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54、飛馬牧場商秀珣(書號:219910

54、飛馬牧場商秀珣

作者:餅甜
    飛馬牧場所在的原野,牧草特別豐美,四面環山,圍出了十多方里的沃野,僅有東西兩條峽道可供進出。

    形勢險要,形成了牧場的天然屏護。

    峽道出口處設有一座城樓,樓前開鑿出寬三丈深五丈的坑道,橫互峽口,下面滿布尖刺,須吊橋通行,確有一夫當關,萬夫難渡之勢。

    蘇澤在峽道出口處下馬,求見莊主商秀珣,說是武林同道。

    因為他只有一個人,所以莊丁們沒有太過防備。

    一個中年壯漢,眇了一眼,臉容古拙,獨目仍是閃閃有神,自我介紹是牧場二執事柳宗道。

    專門出面接待了蘇澤。

    蘇澤笑問道:“商莊主不能見我嗎?”

    柳宗道回答:“蘇英雄在江湖上名聲不顯,所以我們可能有所怠慢。但請蘇英雄說明來歷目的之后,我自會稟報莊主的。”

    蘇澤點頭贊許:“也對,商莊主不可能什么人都見的。我這次來,是想找魯妙子前輩交流技藝的。至于商莊主,見與不見均可,只是今后,我卻需要自由進出牧場的權力。”

    魯妙子在飛馬牧場隱居之事,等閑人是不知道的。

    蘇澤卻一口說穿。

    柳宗道心中就有了衡量,當下不動聲色的對商秀珣回報了。

    商秀珣其實是非常痛恨魯妙子的。

    魯妙子和大隋開國中堅楊素關系莫逆,并幫助他設計了舉世聞名的楊公寶庫,在佛道兩派之間有口皆碑。

    早年與陰后祝玉妍結情仇後隱居於飛馬牧場,一生悔恨不已。

    魯妙子心裏愛的人就是陰葵派的掌門人陰后祝玉妍,但是最後他被祝玉妍暗算,受了她一掌,之後心灰意冷,便隱居到了飛馬牧場。

    在飛馬牧場他遇到了商秀珣的母親,飛馬牧場的場主商清雅,并且生下了女兒商秀珣。

    不過魯妙子心里愛的是祝玉妍,他最終還是辜負了商清雅,這也是為什麼商秀珣會恨他的原因。

    但父女血脈相連,商秀珣也是刀子嘴豆腐心的傳統好女孩。

    所以,她對魯妙子是一種愛恨交加的矛盾心理。

    現在蘇澤登門想拜訪魯妙子,商秀珣的第一反應是趕走蘇澤。

    再又一想,可以和魯妙子進行技藝交流的人,必定不是一般人。不可輕易得罪。

    于是吩咐:“請他進來,我親自接見一下。”

    場主商秀珣的起居處是飛鳥園,位于內堡正中,由三十余間各式房屋組成,四周圍有風火墻,是磚木結構的建筑組群。

    沿途園林美景層出不窮,遠近房屋高低有序,錯落于林木之間,雅俗得體。

    只看園內假山奇石的安排,臘梅、芭蕉、紫藤、桂花配置的巧妙,無不宛若一幅立體的圖畫豎立于窗前,令人玩味不盡,便知商秀珣的高明。

    蘇澤在廳中等了片刻,商秀珣就登場了。

    初次出場的商秀珣儀態萬千,烏黑漂亮的秀發像兩道小瀑布般傾瀉在她刀削似的香肩處,美得異乎尋常。

    一身武士的勁裝,淡雅的裝束更突出了她出眾的臉龐和曬得古銅色閃閃發亮的嬌嫩肌膚,散發著灼熱的青春和令人驚艷的健康氣息。

    在這個時代,能夠見到一個古銅色皮膚的陽光美女,真是讓人驚喜的。

    她那對美眸深邃難測,濃密的眼睫毛更為她這雙像蕩漾著最香最醇的仙釀的鳳目,增添了她的神秘感。

    商秀珣落落大方的擺手:“蘇兄請坐,看茶。”

    蘇澤笑瞇瞇的坐下,甜甜的說道:“沒有想到,商場主如此年輕,又如此漂亮。真是得天獨厚呀。”

    商秀珣微微皺了下眉頭,似乎沒有遇到過蘇澤這樣當面夸獎、厚顏無恥的男人。

    她鄭重的說:“不知道蘇兄從哪里聽說魯妙子前輩隱居在飛馬牧場的?”

    蘇澤哈哈大笑道:“不要叫前輩,他畢竟是你的父親。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所學之廣,可能僅次于你父親的哦。”

    商秀珣更加不喜,就想送客。

    蘇澤卻察言觀色,主動說道:“我家鄉有很多小吃,都是這里沒有出現過的。我可以帶一些來給商莊主品嘗。”

    小吃貨商秀珣這才有了一點興趣,她那會說話的大眼睛閃閃發亮:“蘇兄,都是一些什么小吃喃?”

    “大致上可以分為甜和咸二類,如果是糕點,還可以分為八個大類,油酥類、混糖類、漿皮類、爐糕類、蒸糕類、酥皮類、油炸類、其它類。”

    蘇澤侃侃而談:“如果按地區分類有12個流派:京派、津派、蘇派、廣派、潮派、寧派、滬派、川派、揚派、滇派、閩派、西點。”

    商秀珣聽得口水都快流出來了,她小臉紅紅的說:“蘇兄都可以拿給我品嘗嗎?”

    “一次是拿不齊全的,不過我會經常來拜訪魯妙子前輩的,每次我都可以給你帶上幾種糕點的。”

    商秀珣這才回魂過來,原來是空口承諾呀。

    她矜持的說:“那我就等待蘇兄的糕點啦”。

    --------------------

    好歹算是過了商秀珣這一關,蘇澤就被領到后山,見到了魯妙子。

    魯妙子鵝冠博帶,面容古奇,巍若松柏;穿的是寬大的長袍,使他有種令人高山仰止的氣勢。

    蘇澤自來熟的拱手為禮:“前輩,后生晚輩蘇澤有禮了。”

    “不要客氣”魯妙子柔聲說道:“貴客來臨,我是萬分高興的。”

    看來這個老頭太寂寞了。

    明面上,老頭和商秀珣的約定是要呆在后山,不能出來散步的。

    但實際上,魯妙子也經常去江湖上游蕩的。

    魯妙子熱情歡迎蘇澤,也說明老頭有識人之能,一眼就能夠看出蘇澤的不平凡。

    這點也正常,魯妙子也很精通相術的。

    魯妙子繼續柔聲道:“小兄弟請坐下,嘗嘗老夫釀的六果液。”

    蘇澤這才發覺桌上放著酒杯子等酒具,酒香四溢。

    在兩盞掛垂下來的宮燈映照下,除桌椅外只有幾件必需的家具,均為酸枝木所制,氣派古雅高貴。

    蘇澤毫不客氣的坐下,自己動手,斟滿了二杯,見老人仍毫無動靜,自己拿起一杯,慢慢品味。

    果釀入喉,酒味醇厚,柔和清爽,最難得是香味濃郁協調,令人回味綿長。
pk10注册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