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第45章 郁悶的左修文(書號:219919

第45章 郁悶的左修文

作者:青鸞夢
    楚天覺得當年諸葛亮舌戰群儒也未必有他現在這么大的壓力,一排六人,除了殷總外都是五六十歲的資深技術專家,不是頭發花白的,就是沒有頭發的,楚天真是恨不得揪下自己頭頂茂密的頭發,好讓自己顯得更有說服力一些。

    各種技術問題如連珠炮般一個接著一個拋過來,一開始,楚天還是游刃有余地回答,但隨著問題難度的提升,他的那點技術儲備也早就不夠用了,伴隨著新的一個更加細節的技術問題,楚天終于敗下陣來了。

    “這個問題我真的沒辦法回答了,但是我可以很快聯系我們的技術人員,相信他們會給出一個滿意的答復的。”楚天也是無奈,既然沒辦法回答這個問題,那他和殷總的約定就自動結束了,到頭來他還是沒能促成這次合作。

    楚天有些垂頭喪氣,但是對面的殷總卻是面露微笑,側過頭去,詢問的目光一一落在幾位專家身上,幾位專家又都是不動聲色地點了點頭。

    “殷總,很抱歉,沒能回答上這個問題,但是我想……”

    楚天正準備再爭取一下,對面的殷總卻是露出了滿意的笑容:“小楚啊,作為銷售,沒有必要把產品所有的技術細節搞得很清楚,你的回答,我很滿意。”

    “可是——”

    楚天剛想說那之前的約定要怎么算,殷總卻是呵呵一笑:“其實我找這么多專家來,并不是要聽你介紹你們產品的技術細節,而只是想考驗一下你的人品。作為銷售人員,你是不是了解自家的產品,是不是有足夠的自信,是不是能把問題解釋清楚,是不是在遇到自己不了解的問題時能做到不欺騙,不隱瞞,不回避。我很高興,這些,你都做到了,所以這次的合作,我愿意給你這個機會。”

    “真的嗎?”楚天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種如坐過山車般的大起大落的心情實在是需要一些時間來適應。

    “嗯,是真的!依依那丫頭眼光不錯,你確實是個值得信賴的朋友,我也希望我們以后可以成為值得信賴的合作伙伴。”殷總很是欣慰地點點頭。

    “這個,殷總,真是太感謝你了,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么好,我一定不會辜負您的信任的!”楚天連連拍胸脯表態。

    “嗯,好了,剩下商務上的相關事宜自然會有其他人和你對接,我還有其它事情,就先走一步了。”殷總說完就要往會議室外走,整個動作看起來確實是雷厲風行,只不過她剛跨出會議室的大門,突然又回頭探身進來,補充了一句,“對了,依依那孩子喜歡吃糖葫蘆。”

    “啊?”楚天還沒有反應過來,殷總的身影已經飛快消失,伴隨著噔噔噔的腳步聲很快走遠了,他這才意識到她剛才說了什么。

    左依依喜歡吃糖葫蘆?殷總告訴他這個干嗎?是在暗示什么嗎?是讓他買串糖葫蘆去感謝左依依嗎?還是其它什么意思呢?

    楚天不知道。

    只是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一個小女孩的身影,手里握著一串冰糖葫蘆,安安靜靜地坐在操場旁的石階上,時不時舔上兩口,露出很甜甜的笑容。

    突然,一只皮球從操場中央嗖的飛過來,剛巧不巧砸在了小女孩的身上,小女孩一個趔趄,手中的糖葫蘆啪嗒一聲掉在了地上,瞬間沾上了一層黃沙,顯然是不能再吃了。

    小女孩連忙蹲下來,撿起糖葫蘆看了看后卻是小臉一塌,立刻哇哇大哭起來,幾個小男生跑過來撿起球,瞥了她一眼,也沒有去搭理她,轉身回去繼續玩了起來。

    這時,原本獨自坐在角落里的一名身材瘦小的男生,慢慢走了過來,他手中也有一串糖葫蘆,不過已經被他吃掉了幾顆。

    “你別哭了,我把我的糖葫蘆給你吃吧!”小男孩將手中的半串糖葫蘆遞了過去。

    小女孩一怔,很快停住了哭泣,很高興地接過糖葫蘆,甜甜一笑:“謝謝你!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楚天,你呢?”

    “我叫——”

    “嘶——”楚天只覺得腦袋里嗡的一聲炸開,緊接著就是一陣鉆心的刺痛,他回過神來,發現自己依然站在會議室內,不過此時偌大的會議室里也只剩下他一個人了。

    剛才的畫面是什么?小時候在孤兒院的記憶嗎?好像是的,只是那名小女孩叫什么名字來著?完全想不起來了。但是楚天十分肯定,當時小女孩肯定說出了自己的名字,只是任由他如何回憶,偏偏就是想不起來,好像這個片段的記憶從他腦海中消失了一般。

    此時同樣覺得記憶里有東西消失的還有步興言等三人,他們躺在基地醫院的病房中,面對左修文的提問,眼中盡顯困惑之色。

    “左執行官,我們真的不記得還有其他人,當時去救我們的真的只有左探員一人。”步興言回答。

    他口中的左探員自然是指左依依。

    “是啊!”另兩人附和。

    “你們昨天可不是這么說的。”左修文隱隱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勁。

    “昨天?昨天我們怎么說的?”三人面面相覷,眼中充滿疑問。

    “算了算了,你們好好休息吧!”左修文無奈地扶額,搖搖頭,不再繼續發問了。他原本此行的目的是想問問三人是否能回憶出楚天的樣貌,結果三人口徑出奇得一致,根本沒聽說過楚天這個人,當時在地下實驗室和他們一起戰斗的,只有左依依。

    如果說一個人因為戰斗創傷造成了暫時失憶,倒是有可能的,但是三人同時失憶?這個概率和在路上走著走著被流星砸死差不多大吧!所以,肯定有人在搗鬼。

    左修文從病房出來,直奔醫院的監控中心,他要看看,之前進出這個病房的都有誰。結果很快找到了,出入這個病房的,除了醫生和護士,在他之前只有一個人,左依依。

    左修文惱怒地一拍桌子,作為鐵幕的高層,他們的那些手段他自然清楚,很明顯,三人記憶中和那個神秘人相關的部分已經被人消除了,而這個人,很有可能就是左依依!

    他嘆了口氣,左依依在掩護那個人,但是為什么呢?他雖然是鐵幕青州分部的最高指揮官,但是對左依依他還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曉之以理?他早就試過的,動之以情?好像也不適用,命令她坦白?拜托,人家可是未來的族長,他可惹不起!

    既然從三人那獲得信息的方法不可行,那左修文決定換一種方式,他來到技術部,準備調看三人的戰術記錄儀,看看是否能得到一些蛛絲馬跡。結果,等了半天,卻得到技術人員令人瞠目結舌的反饋:

    “左執行官,他們三人的戰術記錄儀,壞了……”

    壞了……

    左修文差點直接栽倒在地上,昨天拿過來的時候不是還好好的嗎?

    “那個,今天上午,左探員過來借用,說是要查看些東西。”

    左依依,又是左依依……

    左修文覺得這件事他實在是管不了了,還是請族長出面吧!
pk10注册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