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0007 慫爹悍娘(書號:219920

0007 慫爹悍娘

作者:悠閑小神
    “好濃郁的靈氣啊!”

    也不知道是誰當先發出驚嘆聲,這聲驚嘆就像是開啟了某種神秘之力似的,隨后引發了無數的其他聲音。

    “是哪家在施展靈雨訣?村長家的?”

    “不是不是,不是村長家的,他家的早已經回去了,我親眼看到的。”

    “你們看,好像是白青山家的!”

    聽見這話,田間所有村民全部齊刷刷朝白青山這邊看了過來,見他一臉愣怔,不知所以的表情,滿腦子都是疑惑。

    這白青山是怎么了?

    這么好的事情他不笑就罷了,怎的還愁眉苦臉?

    “他家不是買了個陣盤嗎,平時寶貝得很,我都沒見過呢,難道這就是那個陣盤弄出來的陣仗?”

    “我看像,不然以青山的實力根本無法施展如此厲害的靈雨訣。”

    “天吶!那得要多少靈石才能買到啊?看這陣法的威力,種出極品靈米也有可能呢。”

    “白家這是發達了?”

    正當所有人議論紛紛之時,靈雨就像它來時一樣,忽然停了。

    雨停云退,靈稻滿足的呼吸著,精神抖擻,稻穗肉眼可辨的凝實了許多。

    牛大爺鬼使神差的伸手拽了一粒稻穗,戳開殼,將里面飽滿瑩潤的靈米放入嘴中嘗了嘗。

    “怎么樣?”身旁有人好奇問道。

    牛大爺把頭抬了起來,神色不明。

    眾人屏息以待。

    突然,牛大爺眼睛一睜,大手一拍,喝道:“好!!!”

    這可真是平地一聲吼,驚雷一般把眾人給嚇了好大一跳,還以為他說的不是什么好話。

    結果才剛這么想,就見牛大爺腳下健步如飛的朝田地中間的白青山沖了過去,一邊沖一邊激動大喊:

    “青山!青山!是上品靈米的味道!你家靈稻出上品靈米了青山!”

    聽見這話,眾人齊齊一楞,等反應過來之時,牛大爺已經跑到白青山身旁,一把拿起他身前的陣盤,興奮道:

    “此陣盤可否借牛叔一用?”

    效果居然這么好,搞不好是件上品靈器了。

    有這家伙在,還愁養不出好靈米?

    牛大爺非常激動,拿著陣盤的手都在顫抖。

    白束在旁看著,忽然覺得這種田似乎蠻有趣的樣子。

    以前吃靈米時,一直以為什么樣品階的種子就結出什么品階的靈米,她還從來不知道,原來靈稻的品階關鍵在于靈力的多少。

    白青山此刻總算是從震驚中回過神來,手速飛快的將陣盤從牛大爺手里奪回,緊緊抱在懷中,連聲道:

    “回頭再說,回頭再說......”

    推脫著,迅速帶上還待在田埂上的白束離開了這里。

    等眾人完全反應過來之時,父女倆已經跑沒影了。

    “嘿,這個白青山,當我牛恭良要奪寶不成!”牛大爺沒好氣的罵道。

    田地里的防御陣法已開啟,他直接被結界彈了出來,好不狼狽,引得其他村民爆笑出聲。

    不過笑歸笑,白青山那手上的陣盤卻是個好東西啊。

    馬上就要秋收,如果能在秋收前用一用那陣盤,田里的靈稻不說直接進階,質量怎么說也能好上不少吧?

    想到這,不少人心里便打起了陣盤的主意,眼見白青山跑路,很快就追了上來,生怕被人搶先。

    這下好了,白束二人前腳才進家門,后腳大門就讓村民們給堵住了。

    院子里更是站得滿滿當當,牛大爺首當其沖,怒氣沖沖的吼道:

    “白青山你這臭小子,老子又不是要搶你的東西,你跑什么跑?!”

    說著,抬起蒲扇一樣厚實的大掌猛拍屋門,“快開門,叫你媳婦兒出來,這天大的生意就要上門了,你這小子怎么這么拎不清呢。”

    堂屋內,父女倆看著被拍得“嘭嘭”作響的屋門,迅速對視了一眼。

    白束試探著說道:“爹,我覺得牛大爺說得有點道理,咱們反正自己也用不了幾次,不如租給其他人用用,賣了人情不說,還能收點租金貼補家用呢。”

    白家窮成這鬼樣子,現在這大好時機可不能錯過。

    雖然也不會有多少租金可收,但蚊子再小它也是肉啊,她真的想改善一下伙食了。

    天天地瓜野菜面疙瘩的,她撐不了多久!

    白青山看看手里的陣盤,又看看女兒那淡定的神態,反應過來自己有些反應過度,趕忙低咳兩聲遮掩自己的真實情緒,故作放松的說:

    “爹再想想,爹再想想,不著急。”

    好吧,那就再想想吧。白束無奈的在心中如此想到。

    只是理想很美好,現實卻總是差強人意。

    還沒等白青山想清楚,門外就傳來了劉氏的驚呼聲,白青山一聽見妻子的聲音,知道是她回來了,生怕她被村民們磕到碰到,什么也不想了,直接打開房門沖了出去。

    “怎么回事啊這是?大家伙怎么都在我家院里?這是想要干啥啊!”

    劉氏撂下肩上的籮筐,站在院子中心,兇得像只母老虎,擠擠攘攘的村民們立馬靜了下來,乖得像鵪鶉。

    白青山見此,大松了一口氣,趕忙從人群中擠進去,把剛剛的事情簡單解釋了一遍。

    劉氏一聽竟然還有這等奇事,立馬笑了,“這不是好事嗎?你怎么搞成現在這個樣子?”

    “我,我這不是被嚇怕了嗎......”白青山尷尬的解釋道。

    劉氏聞言,知道相公又想起了年輕時險些被人殺人奪寶的事,便停止了追問。

    “罷了罷了,跟了你那么多年,知道你不會來事兒,這事就交給你家娘子我來辦!”

    劉氏拍了拍胸脯,示意白青山看自己的。

    “各位鄉親!”她拿過陣盤,笑著說:“我家院子小,這么多人擠在這里說什么都不好說,咱們還是去村口空地上講吧。”

    說完,瞪了白青山一眼,這才抬步離開院子。

    有劉氏在,白束就放心了,想起妞妞還被自己落在村口大樹腳,跟著大家伙一起走了。

    白青山看著瞬間空下來的院子,只能無奈搖頭失笑。

    “你小子也不知道上輩子積了什么德,居然能取到這么好的媳婦兒。”

    牛大爺走了過來,嫌棄的斜了白青山一眼,嗔道:“你個只知道埋頭種地的憨子,還愣著干嘛?也不怕自家媳婦兒出啥事兒!”

    說完這話,牛大爺以為身前這憨子會感激自己的提醒,沒成想,人家居然撓著頭,一本正經的說:

    “不會的,我家娘子她不會隨隨便便欺負別人的。”

    牛大爺:“......”

    行行行,服了服了!
pk10注册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