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第20章 又見左依依(書號:219919

第20章 又見左依依

作者:青鸞夢
    自從楚天用美食計撬開了夏婭的嘴后,小丫頭倒是有臺階就下,很快恢復到了正常狀態。

    “楚天,這么大的飛機,真的只要一兩個人就能操控?”夏婭耐不住寂寞,又從虛無空間里跑了出來,她抱著胡蘿卜布偶小天,站在透明的落地窗前,饒有興致地看著停機坪上來來往往,起起落落的飛機。

    “是啊,不過很多時候飛機都是自己飛的。”楚天點點頭。

    “自己飛?”夏婭有些驚奇,“可是這些飛機沒有生命跡象啊,怎么能自己行動的呢?”

    作為上古時期的生物,夏婭雖然已經表現出了讓楚天瞠目結舌的學習和適應能力,但一些基礎的知識和常識,她還是很匱乏的。

    “靠各種機械和電子裝置控制就可以了。”工科出身的楚天對這些東西還是有一定的了解的。

    “像奪魂術那種嗎?”夏婭顯然對這兩個專業名詞很陌生。

    “呃……差不多吧。”楚天撓撓頭,他哪知道奪魂術是什么,只能給出一個模棱兩可的答案。

    “哦。”夏婭應了聲,注意力很快又被一輛行進中的工程車吸引過去了。

    沒過多久,就要開始登機了,楚天把包留給夏婭照看,自己去了趟洗手間,他前腳剛進去,后腳左依依就從洗手間里出來了,兩人剛好完美錯過。

    夏婭看見左依依后,也是一愣,之前她只是遠遠地瞄了幾眼,左依依又戴著帽子,根本看不清楚容貌。

    現在這么近距離的觀察,赫然發現,原來看美女真的是能讓人心曠神怡的,即使是同性間的欣賞。

    左依依的美不是那種驚心動魄的艷麗,也不是那種小家碧玉的秀氣,而是一種鄰家女孩般的簡單和自然,但卻又帶著無比耀眼的光輝,這兩種截然相反的氣質竟然在她的身上融合得恰到好處,好像飄落凡塵的天使,既讓人想靠近,又不敢褻玩。

    被人一直盯著,左依依很快察覺出來了,視線往這邊掃過,落在了夏婭身上,也是微微一怔。要說可愛系的小蘿莉,她也算見多識廣,可長得像夏婭這么可愛的她還真是頭一次見到,無論臉型,五官還是身材,簡直就像是從動畫片里走出來一般,精致得讓人覺得是一件藝術品。

    左依依沖她禮貌地一笑,露出春天般的燦爛笑容,夏婭再次愣住了,一顆心竟然砰砰直跳,她本來就是一時心血來潮,想看看這個讓楚天走神的女生到底長得怎么樣,也許還能趁機嘲笑一下楚天的審美,結果……結果怎么感覺自己也快要淪陷了似的。

    楚天從洗手間里出來,看到呆若木雞的夏婭,上前揉了揉她的頭發:“怎么了?發什么呆?”

    “楚天,如果對方是剛才那個戴帽子的女生,我允許你和她說話。”小丫頭突然冒出這么一句。

    楚天聽著這沒頭沒腦的一句話,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再追問下去,下丫頭卻只是搖搖頭,也沒有再解釋什么。

    把夏婭收進虛無空間,登機,起飛,原本一切都很順利,誰知道因為天氣原因,飛機居然晚點了,到青州的時候已是傍晚時分。

    楚天取了行李箱便開始聯系接機的人,這個人是行政秘書小姐姐幫他訂機票時告訴他的,據說還是趙子明介紹的。

    當時楚天并沒有太在意,畢竟青州也算是趙子明的底盤,手頭的資源肯定要比他豐富得多,結果到了現在,他才明白了趙子明的“良苦用心”,當即有些哭笑不得。

    “喂,是楚先生嗎?你好你好,實在是不好意思啊,我的車在半路上壞了,暫時也沒有辦法聯系其它的車來接您,可能得麻煩您自己找車了,實在是對不住了!”對方雖然措辭很講究,但輕佻和戲弄的語氣卻是再明顯不過了。

    “哦,好吧。”楚天也沒有多和他廢話,對方的意圖已經再明顯不過了,繼續說下去不過是多費口舌罷了,所以直接轉身拖著箱子往出租車上車點走去。

    夏婭在虛無空間里面待不住,又跑了出來,跟在楚天身后一蹦一跳東張西望著,心情倒是不錯。兩人來到出租車的上車點,楚天卻是傻了眼,因為臨近宵禁的時間,所以出租車已經停止入場了,負責維持秩序的大叔也開始封閉候車的入口。

    “等一下!”楚天連忙跑過去,詢問大叔說,“不好意思,能不能讓我們進一下?”

    “不行了,不行了!”大叔擺擺手,“馬上要宵禁了,已經沒有車了,你們在機場的酒店住下吧。”

    “可是我們已經定好酒店了,能不能通融一下?”楚天問道。

    “不是我不讓你們進去,出租車已經停止進場了,剩下的在排隊的幾輛也都有人了,你看——”大叔指了指停排隊區的幾輛出租車,又指了指候車的隊伍,“現在沒有多余的車,除非有人愿意能和你們拼車,不然就算我讓你們進去你們也走不了。”

    “這……”楚天有些為難,出租車拼車這種事情,不熟悉的人之間容易引起費用的爭議,所以一般是很少有人愿意的。

    “楚天,我要住酒店!”小丫頭拉了拉楚天的衣角,委屈巴巴道,因為之前楚天把公司安排的酒店信息給她看過,夏婭對于這家酒店提供的自助美食很是滿意。

    “師傅,你看,能不能幫忙問一問?”楚天如今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叔叔,拜托拜托了!”夏婭也很配合地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滿臉希冀地望著大叔,她這裝萌賣乖的絕招,在中年大叔面前簡直就是大殺器。

    “好吧,那你們要去哪里?叔叔幫你問問,小妹妹乖啊!”詢問有沒有人愿意拼車這種事,原本就不在管理員大叔的工作范圍內,平時就算有人要求,他也就是象征性地吼一嗓子,有沒有人聽到都難說,可今天,楚天告訴了他目的地后,他竟然跑到了等候上車的隊伍旁,認真地開始游說起來。

    有戲!楚天暗暗給夏婭比劃了個大拇指。

    隊尾的男子回頭看了他們一眼,搖搖頭,倒數第二人,頭都沒有回,低頭看著手機,倒數第三人,擺擺手……

    正在楚天的心越來越涼的時候,突然,隊伍中一抹亮麗的鵝黃色探身朝他這邊望了望,楚天的心卻是一緊,因為那鵝黃色鴨舌帽的主人,正是之前在機場碰到的那名女孩。
pk10注册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