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第21章 第七小隊(書號:219919

第21章 第七小隊

作者:青鸞夢
    管理員大叔滿臉笑容地走了過來,對楚天揮揮手,道:“過來吧,你們很幸運,有人和你們同路,愿意拼車的。”

    “好耶!”夏婭興奮地叫了聲,然后給了大叔一個甜甜的笑臉,奶聲奶氣道,“謝謝叔叔!”

    “呵呵,呵呵,沒事,你們快去吧!”大叔臉上樂開了花。

    楚天那個無語啊,這小丫頭絕對是個戲精,還是無師自通的那種。

    左依依走到隊伍末尾,對上楚天略帶尷尬的目光,微笑著點了點頭,她也不知道為什么,反正覺得心里很高興。

    “呃,謝謝你啊。”楚天撓撓頭,一時又不知手該往哪放了。

    “沒事,我們剛好同路。”左依依莞爾一笑。

    “你也去麗朵亞大酒店?”楚天問道。

    “嗯。”左依依點頭。

    麗朵亞大酒店是一家五星級酒店,地處青州核心區,是商務人士來來往往經常選擇的地方。要是換了平時,楚天是肯定沒有這個待遇的,也就這次,估計老板覺得有愧于他,才提高了差旅的標準。

    上了出租車,楚天很自覺搶占了副駕的位置,因為按照慣例,坐副駕的人是要付錢的,左依依同意拼車已經幫了他大忙了,總不好意思再讓人家付錢吧。

    所以,左依依和夏婭兩名女孩只能一起坐在了后排,楚天原本以為她們二人第一次見面會有些尷尬,結果,令他瞠目結舌的是,車還沒有駛出機場范圍,兩人就已經姐姐妹妹的叫上了。

    “姐姐,你是第一次來青州嗎?”夏婭挽著左依依的胳膊,很是親昵地問道。

    “不是,以前來過好幾次,只是……”左依依沒有繼續說下去,眉眼緩緩下垂,流露出深深的憂傷,即便是坐在前排的楚天也能感覺到空氣中一閃而過的悲涼。

    “姐姐你怎么啦?是不是我問了什么不該問的事情了?”夏婭也很敏感地察覺出左依依的情緒波動。

    “沒,沒什么,只是突然想到一些事情,不礙事的……你說青州是嗎?青州我是還挺熟悉的,如果你們有時間,我可以帶你們逛一逛的。過兩天這里會舉行盛大的廟會,聽說宵禁都會臨時解除,雖然不知道能不能重現前兩年的輝煌,但肯定也是值得一去的。”左依依話鋒一轉,已是回避了夏婭的問題。

    “我想去,我想去!楚天,我們到時候一起去好不好?”夏婭拍了拍副駕的靠背,很隨意地問了聲。

    誰知,這一聲“楚天”卻讓剛剛恢復鎮定的左依依再次激動了起來,她雙眼猛然抬起,靈動的雙眸中仿佛卷起滔天巨浪,精致的鼻翼隨著起起伏伏的胸膛微微鼓動,朱唇微啟,似乎想說什么,卻終究沒有說出口。

    “好啊,我也好久沒有在晚上出門了,一起去看看吧。”楚天回答。

    好在此時,他和夏婭兩人的注意力都不在左依依身上,并沒有發現她的異常表情,等楚天轉身來詢問她時,她已經很快又調整了過來。

    “對了,我叫楚天,她叫夏婭,不知道你怎么稱呼?”楚天自我介紹著。

    “左依依。”左依依低下頭,好像在回避楚天的目光,聲音也比之前要輕柔一些。

    “哇!好好聽的名字呀,楚天,你多學學!”夏婭想起前兩天他幫自己取的那些亂七八糟的名字,幽幽地瞪了他一眼。

    “你們兩個……是什么關系?”左依依的目光來回掃過兩人,終于問出了自己從一開始就想問的問題。

    “遠房親戚。”楚天道。

    “同居。”夏婭道。

    楚天那個汗啊!他心虛地瞥了眼左依依臉上無比震驚的表情,慌忙解釋:“夏婭是我遠房表妹,最近在我家住幾天,呃……確實算同居吧。”

    “哦,這樣啊。”左依依點點頭,咯咯笑著,楚天分明感覺到,她的笑容有些難以捉摸。

    路上,三人閑聊著,很快就熟絡起來了,到達目的地的時候似乎還有些意猶未盡。

    “那晚安啦?有空聯系我啊!”左依依莞爾一笑,關上房門。

    說來也真巧,他們的房間竟然就隔了一條過道,門對著門。好在夏婭看起來還小,而且楚天的房型是商務標間,所以對于他倆同住一室,左依依也并未覺得有什么不妥。

    “我說夏婭,你知道‘同居’什么意思嗎?剛剛你張口就‘同居’,我的正面形象差點都被你毀了……”楚天覺得很有必要教育一下小丫頭,有些不清楚含義的詞語不要隨便用。

    “同居不就是住在一起嗎?我們確實是住在一起的呀?”夏婭沒有明白。

    “呃,同居不單單是字面上的意思,還有——”

    “還有什么呀?”

    “還有……算了算了,反正這個詞語你以后別隨便用,就說住在一起就好了。”楚天有些頭疼,他不太確定這樣解釋給她聽是不是合適,畢竟夏婭還處在幼年期,應該算是個孩子吧,這些少兒不宜的話題還是留在以后吧。

    “切,不說算了,我餓了!我要吃東西!”對夏婭來說,填飽肚子永遠都是第一要務。

    夜深了,楚天和夏婭已經睡下,左依依的房間內卻依然燈火通明,不過此時,她已經換上一身黑色勁裝,一頭長發也干凈利落地盤了起來,整個人看起來英姿颯爽,頗有些巾幗不讓須眉的味道。

    面前的桌子上,一個漆黑的杯碟形狀金屬圓柱體正閃著藍色光芒,一個大概10厘米高的淡藍色全息投影懸浮在它上面。

    虛影是少女模樣,長發及腰,如瀑布般柔順,她很是優雅地欠了欠身子,傳來有些空洞的聲音:

    “左探員,任務信息已經發到您的終端了,在分析了青州最近發生的所有失蹤案件,我預計今晚再次案發的幾率高達74%,作案地點應該在您附近方圓10公里內。但是,對于嫌疑人的身份,手段和作案動機,目前還沒有更多的信息。”

    “好的,諾雅,我知道了。”左依依點點頭,猶豫著問道,“第七小隊的戰況復核,有結果嗎?”

    “還沒有,作戰委員會還在核查。”

    “好,有結果了第一時間告訴我。”她輕嘆一聲。

    五天前,她率領第七小隊在青云山執行封閉低級時空裂隙的任務,同時殲滅從里面逃逸出來的冥妖。誰料,低級的時空裂隙中竟然出現了一只d級冥妖,他們拼死相博,雖然成功擊殺了冥妖,但除了她,剩下的隊員全部都犧牲了。

    然而,禍不單行,這次行動卻因為青云山上一只被分尸的老虎而被人質疑,認為第七小隊在行動過程存在紕漏,至少漏掉了一只冥妖。要知道,冥妖這種生物,要是落到了公眾視野里,那可是會引發巨大恐慌的。

    隊員們用鮮血換來的成果還要遭人非議,左依依當然咽不下這口氣,直接提交了所有隊員的作戰記錄儀,申請作戰委員會的復核。
pk10注册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