見白束站在門口,疑惑問道:“有什么事嗎?”

    白束搖頭,徑直走進屋里來,把骨扇交給了白青山。

    “什么東西啊?”白堂一邊拿著臉盆走過來,一邊疑惑問道。

    手上的骨扇觸感微涼,白青山暫時感覺不出來有什么特別,卻下意識抬手將湊過來的兒子推開了。

    “去去去,湊什么熱鬧!趕緊洗漱好吃早飯下地去!”

    白堂不查,被推了個踉蹌,卻不死心,偷偷瞥了眼老爹手里的東西,沒看出什么特別的,這才悻悻拿著臉盆出去洗漱。

    李君宇見此,懂事的把空間留給父女倆。

    見他們都走了,白青山立馬把房門換上,看著手里的骨扇,疑惑問道:“妞你給爹這個東西做什么?”

    “割稻子用,不過爹你一定要偷偷的用,動作小一點,不然......”她怕引起轟動。

    后面的話白束沒有明說,但白青山卻能明白,趕忙點頭應下。

    上次那個陣盤弄出來的教訓他已經記下了,萬不會再犯。

    知道白束把東西交給自己就不會讓自己退回來,白青山直接把骨扇收了起來,沒有半點廢話。

    只是有件事,他一直沒找到機會說。

    “妞,那個......”

    白束以為他要刨根問到底,直接抬手示意他什么都不要問,勾唇笑了笑,“吃早飯了爹。”

    說完,打開房門便走了。

    大家都起來了,各自洗漱吃了早飯,頂著灰撲撲的天色,下地干活。

    李舒瀚家的田地早早就變賣了,所以李家兄妹這是第一次參加務農活動。

    天雖然還沒亮好,但地里已經陸陸續續有人在忙碌,大家手里拿著比普通器具好一點的鐮刀奮力收割靈稻,整齊的靈稻一茬茬倒下,很快就能夠看到一塊凹陷。

    每割一下,靈力便會少一些,不多時,第一次務農的李君宇便滿頭是汗,被皮糙肉厚的白堂一頓嘲笑,神情尷尬。

    白青山沒好氣的打了兒子一下,示意他老老實實干活兒,見他乖覺,這才直起身子,看著眼前這一大片望不到頭的靈田,皺起了眉頭。

    他本不想用女兒給自己的骨扇,但看身旁少年吃力的模樣,一時間有點沒信心。

    兩日的時間,單靠他和兒子肯定不行,君宇是客人,不好把人當短工使勁用。

    想了想,白青山還是把骨扇取了出來,特意背著兩個少年,獨自來到一處,嘗試著打開骨扇......

    等等!這玩意兒咋用來著?

    他好像忘了問了。

    白青山咽了口口水,看著手里這把看不出任何特別之處的扇子,試探著揚起來輕輕扇了一下。

    “呼啦”一道厲風甩了出來,磅礴的靈氣傾瀉而出,堅韌的靈稻“嘩啦”一下全倒了下去,瞬間在白青山面前弄出一個半徑足有二十米的“真空”地帶。

    “這、這......”

    他真的只是輕輕扇了一下而已!

    白青山看著眼前這空曠的一大片,拿著骨扇的手抖了抖,險些把扇子丟在地上。

    幸好,他堅強的抓住了。

    迅速抬眼望向四周,還好還好,他走得遠,沒有一個人注意到這邊的異狀。

    白青山探了探自己體內的靈力,沒有絲毫損耗。

    沒有損耗靈力,這說明什么?

    這說明他手里這把骨扇根本就沒有發揮出它真正的實力,僅僅是單獨的鋒利程度便不亞于極品靈器。

    單純鋒利程度不亞于極品靈器?

    白束如果此刻在的話,一定會笑著說:極品靈器在它面前只有被當成菜切的份兒!
pk10注册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