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50、垃圾換垃圾(書號:219910

50、垃圾換垃圾

作者:餅甜
    石青璇拿出清茶待客,傅君婥也有一杯。

    傅君婥摘下面紗,石青璇吃了一驚,因為傅君婥很美貌,而且有點異域的感覺。

    于是石青璇就問道:“請問姑娘是?”。

    傅君婥不敢回答,委委屈屈的看著蘇澤。

    蘇澤淡定的說:“傅君婥,江湖人稱羅剎女。”

    石青璇雖然隱居,但她有著豐富的情報來源的。

    所以她當然知道羅剎女。

    當下感慨道:“人人都說羅剎女已經死亡,視線都放在二個小鬼身上。沒有想到你們竟然瞞天過海。”

    蘇澤喝了一口清茶,微微笑道:“那倒也不是”。

    傅君婥故意讓眼圈一紅,無限委屈的說:“我死倒是真死了,可是蘇大公子法力無邊,為了讓我做侍女,又把我給救活了。”

    蘇澤不想破壞自己在石青璇心中的美好形象,急忙補救:“侍女可以和主人一起坐著喝茶嗎?我留你在身邊,是不想讓你破壞中原武林的團結。”

    傅君婥冷哼一聲:“我那苦命的二個干兒子,各路義軍全都你爭我奪,哪里看到團結了?”

    沒有存在感的石青璇,只好插言:“賢伉儷情深義重,結伴同游江湖,真是讓人羨慕。”

    “不是的”蘇澤發現越描越黑了,索性不再提和傅君婥的關系。

    他說:“我有幾個家鄉的小玩具,請石姑娘賞玩一下”。

    他從身邊的小箱子里面,摸出一堆東西。

    都是前面二個世界掠奪到后,存在系統空間里面的奇珍異寶、稀罕東西。

    石青璇見多識廣,卻從來沒有見過這些東西。

    單從手藝上看,精致非常,實在是人工做不出來的。

    而且可以發光,那簡直就是法寶了。

    傅君婥也被吸引過來,一邊玩賞一邊說:“我從來沒有見你拿出來過,果然侍女命苦啊。”

    這么一說,石青璇就不好意思收下了。只得忍痛拒絕。

    蘇澤就說:“在我們那里,這些小東西不值一錢的。回頭我就給傅君婥準備一份。青璇,你再聽聽這個。”

    原來,蘇澤在幾個世界中,收集了上百首古風樂曲。

    有的簫曲,蘇澤干脆直接吹上了。

    梅花三弄,傲骨錚錚,高雅脫俗;春江花月夜,以柔婉的旋律,安寧的情調,描繪出人間的良辰美景。

    十大古代名曲分別為《高山流水》、《廣陵散》、《平沙落雁》、《梅花三弄》、《十面埋伏》、《夕陽簫鼓》、《漁樵問答》、《胡笳十八拍》、《漢宮秋月》和《陽春白雪》。

    蘇澤也不管是否和本世界的古曲重合,一股腦的全都拿出來了。

    石青璇陶醉了。

    她一言不發的聽了一個時辰,傅君婥也靜靜的陪坐了一個時辰。

    當樂曲全部吹完后,石青璇站起來,對蘇澤行了一個大禮,長躬到地。

    蘇澤唬了一跳,雙手虛扶:“石姑娘,當不得你的大禮。”

    “蘇兄不辭辛勞,找來如此多的古曲。青璇感恩在心。”石青璇堅決行禮完畢。

    比起石青璇熱愛的音樂來說,蘇澤最早拿出來的奇珍異寶果然就是小玩具了。

    聽也聽了,石青璇靈感勃發,卻并沒有拋開蘇澤去創作。

    她美麗的眼睛閃爍著光芒:“蘇兄不遠千里來尋找小女子,又拿出如此多的貴重禮品,不是想讓小女子高攀吧?”

    蘇澤看著石青璇美麗的面孔,不由得有點口吃:“石,石姑娘如果愿意下嫁,我當然也是求之不得的。”

    石青璇抿嘴一笑:“蘇兄還是說出明確目的吧,看小女子能否幫忙。”

    蘇澤咳了一聲,就勢說道:“就像石姑娘喜歡古樂一樣,我喜歡收集天下的武功。”

    石青璇了然的點頭:“我這里,有幾門武功,不過我不太喜歡。你想要就可以看看的。”

    蘇澤大笑:“石姑娘眼里的垃圾可是武林中人打破頭都要爭取的頂尖功法。就像我收集的古樂,我也沒有覺得他們有多么珍貴,所以我們垃圾換垃圾,我就在這里觀看幾天,絕不帶走的。”

    石青璇拿出了不死印法和魔幻身法;還有岳山的傳承,分為換日大法和四十九路霸刀兩卷。

    她指著不死印法和魔幻身法說:“這二門功法,是家父的家傳功夫。蘇兄可以隨便看的。”

    又指著換日大法和四十九路霸刀說:“這二門功夫,是岳山前輩的傳承,蘇兄如果要學的話,需要接下岳山前輩的因果才可以。”

    蘇澤深深的看了石青璇一眼,問道:“是什么因果?”

    于是石青璇就輕聲慢語的講述了:

    岳山外號“霸刀”,在宋缺之前有天下第一用刀高手之稱,老輩邪道高人。

    岳山年紀及長,名聲尤大,魔教滅情道傳人天君席應出道之時,岳山已是成名高手,席應因本門和岳山的一些小怨登門挑戰,以一招之差落敗,含恨之下竟趁岳山不在以兇殘手段殺盡岳山家人,結下血海深仇。

    四十年前,二十歲的刀道天才宋缺橫空出世,以弱冠之齡擊敗岳山,一戰成名,岳山負重傷,往蜀中幽林小筑向碧秀心求醫,從此長伴碧秀心隱居于此,修煉得自天竺異人的《換日大法》,以期治療傷勢,一雪前恥。

    在此之前七年左右去世。其間留下遺卷,記載有自己生平與一些無法忘懷的人。

    所謂因果,就是要假扮岳山,殺死席應,擊敗宋缺。

    蘇澤笑道:“席應,宋缺,雖然天下人認為他們是頂尖高手,我殺他們卻猶如殺雞。”

    好像蘇澤在說大話,石青璇卻莫名其妙的就相信了。

    蘇澤又說:“但假扮岳山的因果,卻不應該在我身上,幾年后,有人會再來這里,接受岳山的一切的。”

    因為蘇澤拿出來的“小玩具”和幾十首古樂,都不是這個人間所能夠有的東西。

    所以石青璇竟然也相信蘇澤的預知能力。

    她準備收起岳山的換日大法和四十九路霸刀。

    蘇澤卻制止道:“岳山的功夫,且讓我看幾個時辰;幾年后來的年輕人,是我的干兒子,我還是有資格沾光看看的。”

    石青璇莫名其妙,傅君婥卻滿面通紅的恨恨的剜了蘇澤一眼。

    然后,他靜靜的開始觀看四種功法。

    蘇澤現在已經知道:只要他完完整整的看過一遍,只要回想起開頭,系統就可以提取他的記憶,記錄完整的功法。并不需要蘇澤自己背誦下來。

    當然,看完之后,蘇澤還是要思考一番的。
pk10注册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