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71、再臨飛馬牧場(書號:219910

71、再臨飛馬牧場

作者:餅甜
    和師妃暄的戰斗,自然是平手結局的。

    蘇澤萬萬不會打死師妃暄的,實力碾壓,也就壓根不會有失手的問題。

    而二人之間的矛盾,也只會以慈航靜齋慣用的傳統手段來結束。

    這個傳統手段,很有趣的:

    對于威脅不大的小魔頭,使用精神戀愛來影響他。比如對待徐子陵。

    對于威脅中等的魔頭,使用肉體來羈絆他。

    對于威脅非常大的魔頭,干脆還俗嫁給他,還要用真心誠意的愛戀,以身飼魔。比如對待石之軒。

    很悲壯,很有犧牲精神,還很高大上。

    所以,蘇澤要做的,就是盡量展示自己對佛門的威脅,很大很大。

    大到必須讓師妃暄徹徹底底的愛上他,以身飼魔的程度才好。

    那么,蘇澤對佛門有威脅嗎?

    還真有!

    蘇澤計劃在南方起事。

    南方的世家宗族勢力并不強,最強的,是佛門勢力。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

    所以說南方才是天下寺廟最多的地方。

    佛教與政權的沖突,就在于佛教侵占了大量的土地和人口,不事生產,不納稅。

    這些佛教徒中,并不是都信佛教的,很多人是希望通過入佛教,來逃避兵役和稅收。

    佛教是修來世的,即使這一世再窮再苦,老百姓也會省吃儉用,把一生的積蓄捐獻給寺廟。

    單單凈念禪院的一個銅制寶殿,融化后做銅錢,就可以抵得上隋朝二年的國庫收入。

    而大唐天龍世界中,佛教勢力增大之后,竟然不甘寂寞,插手政治,干涉皇權。

    為天下選明主,皇帝都需要她們選出,需要她們認可。

    任何一個有點自尊心的皇帝,都不可能容忍這樣的宗教存在吧?

    即便在歷史上的唐朝,也有唐武宗滅佛事件的發生。

    在唐代寺院經濟高峰時期,寺院已經成為世俗社會中重要的經濟體,以寺院經濟為依托的各宗派獲得了越來越多的政治籌碼,世俗和宗教界線的模糊令唐武宗感到擔憂。

    會昌毀佛雖然以失敗告終,但在此之后的禪宗和凈土宗都是出世特征更明顯的宗派,就劃分世俗和宗教間界線而言,唐武宗是做出了貢獻的。

    所以,蘇澤如果想建立政權,也要解決這個問題。

    必須使得寺院占有的大量人口回歸正常戶籍,開始向國家納稅服役。

    這樣國家才能強盛起來,兵源和財力才能有顯著的提升,后來才能一鼓作氣,統一中原,甚至可以北伐草原。

    ---------------

    蘇澤又跑到了飛馬牧場。

    這次不是來求學的,蘇澤計劃收攬了飛馬牧場,把這作為自己起家的基本盤。

    蘇澤沒有立即說出自己的意思,而是不動聲色的給商秀洵帶來很多糕點、小吃。

    看著小吃貨商秀洵,優美的小口吃著糕點。

    蘇澤心里有著一種莫名的喜悅。

    他還是去見了魯妙子,首先把這種意圖告訴魯妙子,征求他的建議。

    魯妙子看完蘇澤送來的“簡本未來無生經”之后,久久不語。

    “前輩,你看這種經書是否可以修行?”蘇澤很虔誠請教的樣子。

    “可以修行”魯妙子毫不含糊的給了答案。

    “前輩真是大智慧呀,事實上,我已經快修行成功了。”

    蘇澤又開始展示光圈,七色神靈,陸地飛行了。

    魯妙子當然是非常驚訝,但他很清楚蘇澤為什么展示這些。

    魯妙子說:“之前看,你有帝王之相。試過后,你卻無意于江山,我就覺得奇怪。現在你還無意于江山嗎?”

    “為了修行,我就勉強取了這江山吧。”蘇澤很無奈的樣子。

    “老夫可以幫你!”

    不用蘇澤主動招攬,魯妙子就很有眼色的主動投誠了。

    一個可以飛行,隨身帶著七大神靈的蘇澤,把這么機密的事情展示給他了。

    還不趕緊表忠心,是想等死嗎?

    魯妙子老了,卻是越活越怕死。

    他可不想把自己的命運,壓在蘇澤年少無知、仁心仁義上。

    蘇澤對于宗教的成立,并沒有什么經驗。

    當魯妙子問他教派的理論時,蘇澤干脆就照搬“羅教”的理論。

    羅教創始人羅清認為:

    “真空”(又稱“無邊虛空”、“本來面目”等)是宇宙的最高本體,世界萬物是由它派生出來的,即由原始本原的“真空”幻化出宇宙的萬有——大千世界。

    人們只要“曉得真空法”,悟通“無為大道”就可以回到出身之地——“家鄉”(亦稱“自在天空”)。

    人們一旦回家還鄉,就會享受天堂勝景,無生無死,安然快樂。

    魯妙子充滿智慧的說:“這種理論,會被主流教派認為是邪教的。”

    蘇澤會心的笑了笑,輕輕說道:“所以我找了一些老魔頭去傳教,而我自己,則是要正兒八經的打江山喃。”

    “等到信仰收集完畢,就解散真空道。宣布它是邪教。”魯妙子接口說道。

    蘇澤和魯妙子相視而笑,小狐貍、老狐貍很默契的有了收尾的辦法。

    走一步,看十步;還沒有建橋,已經想好了過橋后怎么拆橋了。

    這就是蘇澤和魯妙子的智慧。

    有了魯妙子的承諾,蘇澤就去收服商秀洵了。

    這個時候,蘇澤就不是帶著無數糕點的大善人、大好人了。

    他豪邁自信,器宇軒昂。

    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

    直接就告訴商秀洵:

    “我想建立自己的勢力,需要飛馬牧場投到我的麾下。”

    “商秀珣,三宮六院,我許你一個位置!”

    “以后你的兒女,可以把飛馬牧場做為封地,永久持有。”

    商秀洵睜大好看的眼睛,小嘴也大張著,震驚啦!呆滯了!

    “憑。。憑什么呀?你一無所有,還想白手起家?”

    “我可以飛行,我是在世神靈!”

    大神棍蘇澤,再次熟練的開始展示光圈與神跡了。

    而魯妙子也出現了,把商秀洵拉到一邊,小聲的為她剖析利弊。

    終于,商秀洵羞答答的偷看著蘇澤,點頭答應了這些條件和福利。

    “我終于有了自己的第一塊地盤”神棍蘇澤也想仰天長嘯了。

    既然是一家人了,蘇澤也就不再保留。

    他用“大悲還魂經”為魯妙子治療神魂之傷。

    悲母菩薩大悲還魂經可是大禪寺之中,傳說僅次于過去經的寶典,有修復神魂的無上能力。

    魯妙子的眼前,出現了一尊面目秀麗,雍容,身披霞衣,赤足,坐蓮臺的女神相。

    這尊女神手持一朵蓮花,淡淡微笑,似乎集中了所有的慈愛,宛如眾生之母,給人無比的安寧,看著這女神的相,人人都感覺到回到了母親的懷抱一般舒適,不怕任何的風雨。

    在母親的懷抱之中,哪個孩子的心里還不安穩呢。

    不到一刻鐘,蘇澤就修復了魯妙子的神魂,甚至隱隱還有些增長。

    魯妙子古樸的老臉泛著紅光,當即拜倒:“多謝主公,我再次見到了神跡!”

    而商秀洵也感同身受,看見了這尊女神,心中第一次對蘇澤有了敬畏。
pk10注册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