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61、天津橋(書號:219910

61、天津橋

作者:餅甜
    和氏璧的異氣透入徐子陵手心時,仍是冰寒澈骨,但倏又變成寒熱纏卷而行的氣流,像千萬頭頑皮可惡的鉆洞鼠般在徐子陵的體內亂竄亂闖,沒有一道經脈能得以幸免。最奇怪是明顯地那股寒流要比熱流強大多了。

    徐子陵知道這是決定生死成敗的一刻,心靈靜如井中之月,以意馭勁,把己身真氣化作螺旋異勁,像繞棍而上的長蛇般,纏往和氏璧貫入竅穴的寒氣。

    假若他不是曾有和寇仲偏于陰寒的真氣相互結合的豐富經驗,這一刻的反應定是設法把侵入體內的可怕寒氣全力驅出體外,而不會設法據之為己有。

    以跋鋒寒堅毅不移的意志,亦差點忍不住慘叫呻吟。

    全身氣血膨脹,經脈則似要爆炸開來般,那種痛苦超出了任何人能抵受的限度。

    經過徐子陵體內的和氏璧異氣,再輸出時自然而然以螺旋的方式催發,以倍數計地增強了放射性的破壞力。

    蘇澤也是收縮了全身的真氣于一點,使經脈內沒有點滴內力,完全讓和氏璧異氣在體內橫沖直撞的。

    因為這次加入了一個蘇澤,所以分擔了一部分異力。

    就像是一個攔河的湖泊,面積增大以后,水流得自然就和緩一些了。

    所以,蘇澤分擔了痛苦,也減慢了異氣的流速。

    這樣一來,大家雖然還是難受,但是沒有人吐血了。

    在徐子陵、跋鋒寒、蘇澤體內流過的寒流,一流到寇仲體內,卻是變成了熱流。

    剎那間,寇仲知道四個人的命運全操在自己手上。

    假若他任由異氣征服了他,那四人只會有全身經脈盡裂而死的下場。

    他必須把異氣反送回蘇澤體內,再由跋鋒寒輸回徐子陵處,最后讓徐子陵反贈給像魔神般可怕的和氏璧去,造成一個此來彼往的循環。

    最后方的寇仲不斷引發從天靈穴貫入的寒氣,盡力中和入體的熱流。

    四人的經脈這時已毫無阻隔的接連起來。蘇澤、跋鋒寒感到寒熱交纏的螺旋勁氣倒卷而回,但今次已沒有偏寒的感覺,而是恰到好處的寒熱平衡,有種令他說不出來的舒泰,顯然已大大減弱了它的傷害性。

    跋鋒寒本已認為不免一死,現在得此轉機,精神一振,借著來勢,先把氣勁引往丹田,再循經脈輸進徐子陵體內去。

    徐子陵本像結了冰的經脈立時和暖了少許,也就藉這些許差異,使他回復生機,忙以意行氣,右足涌泉穴火般灼熱,貫入體內去,同時把寒流物歸原主,反注往給他兩手緊握的和氏璧去。

    幸好脈分陰陽,和氏璧的寒氣從陽脈而來,送入跋鋒寒手心去。從跋鋒寒回來那寒熱卷纏的真勁,則從陰脈回輸到璧內。

    “叮,恭喜宿主,從跋鋒寒身上獲得一縷異氣,可以作為域外神秘異氣種子。可以帶回主世界,作用于宿主原身。”

    半個時辰后,四人一起身體一震,散了開來。

    跋鋒寒呻吟一聲,首先爬起來,發覺自己渾身濕透,汗珠色黑味腥,但身體卻舒泰輕松至極點。

    睜目一看,整個天地都不同了。

    山頭遠近的山林像變成另一個世界似的,不但色彩的層次和豐富度倍增,最動人處是一眼瞥去,便似能把握到每一片葉子在晨光中柔風下拂動的千姿百態。

    就連蘇澤也感覺到:每個竅穴,每道經脈,都脫胎換骨地變成有無可限量發展潛力的寶藏。

    跋鋒寒心中一動,問道:“和氏璧呢?“

    徐子陵苦笑著攤開雙掌,上面沾滿粉末狀的東西,只余下補角的小塊黃金,但也像被某種力量擠壓得變了形狀。

    幾人目瞪口呆的看著他掌上的殘余,不能相信的齊聲道:“這就是和氏璧?“

    名傳千古的異寶竟成了粉末?

    蘇澤微笑道:“和氏璧乃來自天外的神物,內中藏有可怕的神秘力量,但這力量現在已歸我們四人所有,不但擴充和強化了我們全身的經脈竅穴,還使我們能夠提取宇宙某種力量和精華。

    只要你們努力不懈,終有一天能超越其他所有人。因為和氏璧內的力量本身正是超越武功范籌的東西。”

    寇仲翻個白眼,說道:“蘇大哥,我們二清了。快把我娘還給我們。”

    “說得好像我綁架了你們的娘一樣,對大夫要尊重的,知道嗎?”蘇澤心情很好。

    他繼續說道:“下次,等你們拿到邪帝舍利了,我再來吧。”

    在徐子陵、寇仲瞠目結舌中,飄然而去。

    跋鋒寒苦笑:“他走得倒瀟灑,只留下我們頂缸。”

    果然,當他們三人回到洛陽城之后,遭遇的就是無窮的麻煩,無盡的追殺。

    各路人馬都找到他們,要求他們歸還和氏璧。

    ---------------

    子時終于來臨。

    天津橋上,一個修長優美,作文士打扮的人,正負手立在橋頂。

    一葉輕舟,剛好從橋下駛過。

    卻是師妃暄芳駕親臨。

    她背上掛著造型典雅的古劍,平添了她三分英凜之氣,亦似在提醒別人她具有天下無雙的劍術。

    師妃暄丹紅的唇角飄出一絲淡淡的笑意,檀口微啟輕輕的道:

    “妃暄離齋之后,從未與人動手,但今晚卻可能為了三個原因,不得不破此戒。”

    雙方談了半天,雞同鴨講,最后還是要動手決定勝負。

    在低武世界占據最高峰的劍氣,隔空攻敵,在這里已經是高手的標配。

    連師妃暄、婠婠都可以隨手施展的;更不用說散人寧道奇、奕劍大師傅采林和武尊畢玄這武學三大宗師了。

    進入先天之境的,更是有數十人之多。

    以心馭劍。

    師妃暄的劍法絕無成規,但每擊出一劍,都是針對對方的弱點,每一劍都有千錘百練之功,巧奪天地之造化。

    最厲害是她劍鋒發出的劍氣,有若瀉地的水銀般無隙不入,教人防不勝防。

    最終徐子陵敗北。

    但是婠婠卻殺了出來。

    素衣赤足的婠婠,像從最深邃的黑洞夢里鉆出來的幽靈般,突然偷襲師妃暄。

    在眨眼的功夫間,這兩位分別代表正邪兩道的杰出傳人,開始正面交鋒。

    有婠婠攪局,師妃暄終于退去。

    蘇澤沒有離開洛陽,但也沒有出手。他一直在觀察雙龍,也算是在保護他們吧。

    自吸取了和氏璧的異能后,雙龍最顯著的進境就是在提氣輕身方面,凌空換氣易如反掌。

    如今再想跟蹤他們,亦很不容易了。
pk10注册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