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第19章 渣男楚天?(書號:219919

第19章 渣男楚天?

作者:青鸞夢
    “等一下!”

    楚天實在是看不下去了,這名女孩雖然看樣子不缺錢,可也不能便宜了那個夏婭口中的“渣男”吧?

    “嗯?你是誰啊?這有你什么事?”對于橫插一杠破壞他好事的楚天,中年男子橫眉冷對。

    那名女孩也抬起頭,疑惑地朝楚天這邊望過來,那是一張絕美的臉龐,一對清澈的眸子猶如浩瀚煙波,又似山間清泉。

    “那個,你別著急給他們錢,他在訛你。”楚天往女孩這邊靠了靠,表明了自己的立場。

    “你說什么!誰訛人了,這個女的剛剛撞了我,所有人都看見了,而且她手里的奶茶也確實灑在了我身上,你自己看,這么明顯,怎么就訛人了?你把話給我說清楚,不然我和你沒完!我告你誹謗!”年輕女子叉著腰,嗓門也提高了,引起了周圍好多人駐足停留。

    “這位……呃,女士,你別太激動,我沒有說你訛人,我說的是你老公。”楚天忙解釋,瞥了一眼她身邊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這時像只被踩了尾巴的野貓,瞬間炸毛了:“胡說八道什么!你到底誰啊你?趕緊給老子滾一邊去,不然別怪老子對你不客氣啊!”

    說著,他還卷起了兩只袖子,解開了襯衣最上面的一顆紐扣,看起來下一秒就要沖上來的樣子。

    “你急什么,聽我說完啊,我怎么覺得你挺心虛的?”楚天完全無視他的恐嚇,且不說開了掛的夏婭就在旁邊看著,就單單靠自己的身體素質,估計也不懼這名男子。

    “我有什么可心虛的,不過是沒時間和你們在這耗著,趕緊賠錢,我們還有事呢!”中年男子沒好氣地催促著,但底氣已經完全不像剛才那么足了。

    “到底怎么回事啊?”身邊的女孩也問楚天,一臉茫然。

    “咳咳,是這樣。”楚天清了清嗓子,娓娓道來,“這位女士,你身上的裙子恐怕不值這么多錢。”

    “怎么可能?這可是限量版的正品,我老公從國外帶給我的,小票我還看過,全英文的呢!”年輕女子不信。

    “小票可能是真的,但是對應的衣服卻不是你身上這件。”楚天一句道破天機。

    “什么意思啊?”年輕女子皺眉,語速明顯慢了下來。

    “你小子別在這信口雌黃,小票是真的,衣服還能是假的嗎?你當我們是傻子嗎?大家都來評評理,這小子是不是在這搗亂?”中年男子干笑幾聲,眼神都有些飄忽,卻還是拉起了圍觀群眾來壯勢。

    只是吃瓜群眾表示他們只吃瓜,不評價。

    “很簡單啊,你確實是買了一件正品,但卻并沒有送給你老婆,你老婆身上這條裙子是高仿,只不過小票你用的是正品的。”楚天也不再繞彎子,直接把真相說了出來。

    “啊!”身邊女孩一聲驚呼,似乎聽到了什么不可思議的事情。

    “他說的是真的嗎?”年輕女子將信將疑,眉頭一斜,瞪了過來。

    “老婆,老婆,怎么可能!你別聽他瞎說,我買了不給你給誰!”中年男子顯然有些慌了,怒視楚天道,“小子,我警告你啊,別胡說八道!你說這件是高仿,你有什么證據?”

    “這個嘛……我恰巧對款式有研究,裙子上的花紋,正品用的是金絲,高仿用的是金線,你要是不信可以自己檢查一下。”楚天如世外高人一般風輕云淡地回答。

    中年男子似乎突然意識到了什么,回頭望了一眼剛剛他站的位子,臉色瞬間煞白:“老婆,別聽他瞎說,你看他穿的衣服,一看就是便宜貨,這樣的人怎么可能了解這種國際大牌的設計風格?”

    只是此時,年輕女子已經動搖了,她沒有去檢查裙子上的花紋,因為沒那個必要,這條裙子她早就仔仔細細看過一遍,上面用的確實只是金線。

    金線和金絲,一字之差,價格卻有天壤之別。

    “錢世杰!你最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她轉向中年男子,眼神中冒著火光,“還有,你今天到底要去見哪個客戶?我也要一起去!”

    女人的第六感向來是很準的,當她們信任你的時候會心甘情愿相信你說的一切,可一旦她們起了疑心,那任何蛛絲馬跡都很難逃過她們的直覺。

    “你,你不是要回老家看爸媽嗎?”男子心虛地問道。

    “不去了,把你手機給我!”年輕女子陰沉著臉。

    “不是,老婆,你還不相信我嗎?”

    “給我!不然我就告訴我爸,那你的工作也別想要了!”

    “別別別,老婆,你聽我解釋啊!”

    年輕女子氣呼呼地扭頭就走,倒是把弄臟裙子的事情完全拋到了腦后,中年男子也屁顛屁顛地跟了上去,一路點頭哈腰,十足的小人模樣。

    “謝謝你。”身旁的女孩已經明白了事情的經過,輕輕對楚天道了聲。

    “哦,沒事沒事,我也是剛好撞見,看不慣那個男的罷了。”楚天撓撓頭,傻笑著,感覺也有些局促。

    “嗯,那……再見了。”女孩點了點頭,轉身走進了洗手間。

    “嗯,再見。”

    楚天盯著她的背影愣了愣,確實有點熟悉啊,只是那張臉,他好像完全沒有印象。

    突然,他覺得小臂上一陣刺痛,急忙縮回,低頭一看,發現夏婭那個小丫頭已經跟了過來,在他小臂上狠狠咬了一口,雖然沒有咬破皮,但是兩排深深的牙印卻足以表明她的怒意。

    “干嗎咬我?”楚天疼得倒吸涼氣。

    “哼!我發現你也有當渣男的潛質!”小丫頭白了他一眼,冷哼一聲。

    楚天那個無語啊,自己做錯什么了?怎么就成渣男了?這個小丫頭怕是對這個詞語有什么誤解吧!

    左依依從洗手間里走出來,發現楚天的身影已經不見了,心里不免有一些小失落,剛才那個男生,和記憶中的那個男孩,好像啊……

    應該只是巧合吧!她搖了搖頭,把這個念頭從腦中甩了出去,她現在可沒有時間想這些,還有很多更重要的事情要處理呢。

    夏婭不知道在生什么悶氣,反正之后一路上對楚天都愛答不理的,等到要值機的時候,楚天好說歹說,她才很勉強地回到了虛無空間里,跟著他過了安檢。

    “你看,那就是飛機,大不大?”楚天指了指窗外停著的飛機,通過意識和夏婭交流。

    “哼!”無論楚天和她說什么,小丫頭永遠都是這個反應。

    “你看,那是自動售貨機,可以買到零食和飲料。”

    “……哼!”小丫頭似乎很感興趣地朝那邊望了一眼,還是還以一聲冷哼。

    “到了青州我帶你去吃燒雞?聽說那里的燒雞特別好吃!”楚天無奈,只能又開始了他哄夏婭的一貫套路。

    “有多好吃?”夏婭欲言又止了幾次,終究還是沒有忍住。

    “總之就是很好吃啦!我沒吃過,不過吃過的人都說好吃。對了,青州還有條美食街,全是好吃的,遠近聞名呢!”楚天暗自偷笑,有效果啊。

    “那我要去!”

    “好,沒問題!那……你不生氣了吧?”

    “哼!我才沒有生氣呢!”
pk10注册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