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0018 自尊心能吃嗎(書號:219920

0018 自尊心能吃嗎

作者:悠閑小神
    看白紅珠那討罵的模樣,白束只覺得有趣兒,她還沒見過有人提這種要求的。

    不過,她才懶得罵她。

    “姑媽,我可能問你一件事嗎?”白束淡淡開口問道。

    劉氏與白青山對視了一眼,生怕孩子不懂事亂問,寸步不敢挪動,緊緊盯著她,隨時做好了打圓場的準備。

    就在二人緊張的提防中,白紅珠點了點頭,示意白束問。

    “那我就不客氣了。”

    白束忽然勾唇淺淺笑了一下,看得人莫名心中一悸。

    “不知道姑媽對李家有多少了解?可否說一說?”

    她問的是禹城李家,而不是李家村的李家。

    白青山夫妻倆的心立馬提了起來,互相對視一眼,達成共識。

    “妞你個小孩子問這些做什么,走了,跟娘收靈果去。”說著便要把白束拉開,意料之外,白紅珠居然急忙上前道:

    “嫂子,先等等!”

    “等等?等啥等,等不得!”劉氏不肯,生怕女兒在她家姑媽心口上再撒把鹽。

    “嫂子!”白紅珠加重了語氣,定定看著劉氏,“不要急,你就不想知道二妞為什么要這么問嗎?”

    劉氏一怔,難道還有別的原因?

    白紅珠見她停下,趕忙走到白束身前,試探著問:“你是不是有什么主意?”

    白束不答,靜靜等著她先回答自己的問題。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事情逼得沒了辦法,白紅珠居然連她一個孩子也信,開口說道:

    “李家是禹城有名的世家,族中有元嬰長老鎮守,當家家主乃是金丹修為,族內子弟眾多,有的在宗門跟著名師修習,有的由族中長老教導。”

    “當家主母是郡主,沾著皇家的勢,李氏一族為禹城世家之首,就是在京都也有許多人脈。”

    說完這些,便定定看著白束,想要看看她會說什么。

    也不知為何,從今日第一次被這丫頭撞見開始,她就總覺得她很不簡單。

    白束點點頭,把這些信息分析了一下,而后又問了一句:“那姑媽的公爹又是怎么一回事兒?明面上大家是怎么說的?”

    得,這下是真的在傷口上撒鹽了。

    不但撒了鹽,還加了一把重料。

    白紅珠腳下一個踉蹌,撐著身后的柱子這才勉強站穩,詫異的看了哥哥嫂子一眼,眼神多有責怪,“可是你們告訴二妞的?”

    不然她一個小孩子哪里知道這么多秘辛。

    白青山夫婦猛搖頭,他們冤枉!真不是他們說的!

    “姑媽,爹娘從沒說過,是我在村口大樹腳聽見村里老人們提過。”白束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白紅珠還是不太相信,狐疑的看了白青山夫妻一眼,見他們的確一臉茫然,這才看向白束,問她:

    “你問這個做什么?”

    “幫姑媽解決問題啊,不然家里的家當全賣出去給姑媽家抵債了,我們自家吃什么?”白束用輕松的語氣說道。

    莫名帶著一股譏諷的味道。

    可偏偏她面上的表情又認真得不得了,真是叫人看不清。

    白紅珠咽了口口水,艱難的回憶起丈夫喝醉酒時說過的那些往事,緩緩道:

    “公爹與李家現任當家家主是同父異母的兄弟,只是公爹是庶出,主母打壓得十分厲害。”

    “后來公爹一家搬出來,哪知主家仍舊提防著,公爹便被他們給害了。”

    說到這,白紅珠無奈的搖了搖頭,嗤笑道:“這事所有人都知道,可明面上誰也不敢說,現在事情過去那么多年,不知道的都以為公爹是修煉時走火入魔去世的。”

    說著,怕白束一個小孩子不懂事到處跑出去亂說,特意提醒道:“二妞你可別說出去,李家手眼通天,要是傳入他們耳中,損害了李家名譽,咱們整個白家都要遭。”

    劉氏見說得差不多了,催促道:“都說完了,可以走了吧?”

    白束搖頭,“娘,姑媽是說完了,可我還沒說呢。”

    劉氏:“......”小祖宗你可別再刺激你姑媽了!

    白束無奈的看著劉氏那擔憂的模樣,沖她笑了一下,示意她別緊張。

    安撫好忐忑的劉氏,這才回過頭來,對白紅珠說:“姑媽,我知道如果還有其他辦法你也不會來麻煩我爹娘,對嗎?”

    白紅珠連連點頭,如果不是走投無路了,她根本不想牽連到哥哥嫂子。

    “那我現在有個辦法,姑媽要不要聽聽?”

    “什么辦法?”白紅珠就像是將死之人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眼睛忽然亮得驚人。

    白束淡定的沖她招招手,起身朝堂屋內間走去。

    白紅珠咬咬牙,雖然害怕見到白家二老,但還是跟了上來,并阻攔了想跟上來的白青山夫妻。

    二人來到內間,站在神壇前。

    白束勾手示意白紅珠附耳過來。

    白紅珠狐疑的看了她一眼,這才硬著頭皮彎腰湊過去。

    “姑媽,你這樣......這樣......再這樣......”

    聲音極小,香爐里的白家二老伸長了脖子也沒能聽到一句有用的話,又急又氣。

    片刻后,白束直起身來,對白紅珠神秘一笑,“世家大族都有一個特性,特別愛惜自己的羽翼,姑媽要是按照我說的做,我不能保證你百分百能把姑父救出來,但卻敢百分百保證,表哥表姐不會陷入這件事。”

    白紅珠驚訝看著眼前這個面帶微笑的少女,回想起她剛剛對自己說的話,好半晌這才回過神來,怔怔說:“二妞,如果能成,以后你就是姑媽家的大恩人!”

    說完便先出去了,待白束走出來時,她已下一步回到白堂的房間休息。

    白青山夫婦焦急的走過來,急問道:“你跟你姑媽說了什么?”

    “你知不知道你姑媽把剛剛你爹買米換來的錢全部退了回來,只拿了我下午給她的那六千多靈石。”

    白束瞇眼一笑,“爹娘,如果事情順利,那六千多靈石姑媽過后一定會原封不動的繼續退回來。”

    “什么?”白青山不淡定了,“還退?你這個丫頭,不會是跟你姑媽說了什么大逆不道的話吧?你姑媽自尊心那么強,你要是說了什么,她死也不會再讓咱們幫她!”

    不怪白青山這么懷疑,以白紅珠的性子,任何人只要對她用激將法,她自尊心受損,一準不會再接受任何人的幫助。
pk10注册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