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51、去東平郡(書號:219910

51、去東平郡

作者:餅甜
    石青璇學完紙質版的古曲之后,還想學習《碧海潮生曲》和《笑傲江湖曲》。

    這二個是蘇澤直接吹奏的,所以沒有譜子。

    蘇澤就說:“這二個是武功來著,沒有秘法,可能你學不會的。但是我可以再吹上二遍,青璇如有疑問,我可以解答一下。”

    雖然這么說,但以石青璇的天分,一遍就可以讓她記住音調曲譜了。

    至于如何運氣,如何進行音攻的武學部分,本來石青璇就不想學習的。

    不死印法、魔幻身法;還有岳山的傳承,換日大法和四十九路霸刀,蘇澤當天夜里就交給傅君婥拿好,然后再伸出咸豬手,給掠奪回來。

    走了一遍形式,是為了可以在系統中,長期保留。

    蘇澤在石青璇的幽林小筑,足足呆了一個月。

    每天二人探討古曲,說起古簫、古錚,蘇澤都精通的。

    在二者探討、演奏的過程中,蘇澤也把石青璇的一身所學,都掠奪了一份。

    石青璇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知音,真的異常興奮。

    雖然蘇澤把古樂比作垃圾,但石青璇卻認為蘇澤學究天人,無所不精、無所不會,難免小瞧音樂之道。

    為了幫蘇澤扭轉思維,不辜負蘇澤的音樂天才。石青璇每天都會吹奏長簫,期待感化蘇澤。

    效果非常好,蘇澤每次都目不轉睛的看著石青璇。

    直到有一天,蘇澤親手摘下石青璇的假鼻子;而石青璇竟然沒有反對,甚至竊喜。

    蘇澤就知道石青璇,愛上自己了。

    現在已經是不可能再讓給徐子陵了。

    這一天,石青璇主動對蘇澤說:“蘇郎,我母親答應過要為東平郡王通演奏一曲。我需要完成母親的承諾,所以我要去東平郡一趟。”

    蘇澤毫不遲疑的說:“我陪你一起去”。

    傅君婥幽怨的說:“蘇大公子,有了紅粉知己,就不需要我這個侍女相伴了吧?”

    掠奪點很多,蘇澤已經返回了陽神世界二次。

    給傅君婥、石青璇帶回更多的陽神世界產品,讓她們生活更加舒適。

    比如冠軍侯研制的玻璃,蘇澤也重金購買了一些酒杯,玻璃珠什么的帶了過來。

    傅君婥其實已經喜歡上了跟在蘇澤身邊的感覺,自己不想走了。

    所以蘇澤笑瞇瞇的看著傅君婥:“我們這次同去,你可以見到那二個鬼小子,還可以見到你的親妹妹。但是你不能當眾現身,我可不想把楊公寶庫的這筆賬,背到自己身上。”

    看到傅君婥躍躍欲試的目光,蘇澤又說道:“無窮的追殺,才是二個混小子成長的動力和機緣;若沒有這些挑戰和壓力,終其一生,恐怕都難以上窺武道的至境。如果你想現身吸引火力,那我就把楊公寶庫就在京都躍馬橋的消息傳遍天下。”

    傅君婥撇了蘇澤一眼:“你不想爭霸天下嗎?你不想獲得楊公寶庫的龐大財富嗎?”

    “我真的不想”蘇澤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樣:“這些都是身外之物,我只想追求長生大道。”

    “蘇郎,我和你一同尋求。”石青璇真不愧是邪王石之軒的女兒,敢愛敢恨,什么話都敢說出來的。

    蘇澤動情的拉住石青璇的手,兩人眉目傳情,此時無聲勝有聲。

    傅君婥心中突然感到酸楚,轉身離去。

    蘇澤卻道:“燒水,洗澡,明天我們一起出發。”

    “好的”傅君婥不由自主的竟然回應了一聲。

    這次出門,因為有三個人,所以換了一輛更大的馬車,馬匹也增加了幾匹。

    馬車是石青璇提供的,車夫也是石青璇提供的。

    看著中年車夫老莫那魁梧的身軀,再聽石青璇叫他莫大叔。

    蘇澤就明白:這就是石青璇隱藏勢力中的人馬。

    只是不知道,是石青璇父親邪王石之軒,還是她母親碧秀心留下的勢力。

    看到蘇澤疑惑的目光,石青璇很坦然的解釋:這是霸刀岳山留下的舊部。

    蘇澤有點釋然,今時今日,反而是岳山的勢力,才可以被石青璇完全掌控的。

    朝辭白帝彩云間,千里江陵一日還。

    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

    這一路上,又是馬車又是船的,古時候的路真的難行。

    一路上遇到的小毛賊,都被車夫老莫給打發了。

    蘇澤也享受到手底下有人的便利了,他只管在馬車中和石青璇討論音樂就可以了。

    在東平郡,自從王通邀請石青璇的消息傳出去后,越來越多的江湖人往這里趕,只為一睹石青璇的絕世風采。

    一代大儒王通,曾是大隋的高官,一生不羈,學識淵博,當今天下也只有他才能邀請得到一代奇女子石青璇,算得上以藝會友,天涯共知音。

    王通除了是當世大儒,還是一代武林高手。所以武林豪俠來了很多。

    寇仲、徐子陵混進來之后,卻遇到了女扮男裝的東溟派小公主單婉晶,還有鷹揚派沈乃堂、沈無雙。

    不是冤家不聚頭,寇仲、徐子陵又要開始逃亡了。

    有王通出面,排解了糾紛,大家都以為宴席又要歸于平靜的時候。“跋鋒寒”閃亮登場。

    一出場,就聲勢奪人。

    兩個把門大漢凌空仰跌進來,蓬蓬兩聲跌個四腳朝天。

    一男一女悠然現身入門處。

    男的高挺英偉,輪廓分明,完美得像個大理石雕像,皮膚更是比女孩子更白皙嫩滑,卻絲毫沒有娘娘腔的感覺。

    反而因其凌厲的眼神,使他深具男性霸道強橫的魅力。

    那女的樣貌也不類中土人士,卻明顯不是與男的同一種族,但無論面貌身材,眉目皮膚,都美得教人抨然心動。

    只是神情卻冷若冰霜,而那韻味風姿,卻半分都不輸于單琬晶、李秀寧那種級數的絕色美人。

    這就是跋鋒寒和傅君瑜了。

    ‘黃山逸民’歐陽希夷與跋鋒寒打得難分難解,刀光四射,劍氣橫空。

    劍芒刀勢,籠罩著方圓三丈處,圍觀者都下意識地想盡量退離這令人驚心動魄的戰場。

    大唐世界,不愧為高武世界。

    就算歐陽希夷與跋鋒寒,這二個目前最多算二流高手、不入宗師的人,也可以真氣外放,發出劍芒刀勢的。

    此時,石青璇于莊外,開始吹簫。以絕世簫藝化解了一場惡斗。

    簫音一起,全場化為一團祥和,余音繞梁,聞者動容,但大家仍無法一睹石青璇容貌。

    只聽一縷甜美清柔得沒有任何言語可以形喻的女聲傳入大廳道:“相見爭如不見,青旋奉娘遺命,特來為兩位世伯吹奏一曲,此事既了,青旋去也。”

    -----------------

    PS:本書在起點首發,其他平臺的評論、打賞可能不會及時回應,請見諒。感謝QQ閱讀的書友們打賞。
pk10注册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