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第1章 鉤吾山(書號:219919

第1章 鉤吾山

作者:青鸞夢
    夜色還未完全降臨,天邊仍然殘留著一抹暗紅,楚天步履匆匆往家跑,一刻也不敢耽擱。他一只腳剛踏進門,外面就拉起了響徹天際的警報聲,足足持續了一分鐘。

    宵禁,開始了!

    楚天走到窗前拉上窗簾,順帶遠眺一眼這夜幕下的濱城,作為國內經濟發展水平最高的城市,一棟棟摩天大樓拔地而起直插云霄,猶如巨人般氣勢恢宏,看起來確實讓人心潮澎湃,但這和他又有什么關系呢?他不過是個普普通通的小白領,每天過著兩點一線的生活,連談戀愛都是奢望。

    原本,他對自己的未來已經沒有了期待,直到不久前,左手掌心中出現了一道鬼畫符般的淡淡印記。

    具體是什么時候已經記不清了,大概是那次微弱的全球大地震?還是突然要開始實行宵禁的時候?

    只是,這道印記有什么用?他不知道。嘗試過無數的方法,查閱了無數的資料,也沒有發現任何蛛絲馬跡。

    他甚至有些懷疑這只是皮膚下的色素沉淀,恰巧勾勒了一個奇怪的形狀罷了。

    煮了碗泡面湊合吃下,他打開網頁,在搜索框敲下“鉤吾山”三個字。

    明天雖然是周末,但是他接了一個私活,要帶一隊人進鉤吳山。

    濱城地處一條縱貫大江南北的山脈旁,周圍有很多沒有開發的野山,慕名前來的登山愛好者絡繹不絕,但山上大多環境復雜,貿然前去很有可能會迷路,所以常常有人向當地驢友協會尋求幫助。

    楚天,就是濱城驢友協會的資深驢友。

    鉤吳山座落在濱城西北邊,是一座荒山,反正上面除了石頭就是石頭,連株植物都很罕見。而且山間還常年彌漫著迷霧,那種很厚很稠的白色濃霧,雖然無毒,但是身處其中,能見度不足一米。

    所以,當他知道有人點名要去鉤吾山的時候,心里是很詫異的,而且對方給的酬勞也比市場價要高一些,似乎就是擔心沒人愿意去。

    他大致瀏覽了一下前幾頁的搜索結果,失望地搖搖頭,果然沒什么有用的信息。

    正當他打算關電腦的時候,右下角突然彈出一個新聞窗口:

    “青云山野生老虎慘死,林場工作人員表示,不像人類所為!”

    他好奇地點開網頁,里面有幾張照片,雖然打了厚厚的馬賽克,但還是能清晰地看出,老虎的尸體已經四分五裂了。

    好慘!他暗道,估計是某個心理變態的偷獵者所為吧。

    青云山是片被保護的原始森林,楚天去過一次,那里可以說是野生動物的樂園,像老虎這種食物鏈頂層的捕食者,除了偷獵者,是完全沒有天敵的。

    關了電腦,刷了會手機,他便早早入睡,明天可是要早起的。

    第二天,楚天如約6點出門,在小區門口果然見到了三輛改裝后的越野車,每輛車的底盤都加固過,并且換上了防爆胎,這種輪胎即使被扎破了也能輕松跑個上百公里。

    一名身穿黑色T恤,迷彩褲,黑色高筒皮靴的男子斜靠在第一輛越野車旁,雙手環抱胸前,手指間夾著一支煙,煙霧裊繞,他看見楚天后,朝這邊揮了揮手。

    “楚先生是吧,你好,我是高翔,之前和你聯系的人,咱們上車吧。”高翔猛吸了一口煙,掐滅,扔下煙頭,用腳碾了碾。

    車上除了他倆還有另外兩人,也是黑色T恤,迷彩長褲和高筒皮靴。其中一人身材魁梧,虎背熊腰,看起來至少能抵兩個普通人,另一人身材相對正常一些,不過臉上卻有一道駭人的刀疤。

    楚天皺眉,這樣的組合,如果說只是去爬山看風景的,打死他都不信。

    之前他倒是也帶過有其它目的的隊伍進山,比如說地質勘探隊或者科考隊,甚至還曾經帶過一隊盜墓賊,不過這也是那幫人被抓后他才知道的。

    所以,雖然他猜測這幫人目的不純,但還是答應了,一來這趟活確實能掙錢,這是他最看重的;二來只要進了山,就算有危險,他也有把握全身而退。因為他對山里的環境十分熟悉,而且由于長期鍛煉的緣故,身體素質也比普通人要好不少。

    越野車馬路上飛馳著,很快出了城,駛入了山區。車上十分安靜,沒有人說話,楚天嘗試了幾次短暫的尬聊后,索性也就閉起眼睛休息起來。

    兩個多小時后,三輛越野車在半山腰上停了下來,前面已經沒有路了,而且平地騰起厚厚的白霧,阻隔了視線,目之所及看不到盡頭。即便是專為翻山越嶺設計改裝的車輛,在這種能見度下,也是寸步難行的。

    所有人很快下了車,開始卸行李,楚天輕裝簡行,在一旁靜靜觀察。這些人一行共七人,裝扮統一,除了一名女性外全部是高大強壯的男人,其中一人背了個很大的金屬盒子,剩下的人都背著長條形的黑色布袋,不知道里面裝的是什么,但是看輪廓,楚天篤定八成是武器裝備。

    高翔見楚天的目光停留在隊員的裝備上,走過來拍了拍他的肩膀,淡淡提醒道:“楚先生,安心做好你的工作,好奇心可是會害死貓的!一半的酬勞已經打到你卡上了,帶我們進去,穿過迷霧你就能回來,拿到另一半酬勞。”

    楚天點點頭,沒有多說什么,大概是從小在孤兒院長大的原因,他在處事上很有分寸,不該自己知道的,不屬于自己的,他決不妄圖去得到些什么。

    “那輛摩托車借給你,到時你自己先回去吧。”高翔抬手一指,扔給他一串車鑰匙,補充道。

    楚天順著他指的方向望去,只見那名虎背熊腰的黑衣人正在從車上往下抬一輛越野摩托車,上百公斤的鐵家伙在他手里好像兒童玩具一般。

    “好的,謝謝。”他沒有拒絕,看起來對方并不打算和他一起回去,如果沒有交通工具的話,想趕在宵禁前回到濱城是不可能的。

    眾人準備好后,楚天率先走進迷霧,其他人也跟著走了進來,他們個個神色凝重,好像即將被推上戰場的士兵,在這種情緒的影響下,楚天也緊張起來了,額頭漸漸滲出了汗珠。鉤吳山他之前來過幾次,穿過這片迷霧后就是一片荒山,難道這里面還藏著什么可怕的秘密?

    空氣中彌漫的白霧慢慢變得稀薄,透過其中隱約可以看到前方數十米外的山石,他們馬上就要走出去了。

    “好了,楚先生,送到這里就可以了,剩下的路我們自己能走,辛苦你了,你可以先回去了。”高翔不知道什么時候走到了他身邊,攔住了他。

    所有人也都停下了腳步。
pk10注册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