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第24章 又被坑了(書號:219919

第24章 又被坑了

作者:青鸞夢
    楚天回過神來,他覺得自己這樣趁人之危,占左依依的便宜有些不合適,于是連忙又轉過身回避,但那完美的胴\/體卻是在眼前揮散不去。

    “現在怎么樣了?”他強迫自己轉移注意力。

    “傷口開始愈合了,應該沒問題了。”夏婭的聲音傳來。

    “嗯,那你把傷口處理下,然后給她蓋好被子,我也過來幫忙。”楚天道。

    夏婭確認傷口不再出血后,又扯了些新的紗布,重新幫左依依包扎好,然后拉過被子,幫她蓋好:“可以了。”

    楚天走過來,卻發現小丫頭仰著腦袋,皺著眉頭,狐疑地望著自己:“剛剛你有沒有偷看?”

    夏婭一直背對著楚天照顧左依依,沒有太關注他的動作,現在回味起來,覺得很有必要問一問,畢竟他是有前科的。

    “啊?我——”楚天沒料到這個話題,一時有些不知所措,撒謊嗎?好像不是他擅長的,老實承認?這個……

    “你果然偷看了,哼!流氓!等依依姐姐醒過來我一定告訴她!”夏婭嫉惡如仇地瞪了他一眼。

    “不是不是,你聽我解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楚天無力地辯解,但這件事總歸自己是不占理的。

    “我不聽我不聽,你到時候自己和依依姐姐解釋吧,看她能不能原諒你!哼!”小丫頭怒視。

    楚天那個無奈啊,但眼下他也顧不得考慮這些了,因為左依依的傷口雖然止血了,但是失血過多卻已經讓她陷入了昏迷,如果不及時處理的話仍然是有危險的。

    “她失血過多,你有沒有什么辦法?”楚天問夏婭。

    夏婭聳聳肩:“你當我是百寶箱嗎?”

    那怎么辦?送醫院肯定是個辦法,但卻不是最優先的選擇,且不說左依依的傷是如何來的他解釋不清楚,就是左依依的身份,他此時也開始有些懷疑。

    普通女孩,受了這樣的傷,怎么可能自己一個人默默在房間處理?而且椅背上那件染血的黑色衣服,也明顯不是她白天穿過的,再加上行李箱里五花八門的藥品和一些奇奇怪怪的裝置,讓楚天更加篤定左依依的身份不一般。

    楚天用手背試了試她的額頭,看看她是否發燒,同時腦子里不停地思索著應對的方法,時間不等人,如果想不出沒有更好的辦法,那只能先送醫院了,至于要怎么善后,他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就在他打定主意要先送她去醫院的時候,左依依卻是迷迷糊糊地醒了,她面色蒼白,嘴唇也沒了血色,眼睛微微張開,側頭瞥了兩人幾眼,從驚慌到困惑再到五味雜陳,最后有氣無力地囁喏道:“箱子,里,血包。”

    “夏婭,看看箱子里面有沒有血包!”楚天連忙吩咐。

    “血包?這個嗎?”夏婭翻了翻,真的找出了血包和附帶的輸血器。

    “嗯,給我。”作為資深驢友,輸血這些基本的醫療操作楚天還是會的,雖然有些手忙腳亂,但終究是給左依依輸上了血。

    看著左依依臉上漸漸恢復著血色,楚天也終于長舒一口氣,和夏婭一起把亂七八糟的屋子收拾了下,終于關上臥室房門,回到了客廳。

    “你說她的傷口有毒,這是什么毒?你認識嗎?”楚天癱坐在沙發上,問夏婭。

    小丫頭搖搖頭。

    “那兇器是什么能猜出來嗎?”楚天沒有近距離觀察傷口,只能詢問夏婭。

    “是割傷,切口很光滑,可能是利器或者爪子。”

    “爪子?難道是冥妖?”楚天猜測。

    “不是冥妖。”夏婭很肯定。

    “為什么?”

    “感覺。”

    “……”

    過了一會兒,楚天進房間看了看左依依的情況,發現她又睡著了,呼吸平穩,應該什么大礙。他退出房間后囑咐夏婭幫忙照看,自己則出門談客戶去了。

    這個客戶是公司跟進了好久的大客戶,如果拿下,至少能為公司增加10%的收入,趙子明交接的時候并沒有提供給楚天太多的信息,所以楚天覺得自己有必要先去實地了解一下。

    通過之前的郵件溝通,對方似乎對楚天的來意不以為然,楚天好說歹說,才勉強得到了進公司交流業務的機會,但接待他的,卻是另有其人。

    “楚經理,大致的情況就是這樣,老實說,我們殷總對這次合作并沒有太大的意愿,一來雖說你們的產品確實不錯,但還不至于讓我們放棄其它選擇,二來之前和我們對接的那個趙經理,我們殷總對他的印象不是太好。”對方倒是沒有藏著掖著,直接給出了一個拒絕合作的結論,楚天雖然有一些心理準備,但還是有些失望。

    “朱經理,我們公司的實力你們應該也清楚,雖不敢說行業第一,但絕對有著很強的競爭力,不知道貴司的顧慮主要在哪里?價格?銷量?還是技術?這些我們都可以再談,我們還是很希望可以和貴司合作的。”楚天仍在爭取。

    “楚經理,也不瞞您說,其實你們之前確實是我們合作的第一選擇,但是接觸下來后,趙經理的一些行為讓殷總很反感,所以……”

    豬隊友!楚天在心里憤憤暗罵一聲。

    “是這樣,趙經理之前在其它行業深耕多年,已經習慣了那種……呃,工作方式,一時很難轉變,您知道的,在有些行業里,他們做事的方式確實和我們不太一樣,所以之前如果有讓你們感到不舒服的地方,那我替他向你們道歉。”

    趙子明談業務的方式楚天再熟悉不過了,吃飯,喝酒,送禮,也就是自己公司的產品拿得出手,競爭對手又不多,他這種方式才能屢屢得手。

    但眼前的客戶也是行業大牛,根本不吃這一套,也更希望了解一些實際的東西,可實際的東西,趙子明哪里懂,東拉西扯后很快被人識破,自然是失了先機。

    楚天無奈也只能編個理由幫他辯解,又是費了一番口舌爭取后,對方才同意會把情況匯報給殷總,至于有沒有可能繼續,那還要看老板的意思。

    從對方公司走出來,楚天真是忍不住又罵了趙子明幾聲,可事已至此,他能做的也不多了,只能耐心等待對方的回應。

    拿出手機看看時間,卻發現有一條來自未知號碼的未讀短信:

    “楚天,我是夏婭,這是依依姐姐的手機,依依姐姐醒了,我們要吃燒雞,燒雞!!!你回來的時候帶回來!”

    楚天搖搖頭,苦笑一聲,臨走時他確實把自己的手機號碼留給了夏婭,以防一些特殊情況,可這小丫頭什么時候學會發短信了?
pk10注册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