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69、安隆(書號:219910

69、安隆

作者:餅甜
    左游仙、尤鳥倦都是先天級高手,蘇澤曾經擔心過“生死符”是否會失效。

    對于這類先天高手來說,內氣離體已經是常規操作。

    他們可以很輕易的就把外人的真氣吸收同化,或者排放出去。

    但是,先天高手魯妙子一生,都被祝玉妍打入他體內的天魔真氣糾纏著,迫害著。

    這也說明“生死符”可能有效,所以蘇澤才實驗了一下。

    蘇澤的真氣,可不是虛竹那個檔次的。

    他是“逍遙派+陽神武道+長生訣+和氏璧”的混合真氣,尤其是和氏璧的神秘能量,沒有長生訣的轉化,根本吸收不了,也無法排出體外。

    所以,蘇澤現在的“生死符”,對先天高手同樣是有效的。

    觀察到了這一點,蘇澤的信心大漲。

    “老左啊,你干嘛來合肥啊?”蘇澤主動提問,嘮嘮家常。

    “因為我和主上有緣呀”積年老魔,打落牙齒和血吞,還要拍蘇澤的馬屁。

    “說實話!”蘇澤還是有主上的威嚴的。

    我也可以很兇的哦。

    “因為有個聚會”左游仙低聲交代。

    “聚會?”蘇澤的眼睛亮了,那就代表有很多老魔入場,代表著其余魔道功法啦。

    現在,徐子陵已經告辭離去,就剩下左游仙了。

    得好好規劃一下,不能莽撞。

    百業行會召開在即,安隆也提前到來了。

    安隆是個大胖子,兩手不知是否因過多贅肉,似乎特別短少,腆著大肚腩,扁平的腦袋瓜兒就像直接從胖肩長出來似的,加上兩片厚厚的嘴唇,一望而知是講究吃喝玩樂的人。

    左游仙、輔公佑、榮鳳祥這些人是一個聯盟,想殺掉安隆。

    所以左游仙就游說蘇澤出手,并保證會給蘇澤提供有利機會。

    蘇澤要是以殺人為目的,那很簡單,一根蠟燭(七心海棠)就可以解決問題。

    但這樣做,蘇澤有什么好處?

    蘇澤知道安隆已經練成天心蓮環,所以還是要生擒安隆,問出武功練法才是目的。

    思考之后,蘇澤認為還是一貫的做法,躲在暗處,跟蹤形勢的發展,做一個老陰比。不是,是做一個漁翁。

    最佳的伏擊地點,還是澡堂。

    安隆喜歡洗澡,一個人獨霸了一間浴室。

    十多名保鏢隨從分守在池旁和各個進出口,各個看上去都是武林高手。

    徐子陵、寇仲和澤岳三人來到浴室,澤岳就開始與安隆虛與委蛇。

    而蘇澤,無聲無息的在旁邊的浴室里,打開了一瓶“悲酥清風”。

    運使武道大宗師的功力,讓清風往安隆那里飄去。

    等到安隆和澤岳都倒地的時候,蘇澤笑瞇瞇的出現在安隆的浴室門口。

    門外是個供貴賓休息的小偏廳,設有兩組椅桌,安隆的手下占去其中之一,另外一組是戴著面具的宋仲、徐子陵。

    蘇澤十指齊發,隔空點穴。

    寇仲、徐子陵對視一眼,順勢躺倒,裝作被點了穴位。

    蘇澤淡淡一笑,看都不看雙龍一眼,就走進浴室。

    浴室中,也躺倒了安隆的十幾個手下。

    蘇澤不厭其煩的全都點了昏睡穴,包括澤岳。

    最后,蘇澤笑瞇瞇對安隆說:“安大老板,我想收集齊“天魔策”,你應該會幫助我的吧。”

    安隆就像一個被匪徒威脅的胖掌柜,他驚慌的說:“不要殺我,我有錢,有很多錢。”

    蘇澤點破道:“天蓮宗蓮主,邪王石之軒的追隨者,何必做這種兒女之態喃?”

    安隆不顫抖了,不驚慌了,他鎮定的問道:“你是誰?”

    “我是石之軒的女婿,說來還是一家人,我就不用更多介紹了吧?”蘇澤無比的自信。

    安隆聽到蘇澤這么說,就苦笑道:“賢侄,你就這樣給叔叔一個見面禮嗎?”

    “哈哈哈”蘇澤大笑:“我知道二派六道,各自的秘籍都是不能對外傳授的。”

    安隆苦笑:“賢侄,那你還要強人所難嗎?”

    蘇澤說道:“我可是替你殺掉了老對頭邊不負哦。你不該報答一下嗎?你看看我的眼睛”。

    安隆心智堅毅,卻不由自主的看向蘇澤。

    就見到蘇澤眼中,有無數星辰,又仿佛展現著宇宙的生滅,大道的奧秘。

    蘇澤輕柔如同春風一般:“叔叔,講講天心蓮環吧。”

    “好的”安隆乖乖的開口:

    “天心蓮環包括:1包藏禍芯、2雙蓮吐艷、3天道循環、4節外生枝、5風雨蓮天、6借花獻佛、7無間串蓮、8萬世流芳。

    配合身法:蓮步。

    天蓮宗的秘籍,是先天真氣里的異種,訣要在以心脈為主,認為心者君主之官,神明出焉,又心像尖圓,形如蓮蕊,中有異竅,唯上智之人有之,《天心蓮環》之名,由此而來。

    配以復雜無比的動、搖、進、退、搓、盤、彈、捻、循、捫、攝、按、爪、切十多種指法,通過兩手太陰、陽明、少陽、太陽、厥陰諸經,釋放出如蓮蕊狀的灼熱真氣,能把對手經脈灼傷破壤,陰損非常,在魔道中亦是只此一家,別無分號。”

    接下來,安隆詳細講解了天心連環以及蓮步的修煉方法。

    寇仲、徐子陵在外面聽得清清楚楚的。

    他們相顧駭然,沒有想到蘇澤比魔道老魔還要可怕。

    就憑借這種讓人開口說真話的方法,就可以為爭天下,做一份助力。

    寇仲打定主意,下次遇到蘇澤,一定要學會這種“移魂之法”。

    蘇澤把天蓮宗的功夫,都問完之后,并沒有留難安隆。

    他給安隆解了迷魂之法,然后又拿出一瓶臭臭的解藥給安隆嗅。

    同樣,也給澤岳和安隆的十幾個手下,解了“悲酥清風”。

    安隆心知有異,但并不知道天蓮宗的功夫都已經泄露出去了。

    他感知蘇澤體內的真氣,衡量了一下,知道翻臉不是上策。

    就拍拍圓鼓鼓的肚子,笑道:“賢侄,如今誤會已經解除,我們一起去喝一杯,可好?”

    蘇澤也笑著說道:“下次再陪叔叔喝酒,我還有事,先告辭了。”

    安隆是個商人,蘇澤放長線釣大魚,并沒有逼迫他為自己去收集信仰。

    但是也暗暗種下了“生死符”,先不讓“生死符”發作。

    等自己建立軍隊勢力時,卻需要安隆出錢出力了。

    而安隆對待石青璇的態度,也并不是表現出來的親熱。

    他一直謀取的:就是殺掉石青璇,讓石之軒的心境圓滿,練成“不死印法”。

    所以,蘇澤和安隆的這次會面,可以用“爾虞我詐”來概括。

    他走出門去,順手隔空發出指風,幫助所有人解穴。

    寇仲、徐子陵也裝模作樣的醒過來。

    蘇澤板著面孔,沒有同他們講話。

    就像陌生人一樣,忽視了他們。

    然后,蘇澤飄然而去,沒有傷害任何一個人。

    寇仲、徐子陵到處刷紅色標語,給榮鳳祥造謠。

    “榮鳳祥乃陰癸派妖人,不信可看他胸膛的太極妖印。”

    后面這一句,卻是師妃暄的提示。

    雙龍攪黃了百業行會,安隆倉皇出逃。

    寇仲、徐子陵不斷想暗殺安隆,均因不同因素沒成功。

    ----------------

    PS:終于可以看到本章說了。開心!

    看到很多人問蘇橦是誰?從哪里出來的?

    統一回復一下:蘇橦是蘇澤的親姐姐,在第二章里提到、第三章就已經出場了呀(陪伴在蘇沐旁邊)。

    這些書友看書一定是一目十行,過目既忘的。
pk10注册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