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0006 靈雨陣盤(書號:219920

0006 靈雨陣盤

作者:悠閑小神
    想想自家能種出中品靈米的便宜爹,再看看村里那部分徘徊在下品與中品之間卻無法突破的大片靈田,白束忽然明白過來,為什么家里那兩個老人敢罵她多吃了。

    原來在村里,白家這樣的水平已經處于中上等。

    傾家蕩產能買得起兩個香爐安放爹娘殘魂的人,百家村里一個巴掌都能數出來。

    所以,兩個老人膨脹了!

    白家二老:阿嚏!誰在背后說我們壞話!

    ……

    想著這些有的沒的,濃郁的清香隨風飄來,白束抬眼一看,原來自己已經走到田地間。

    入目是一片豐收的金黃色,稻穗沉甸甸的彎下了腰,農人們正站在田地中間的臺子上,施展小靈雨決澆水。

    水中蘊含著淡淡的靈氣,有助于靈稻吸收成長。

    白束站在田埂上,兩旁全是和她人一樣高的稻子,身旁田里的老伯站得高,瞧見了她,立馬大聲笑著問道:

    “二妞!你身子這是好全了?”

    突如其來的一聲二妞,讓白束臉上的笑意瞬間消失,她踮腳朝發聲處看去,就見到一戴著草帽的老人正站在臺子上笑瞇瞇的看著自己。

    伸手不打笑臉人,雖然不喜歡那個稱呼,但白束還是禮貌的喚了一聲:“牛大爺。”

    “哎哎哎!”牛大爺慈愛的應聲,收起法訣,如燕般踏空飛落到白束面前,好奇問道:“來找你爹的?”

    找爹?

    白束抬眼看向遠處正蹲在田埂上不知道干什么的白青山,點了點頭,“嗯。”

    “真是個好孩子,身子才剛好就知道心疼老爹過來幫忙,哎~,要是我家那臭小子能有你半分體貼,那牛爺爺我做夢都得笑醒。”牛大爺贊道。

    以前原主也愛到田地里幫忙,雖然她修為很低不能做什么,但可以幫忙端點水遞點東西。

    顯然,牛大爺誤會了。

    白束也不解釋,笑了笑,與牛大爺分開,來到自家的田埂上。

    “妞你來啦。”白青山正在忙些什么,看到白束過來,只問了一聲便繼續埋頭繼續忙,根本沒有空搭理她。

    白束好奇的繞到他面前,這才發現,他正在擺弄一個巴掌大的陣盤。

    “這是什么?”白束蹲下身來,疑惑問道。

    離開下界幾萬年,很多東西已經不是她記憶里的那般模樣。

    眼前這個陣盤,看起來像是一個主水小型陣法,但看那陣型,威力極小,一顆靈石便能啟動,也不知道能有什么用處。

    白青山聽見女兒的問話,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說:“這是靈雨陣盤,給靈稻澆水用的,花了不少價錢呢,沒想到才用了不到三月就失靈了。”

    語氣中全是心疼,可見這個對于白束來說根本無用的東西,對他來說卻很重要。

    白束點點頭,想起剛剛牛大爺掐著法訣的模樣,困惑問道:“不是有小靈雨決嗎?要陣盤做什么?”

    似乎是放棄了陣盤,白青山終于起身,無奈道:“想要種出中品靈稻可不容易,光是爹爹一個人施展小靈雨決,靈氣都還有所欠缺。”

    “所以還得輔以陣盤才行。”

    說著,看向身旁這一大片稻穗飽滿,靈氣充裕的靈稻,嘆道:“幸好已經結穗,不然沒有陣盤輔助,今年能不能收到中品靈稻還真說不準。”

    這些靈稻可是用來給女兒換功法的,要是有所閃失,二妞的修煉功法就得等到明年。

    修行越早越好,若是再晚一年,情況又不知道會變成什么樣。

    看著白青山那滿面的愁容,白束指著他手里的陣盤,問道:“我能看看這個陣盤嗎?”

    白青山只以為女兒是好奇,笑著將陣盤遞給了她,“反正也壞了,你拿著玩吧。”

    白束笑了笑,接過陣盤,仔細翻看了一下,越發覺得奇怪。

    這陣盤做得很簡陋,也不知道是不是店家故意的,看起來像是個半成品。

    白束瞇著眼睛看了半晌,忽然覺得這個陣盤上的陣法有些眼熟。

    努力翻找記憶,驚訝發現,這個陣法與她記憶中的靈雨陣很相似,但只有一個形,缺了最主要的魂。

    至于白青山為何說它壞了,是因為使用的次數越來越多,陣眼已經從原先的方位偏離。

    之所以會偏移,就是因為它是殘缺的。

    殘缺?

    難道這就是兩萬八千年后的靈雨陣?

    為了證實自己的猜想,白束看向已經走到臺子中間準備施展靈雨決的白青山,不太自然的喊了一聲爹,見對方望過來,繼而問道:

    “爹爹,這上面的陣法是靈雨陣嗎?”

    白青山聞言,下意識點頭,然后這才反應過來女兒根本沒學過什么陣法,眉頭頓時便是一皺。

    他張了張嘴,似乎想說什么,但最后卻什么也沒說。

    只是從臺子躍到她身后,默默看著她輕松掐起法訣在陣盤上布陣。

    白束專心調整陣法,將這個殘缺的陣換成完整的靈雨陣,根本沒有注意到身后之人那詫異的目光。

    小小的靈雨陣,對白束來說再簡單不過。

    可這對身后的白青山來說,卻已經超出他的理解范疇,他從未見過這樣的陣法,但卻能夠從那充沛的靈力波動中感覺到,這或許才該是它原本的模樣。

    看著那一道道玄奧的符文以及靈動手法,白青山忽然覺得眼睛生疼,他慌忙閉上眼睛調動體內靈氣蘊養雙目,緩解之后,這才睜開眼。

    新的靈雨陣已經布好,白束站起身來,向白青山討了一顆靈石放在陣眼位置,而后問:“爹爹,放在哪兒?”

    “我來。”白青山拿起陣盤,躍到田地中間的臺子上,那有一張專門用來安放陣盤的小凳子。

    陣盤放好,白青山抬眸朝田邊看來,白束立馬會意,開口道:“與之前啟動陣法的口訣一樣。”

    這個陣盤只是陣法殘缺不全,但口訣是正確的。

    白青山頷首,啟動了陣法。

    白色的銀芒從陣法中沖出,在空中凝結成一朵云雨,將方圓二百米的范圍囊括其中,而后嘩啦啦下起豆大的雨來。

    比原先大了三倍的云雨不但覆蓋住白家的田地,還把隔壁別人家的靈田也波及了。

    不但如此,那雨滴蘊含著的靈氣也比原先的濃郁了兩倍不止。

    剛一落下,原本不太精神的靈稻立馬直起了腰肢,伸展肢體貪戀的吸收雨中靈氣。

    看著眼前這一幕,白青山直接愣在當場,驚愕得連防御罩也忘了撐起來,渾身上下都被雨水澆透了。

    但這些都無法道出他此刻內心受到的震動!
pk10注册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