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第48章 左依依的心意(書號:219919

第48章 左依依的心意

作者:青鸞夢
    “我會的,我會去找你們的。”左依依很爽快的回答,卻又是在心中默默加了句,“如果我還有機會的話。”

    兩人間的氣氛一下子變得有些奇怪,似乎都有想說卻沒說的話,一時間和周圍載歌載舞,普天同慶的歡樂氛圍實在有些不搭。

    楚天雖然心中也有些酸楚,但卻覺得此等良辰美景,不該浪費,硬是生拉硬拽把話題引導到了眼前舞臺上的戲劇上來。

    左依依自然知道他的良苦用心,也是很配合地轉移了話題,兩人間的對話才終于漸漸又輕松了起來。

    眼前的這出戲劇是很經典的越劇片段《梁祝》。此時的場景正是祝父思女,催歸甚急,祝英臺只得倉促回鄉。

    梁山伯和祝英臺告別,依依不舍,在十八里相送途中,祝英臺不斷借物撫意,暗示愛情,無奈梁山伯忠厚純樸,卻是不解其故。

    夏婭看得津津有味,也不知道她是否能夠看得明白,但左依依此時卻是有些心不在焉,因為眼前的這越劇片段也太應景了吧,完全就是二人目前狀況的翻版嘛!

    楚天和左依依兩人從小就在孤兒院相識,而且關系還不錯,這點左依依知道,但楚天不知道,或者說他不記得了。

    左依依這十幾年來從來沒有將他忘記,這次意外相認,她積攢多年的那些小情愫一下子都爆發了出來,讓她義無反顧地愿意為他做出一些她原本是絕對不會做的事情。

    為了保護楚天,在基地醫院內,她消除了步興言三人腦中關于他的記憶。

    為了保護楚天,在基地技術部,她破壞了步興言三人上交的作戰記錄儀。

    她知道,她的這些行為是絕對不可能不被人發現的,左修文肯定早就覺察到了這一切,也肯定告知了族長爺爺。所以,她也并沒有要隱瞞的意思,而是直接給她爺爺去了電話,老老實實交代了這一切。

    “所以,這個人無論如何你是一定要保的了?”左依依的爺爺,炎族現任組長左霸山沉默半晌,很嚴肅地問道,言語中也是帶著怒意。

    他實在想不通,對方到底是怎么樣的一個人,能讓左依依如此的義無反顧?

    “嗯。”左依依回答得很堅定。

    “你確定他不是幽冥界的間諜?”

    “我確定。”

    “也不是天譴的人?”

    “不是。”

    “那他的身份有什么好保密的?上位七族流落在民間的遺嗣又不是只有他一個,只要背景干凈,也都是能被組織接收吸納的。”左霸山不解,幽冥界的間諜他自然不會放過,左依依想保也沒用。

    而天譴則是鐵幕的死對頭,同樣也有上位七族的后人坐鎮,地下實驗室的背后,有可能就是天譴的人在搗鬼。可如果對方是天譴的人,那左依依是斷然不會保他的!

    “這個……我暫時不能說。”左依依回答。

    “好吧,不過你也知道,雖然你是炎族族長未來的繼承人,但你同時也是鐵幕的探員,你的這些行為已經很嚴重地違反了鐵幕的相關制度,必須要接受制裁,我也保不了你。”左霸山嘆了口氣,鐵幕不是炎族一家的,他在其中說話的分量也就只有七分之一而已。

    “我知道,要怎么處理我都認了,但是,能不能請爺爺通融一下,至少讓我過了今晚。今晚,我想和他告別。”左依依很平淡地回答。

    “依依,你這又是何苦?原本因為你的及時救援,保住了三位探員的性命,組織是要給與你嘉獎的,可你又來這么一出,不是平白斷送自己嗎?”左霸山有些恨鐵不成鋼。

    “爺爺,我做錯了事,理應受到懲罰。當時決定去救援,是因為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有同伴倒在我面前,后來做的這些,是因為我答應了要替他保密身份,僅此而已,我并不覺得后悔。”左依依的回答依然平靜。

    “唉!依依,你知道的,你的身份特殊,你不知道我們把多大的希望寄托在了你的身上。這次,你真的太讓我失望了!借著這次關禁閉的時間,好好反省一下吧,你是未來炎族的領導人,是鐵幕未來的核心,是要直面幽冥界入侵的人,不能太感情用事了!”左霸山重重地嘆了一口氣,“至于你的這個請求,我答應你,既然你決定要保他,那我相信你的判斷,這次的事情就到此為止,鐵幕不會再去追查他的身份,但是以后——”

    “謝謝爺爺!”左依依還沒等左霸山說完,就興奮地打斷了他。

    “唉,你,好自為之吧……”左霸山搖搖頭,無奈道。

    ……

    “依依,你在想什么哪?”楚天回過頭,看到左依依正在發呆,輕聲問道。

    “啊?沒,沒事,沒想什么。”左依依慌慌張張地回過神來,卻發現不知道什么時候,眼前的這一場景已經落幕,馬上要換新的布景開始新一幕了。

    “真的沒事?”楚天狐疑的問道,他總覺得今晚的左依依有些奇怪。

    “沒事啦,我能有什么事啊!快看,又開始了。”左依依也是連忙岔開話題。

    他們現在所處的這個觀戲臺是在一個院子內,院門敞開著,此時也是陸陸續續來了不少人,不過楚天他們因為來得早,倒是占據了前排很不錯的位置。

    楚天剛想回頭繼續看戲,眼角卻是瞥到了什么,突然眼前一亮,連忙拍了拍坐在他肩膀上的夏婭:“夏婭,你下來!”

    “干嗎?”夏婭顯然很不情愿,這個高景觀座位她是很滿意的。

    “下來,我有事,馬上回來!”楚天不由分說,把她舉了下來。

    小丫頭只當是他要去上廁所,撇撇嘴,嘟囔了一句:“你們人類的膀胱就是小!”

    楚天心塞得淚流滿面,左依依也是捂著嘴啞然失笑。

    “跟著你依依姐,聽話啊,我很快就回來!”楚天也沒有解釋什么,轉身就跑出了院外。

    “誒!前面賣糖葫蘆的大叔,等一下!”

    沒錯,剛剛他無意間看到的,真是這位舉著稻草棒,沿街叫賣著的賣冰糖葫蘆的大叔。

    “小伙子要買糖葫蘆啊?”大叔見有客人來,也是停下招呼。

    “是啊,哪種好吃?”楚天自己很少吃這些,所以也沒什么經驗。

    “這種,這種是最經典的,酸酸甜甜很爽口,這種,里面有水果,口味也偏甜一些,還有這種,是山藥糖葫蘆,這個最甜。”大叔熱情地介紹著。

    “哦……”楚天猶豫了一會,當即決定,“三種各給我來一串吧!”

    “好嘞!”大叔眉開眼笑。
pk10注册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