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第50章 分別(書號:219919

第50章 分別

作者:青鸞夢
    時間過得很快,特別是這種歡慶的時刻,轉眼間已經臨近半夜,古街上逗留的游客已是稀稀拉拉,而且也都有要離開的意思。

    夏婭在消滅了楚天手中的第二串糖葫蘆后也開始變得有些意興闌珊,早就沒有了之前的活躍,看起來也是有些累了,只是靈動的眼神卻一直在楚天和左依依身上來回打轉。。

    左依依輕嘆一聲,該來的還是要來了,分別的時刻,終于快要到了。

    看到周圍好些游客在拍照,在合影留念,她也好想!但是她不能,她不能留下這種有可能暴露楚天和夏婭身份的影像。

    “依依,我們也拍張照吧?”誰知楚天竟然主動提了出來。

    左依依有些苦笑地搖了搖頭,很是抱歉地回答道:“楚天,對不起,這個恐怕不行,我——”

    她不知道該找什么樣的理由,她害怕傷害楚天,但有真的不敢冒這個風險,在超級人工智能諾雅強大的計算能力下,聯網的設備都逃不出它的監控。只要照片保存在楚天的手機里,只要楚天的手機連著網,那諾雅想要找到他,簡直易如反掌。

    “哦,沒事的,是我考慮不周,你們應該也會有一些特殊的要求吧。”楚天撓撓頭,嘿嘿一笑,很快反應過來。

    左依依畢竟是有秘密身份的人,也許她的組織對于這方面是有嚴格要求的。就像在新聞報道中經常出現的一些警衛人員,他們在執行秘密任務的過程中也是嚴禁留下任何和家人朋友的影像資料的,既是為了保護家人朋友,也是為了保護他們自己。

    左依依沒有回答,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她不想欺騙楚天,但更不能把她目前的處境告訴他。她知道,一旦她開始被關禁閉,那她勢必會受到最嚴格的調查。雖然爺爺過答應她這件事情既往不咎,但鐵幕又不是他們炎族一家的,她真的,真的不敢冒險。

    “楚天,你們什么時候回濱城?”她話鋒一轉,問道。

    “明天下午。”楚天回答,“我在這邊的工作算是暫告段落,老板也是急召我回去要安排后續的工作了。青州這邊,我也不知道以后還有沒有機會來,這要看老板的安排。你呢?會在這里常待嗎?”

    左依依搖搖頭:“應該不會吧,如果有任務的話隨時可能會被調走的。”

    其實她心里清楚,過了今晚她就會被送走,送到一個人跡罕至的地方,從此很長一段時間內她都別想和外界有任何接觸和交流了。

    “下次出任務的時候,注意安全,如果是你一個人,千萬不要沖動。”楚天說道。

    “嗯。”左依依點點頭,難掩心中的苦澀。

    兩人又是并肩走了一段(此時夏婭竟然已經趴在楚天的肩膀上睡著了),已經快要走到這條古街的盡頭了。

    夜微涼,左依依穿著單薄的紗裙,不禁打了個冷顫。

    這時,她忽然看到那個高大而又熟悉的身影,突然斜跨一步竄到了自己正前方,然后回頭對自己憨憨一笑:“你走在我后面,我給你擋風。”

    左依依只覺鼻子一酸,眼淚很不爭氣地就要往下流,好在現在楚天走在自己前方,倒是看不見她現在的這副模樣。

    伸手攔了輛出租車,楚天便招呼左依依一起上車,誰知左依依卻是搖搖頭:“你們回去吧,我今天不回酒店了。”

    “不回酒店了?那你剛才回酒店——”楚天有些詫異,難道她今天晚上突然回到酒店,只是為了和他們一起逛這廟會?

    “就是為了陪你們逛廟會啊,怎么,不行嗎?”左依依仰起笑臉,可那笑容中卻帶著一絲不可名狀的黯然。

    “這個,當然行啦!”楚天撓撓頭,有些不知道該怎么接這話。

    “好啦,你們快回去吧,馬上就會有人來接我的,照顧好夏婭。”左依依指了指熟睡中的夏婭,莞爾一笑。

    等楚天也鉆進車內,揮手向她告別時,她又好像突然回過神般,有些嬌羞地囑咐道:“也……照顧好你自己!”

    “嗯!你也是。”楚天點點頭,再次揮手告別。

    “另外,不許忘了我!”

    車已經開動了,楚天聽到了這句略帶撒嬌意味的告別,又瞥到了那抹青綠色的身影追著他們的車,稍稍跑了兩步。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他看到在她的眼角,似乎有什么晶瑩的東西如斷線的珍珠般,一顆接著一顆飄散在她身后,化作漫天的星光,慢慢消融在了這茫茫夜色中。

    左依依追著跑了兩步,慢慢停下來,看著那遠去的出租車消失在了道路的盡頭,默默低下頭,緩緩從挎包中取出手機,撥通了左霸山的電話。

    “結束了?”電話那頭是左霸山威嚴的聲音。

    “嗯,爺爺,謝謝你。”左依依平靜地回答。

    “在原地等著,修文會去派人去接你的。”

    “好。”

    楚天忽然覺得自己的心里好像有什么東西突然出現,然后碎了,但是他又分辨不出到底是什么,總之就是覺得心里很難受,一股莫名的壓抑郁結在了胸口,久久不能散去……

    第二天,楚天和夏婭收拾完行李準備出門,剛好看到對面原本左依依住的房間里,又來了新的客人,楚天又是覺得一陣傷感,那種莫名的情愫又是騰地一下冒了出來。

    夏婭歪著腦袋狐疑地打量著楚天,半晌后語出驚人:“昨晚我睡著后你們偷偷上了幾壘?”

    楚天當即腳下一個趔趄,差點沒被行李箱絆倒,他有時真想把這小丫頭的腦殼敲開,看看里面到底裝了一些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

    “哎呀,看起來連一壘都沒上呢!太可惜了,真是枉費我的一番苦心哪,那么早就睡覺給你們創造機會,結果你一點都沒把握住。”夏婭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裝模作樣說教道,“依依姐姐是大家閨秀,你要想把她收進后宮得主動一些,真是的,白白浪費了這么好的機會。”

    楚天真是哭笑不得,沒好氣地轉身給了夏婭一個爆栗,并且嚇唬她道:“你要再提收進后宮什么的,我就把你關到煉妖壺里。”

    夏婭沖著他的背影做了個鬼臉,吐了吐舌頭,卻還是乖乖聽話,沒有再繼續之前的話題。
pk10注册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