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0014 鬼鬼祟祟(書號:219920

0014 鬼鬼祟祟

作者:悠閑小神
    白束本不想走,但看劉氏也在,想想她的戰斗力,便帶著妞妞回房去了。

    劉氏卸下擔子,見二老真的在,并且氣氛詭異,立馬笑著走上前來打招呼。

    “花祖,村長,這是有什么事嗎?”劉氏笑著問道。

    父子二人對視一眼,直接看向白青山。

    白青山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帶著妻子退到一旁,小聲把花家父子的來意說了一遍。

    昨晚睡前白青山便把陣盤是白束修好的事情告訴了劉氏,這會兒劉氏一聽白青山這么說,心里當即便是咯噔一下。

    夫妻二人對視一眼,默契決定裝傻到底!

    于是,劉氏直接走進屋去,把陣盤拿了過來,放到花祖手邊的桌子上,說:“花祖,我們都知道您喜歡專研陣法,這陣盤上的陣法我和青山反正也看不懂,拿著這陣盤除了賺點進項再沒別的用處。”

    “您老要是有興趣,便拿回家去專研吧。”

    說著,轉身便往外走。一邊走一邊掏出儲物袋里的靈石說:“我這就去把收的租金退給鄉親們,就說陣盤被花祖您拿去專研了,讓他們等你用完了再用。”

    話說完,人已經走到大門前,速度之快,只看得花家父子齊齊一怔。

    不過二人腦子清醒,一看劉氏這是要陷自己一家于不仁不義之地,花乙仲趕忙出聲喊道:

    “青山家的,你給我回來!”

    劉氏頓了頓,還欲往前走。

    “咚咚!”兩聲悶響響起,花祖撐著拐杖站了起來,喝道:“我不過就是想結識一下陣法高人,你們夫妻倆這又是唱的哪出?!”

    “不愿說便不說!搞這些名堂給誰看!”

    花祖氣得胡子都翹了起來,牙齒不全,罵人的口水飆射而出,全部飛到白青山身上,噴了他一身。

    老頭子憤憤斜了夫妻二人一眼,喝道:“乙仲,咱們走!免得人家說我們花家強搶寶物!”

    “爹,那陣盤......”花乙仲瞥了眼桌上的陣盤,眼神詢問自家老爹要不要把這東西一并帶走。

    “什么陣盤!”花祖沒好氣的提起拐杖便朝花乙仲身上打了一棍,“沒點眼力見的,白瞎了你這身年歲!”

    “走!”

    拐杖一收,老頭子顫顫巍巍往外走,可憐了被打了一棍的村長,疼得直抽氣還得趕忙上前來攙扶老爹。

    臨走前,看著警惕的白青山,居然沒生氣,只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便走了。

    待父子二人一走,夫妻倆立馬沖進女兒房間來,劉氏把妞妞抱走,白青山拉起白束便認真叮囑道:

    “花祖壽元將近,他想結識設陣法背后的人定是想尋找突破契機,今日雖然走了,但日后肯定還會再來。”

    “二妞,你可要注意些,不能讓他們知道是你修復的陣法,雖說花家一向坦誠做人,但這牽扯到突破和延壽之事,爹只怕......”難以保住你啊。

    后面的話白青山沒說出來,但從他擔憂的表情中,白束就已經猜到他怕自己被花家父子抓去解剖了。

    畢竟村里就只有這么點人,每家每戶是什么情況,鄰里之間大家都心里有數。

    原身以前就是個練氣一層的小丫頭,不懂陣法不會符箓丹藥,突然變得懂陣法了,不覺得奇怪才怪。

    不過,這份恐慌對白家來說,實在沒有必要。

    白束看著眼前這個擔憂的中年男人,忽然笑了起來,“爹,你覺得花祖那人怎么樣?”

    “啊?”氣氛一下轉變太快,白青山楞了一下,這才反應過來,認真的想了想,答道:

    “花祖這個人,其實挺好的,為人公正,是個講理的人,就是......就是......”

    “就是什么?”白束好奇追問。

    白青山想起自己小時候常常被花祖拿拐杖敲打的時光,有些尷尬說:“就是愛動手打人,其他都挺好的。”

    白束一眼就看出了面前這個中年男人的尷尬,驚奇問道:“爹你也被他打過?”

    “咳咳!”白青山忽然嗆了一口口水,咳得臉都紅了,卻還不忘連連擺手,“沒、沒有的事兒!”

    “真的?”她怎么不相信呢?

    白青山趕忙岔開話題,再次叮囑白束一定要注意不要在外人面前暴露,連續叮囑了三遍后,逃也似的走了。

    白束攤手,好笑又無奈。

    抬步走出房間,正要去廚房找劉氏和妞妞,眼角余光撇見到門外有一婦人鬼鬼祟祟站在那里,眉頭頓時一皺。

    “誰在門外!”白束厲聲喝問道。

    童音尖而厲,門外之人毫無防備,直接被嚇了一跳!

    見被發現,她拔腿便跑!

    白束正要去追,劉氏快步從廚房里走了出來,雖然只看到一個背影,但她神色立即大變。

    “二妞,快去叫你爹出來!”

    匆匆交代,劉氏一把丟掉手里的鍋鏟便踏步飛身追了出去。

    白青山聽見動靜急匆匆從屋里走了出來,“怎么了?你娘呢?”

    白束趕忙說:“爹,門口有個人鬼鬼祟祟的,娘看了個背影就追出去了,許是認識的人”

    聽見這話,白青山似乎也想到和劉氏一樣的人,慌忙出了門。

    妞妞捧著兩顆靈果從水池邊站了起來,茫然的看著姐姐,不知發生何事。

    白束對她招了招手,小丫頭立馬吧嗒吧嗒跑過來,白束牽著她出了門。

    來到門外,便見到三人在一起推搡,白青山夫妻正在其中,余下還有一名婦人打扮的女人。

    她上身穿著暗綠斜襟窄袖,下配一條黑色直腿褲,腳上穿暗綠色布鞋,鞋底被磨得只剩下薄薄一層。

    身形瘦弱,黑眼圈濃重,加上鬢間有些花白頭發,明明骨齡與劉氏一樣都是四十多歲,看起來卻比劉氏老了一輩。

    白束側耳一聽,居然聽見便宜爹叫那婦人大妹!

    白家居然還有個姑媽?

    怎么原身殘留記憶里沒有一點印象?

    白束正覺疑惑之時,婦人一人不敵白青山夫妻二人,被兩人一人一只手架了回來。

    路過門口看到她和妞妞時,劉氏叮囑道:“把大門關了,別叫人看了笑話。”

    白束瞄了一眼聽到動靜探出頭來的鄰居們,果斷將門一推,“嘭”的關上了!

    剛領著妞妞來到院子,就聽見主屋里傳來的壓抑的嗚咽聲。

    “二姐,她哭了。”妞妞呆呆說道,有點被嚇到。

    白束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拿過她手里的靈果啃了一口,搖頭道:“不怕,姐姐在呢。”

    “嗯嗯!”小丫頭往她身旁湊近,拿起靈果也啃了一口,先吃口靈果壓壓驚。
pk10注册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