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40、降龍十八掌(書號:219910

40、降龍十八掌

作者:餅甜
    四人結伴,行走了十幾日。

    每天都是黃蓉和穆念慈整頓吃食,二女感情越發的好。

    蘇澤對黃蓉的做菜手藝羨慕不已,竟然提出要和黃蓉比賽廚藝。

    黃蓉含笑答應了。

    蘇澤會做什么菜喃?

    回鍋肉,剁椒魚頭,拍黃瓜。

    黃蓉只是隨手做了一個小炒肉。

    穆念慈和郭靖品嘗之后,一致判定黃蓉獲勝。

    失敗的蘇澤,也開心的滿面笑容。

    為什么喃?

    “叮,恭喜宿主,您和黃蓉比試廚藝,觸發掠奪效果,成功獲得黃蓉全部廚藝!”

    “系統啊,我一直有個疑問,你到底是掠奪還是復制啊?”蘇澤提出了個問題。

    “有形的東西,是掠奪;無形的經驗、技能、功法是復制。比如黃蓉的廚藝,宿主掠奪后,黃蓉自己仍然會。”

    “哦,明白了。系統你以后用詞準確些,遇到功法、經驗類的,干脆直接說復制好了。”

    “好的喃。其實復制也沒有經過原主人的同意,區別只是強盜和小偷的差別。”

    “嗯,下次我一定要找一個只做好人好事的系統。天天五講四美三熱愛。”

    “不能人人滿意,給老太太讓座也會被打,嫌讓座慢了的。”

    “打住,打住,你怎么又變成了吐槽系統,這種也不是收集正能量的系統哦。”

    這一天,黃蓉用鋼刺剖了公雞肚子,將內臟洗剝干凈,卻不拔毛,用水和了一團泥裹住雞外,生火烤了起來。

    烤得一會,泥中透出甜香,待得濕泥干透,剝去干泥,雞毛隨泥而落,雞肉白嫩,濃香撲鼻。

    黃蓉正要將雞撕開,身后忽然有人說道:“撕作五份,雞屁股給我。”

    四人都吃了一驚,怎地背后有人掩來,竟然毫無知覺,急忙回頭,只見說話的是個中年乞丐。

    這人一張長方臉,頦下微須,粗手大腳,身上衣服東一塊西一塊的打滿了補釘,卻洗得干干凈凈,手里拿著一根綠竹杖,瑩碧如玉,背上負著個朱紅漆的大葫蘆,臉上一副饞涎欲滴的模樣,神情猴急,似乎若不將雞屁股給他,就要伸手搶奪了。

    主角光環實在厲害,即使換了線路,也能夠遇上九指神丐。

    黃蓉心里暗笑,當下撕下半只,果然連著雞屁股一起給了他。

    穆念慈卻認得這是教過她三天武功的高人,趕緊過來相見。

    蘇澤卻笑瞇瞇的看著黃蓉給洪七公下套,要做幾樣拿手小菜,請洪七公品題品題。

    黃蓉做出了‘玉笛誰家聽落梅’和‘好逑湯’。

    看到洪七公吃得香甜,蘇澤有點后悔自己“扮豬吃老虎”了。

    如果以高人形象出場,是不是也能夠享受洪七公的待遇?

    但又一想:那自己就得教別人武功,而不是學習別人的武功了。

    不由得有點氣餒。

    洪七公摸摸肚子,說道:“你們幾個娃娃都會武藝,我老早瞧出來啦。女娃娃花盡心機,整了這樣好的菜給我吃,定是不安好心,叫我非教你們幾手不可。好罷,吃了這樣好東西,不教幾手也真說不過去。來來來,跟我走。”

    負了葫蘆,提了竹杖,起身便走。

    郭靖和黃蓉跟著他來到鎮外一座松林之中。

    蘇澤和穆姑娘卻沒有被叫去,還是主角無敵呀。

    洪七公教了郭靖一招‘亢龍有悔’。

    只見他左腿微屈,右臂內彎,右掌劃了個圓圈,呼的一聲,向外推去,手掌掃到面前一棵松樹,喀喇一響,松樹應手斷折。

    當下把姿式演了兩遍,又把內勁外放之法、發招收勢之道,仔仔細細解釋了一通。

    雖只教得一招,卻也費了一個多時辰功夫。

    此時蘇澤在松林之外,卻把‘亢龍有悔’這一招看得清清楚楚,聽得明明白白。

    只聽洪七公說道:“這一招叫作‘亢龍有悔’,掌法的精要不在‘亢’字而在‘悔”字。

    倘若只求剛猛狠辣,亢奮凌厲,只要有幾百斤蠻力,誰都會使了。這招又怎能教黃藥師佩服?

    ‘亢龍有悔,盈不可久’,因此有發必須有收。打出去的力道有十分,留在自身的力道卻還有二十分。

    哪一天你領會到了這‘悔’的味道,這一招就算是學會了三成。

    好比陳年美酒,上口不辣,后勁卻是醇厚無比,那便在于這個‘悔’字。”

    黃蓉手提食盒,又給他們送去了一碗熏田雞腿,一只八寶肥鴨,還有一堆雪白的銀絲卷。

    換得洪七公教她一套‘逍遙游’的拳法。

    黃蓉心中默默暗記,等洪七公一套拳法使畢,她已會了一半。

    再經他點撥教導之后,不到兩個時辰,一套六六三十六招的“逍遙游”已全數學會。

    最后她與洪七公同時發招,兩人并肩而立,一個左起,一個右始,回旋往復,真似一只玉燕、一只大鷹翩翩飛舞一般。

    三十六招使完,兩人同時落地,相視而笑,郭靖大聲叫好。

    蘇澤這時候,也學會了‘逍遙游’的拳法。

    他知道:接下來黃蓉會挖空心思,每頓不重樣的做出各種佳肴。

    洪七公無法舍之而去,日復一日,一月之內竟然傳授了十五招之多。

    但是,楊鐵心夫婦的棺木不可久放。

    所以,蘇澤、穆念慈主動向郭靖、黃蓉告別而去。

    蘇澤現在內力不濟,無法與洪七公比武討教。

    他也曾經設法和洪七公握手,可惜只是獲得了氣血值10點。

    干脆就分出幾個念頭,留了下來,旁觀郭靖學武。

    話說,自己攪黃了楊康和穆念慈的冤孽,楊過還會出生嗎?

    再一想,神雕俠侶世界是個單獨閉環的平行世界,自己去到那個世界,或許那個世界的郭靖、黃蓉都不認識自己的。

    一路上,蘇澤更加深化的指導穆念慈的武學。

    ‘逍遙游’的拳法,穆念慈也學過三天。

    蘇澤則趁機夾帶一些私貨在里面。

    名曰指導‘逍遙游’的拳法,其實把自己武學大宗師的理解都融入其中,講給穆念慈聽。

    蘇澤想想,自己還有“金雁功”的輕功身法沒有和穆念慈說過。

    所以又特意把這個輕功身法教給穆念慈。

    穆念慈足登小靴,身上穿孝,鬢邊插了一朵白絨花,臉容比上次初見時已大為清減,但一副楚楚可憐的神態,似乎更見俏麗。

    蘇澤越看越喜歡,干脆又把天龍世界中的小無相功教給了穆念慈。

    這一路上,二人如膠似漆,感情飛速發展。

    牛家村已經沒落,村中盡是斷垣殘壁,甚為破敗。

    二人把楊鐵心夫婦的棺木安葬之后,選了一個還算齊整的房子,暫時住下來。

    蘇澤放棄了小黃蓉做的無數美食,卻不想再放棄牛家村的機緣。

    他來到村東頭,一個挑出破酒簾,似是酒店模樣的房子內。

    讓穆念慈把傻姑帶到自己家里去吃飯,蘇澤就在店里尋找著。

    只見櫥板上擱著七八只破爛青花碗,蘇澤伸手去拿最后一只碗,果然異樣。

    凝目細瞧,碗上生著厚厚一層焦銹,這碗竟是鐵鑄的。

    向左旋轉,鐵碗全無動靜,向右旋轉時,卻覺有些松動,當下手上加勁,碗隨手轉,忽聽得喀喇喇一聲響,櫥壁向兩旁分開,露出黑黝黝的一個洞來。

    等到良久之后,臭氣散去,蘇澤才點燃火把,跳入洞內。

    地上的二具骸骨,石彥明的身份金牌,曲靈風的鐵八卦一概不動。

    這些留給女諸葛黃蓉去斷案。

    鐵箱里面的珠寶卻不能放過。什么玉帶環,犀皮盒,瑪瑙杯,翡翠盤,全部收下。

    夾層內的銅綠斑斕的古物,什么龍文鼎、商彝、周盤、周敦、周舉罍等物;吳道子畫的一幅“送子天王圖”,韓干畫的“牧馬圖”,南唐李后主繪的“林泉渡水人物”。宋徽宗的書法和丹青,畫院待詔梁楷的兩幅潑墨減筆人物,統統收下。

    蘇澤翻了翻,找出一副鐵掌山的圖畫。

    又從外面拿來一塊木板,把圖畫放在木板上。

    這幅圖畫,卻是武穆遺書的線索,所蘇澤以楚雄留給了郭靖黃蓉。

    放木板上,則是怕地上潮濕,圖畫損壞。

    剩下的寶物,連同鐵箱,蘇澤都收起了。

    而在這個密室里面木板上,蘇澤還留下一封書信,大意是:

    曲靈風很有孝心,從大內偷盜了許許多多珠寶書畫,青銅器皿。

    恰好自己先發現了,就拿去救濟貧民了(特意說明:自己很窮,三代貧農。)

    為讓曲靈風這片孝心上達黃藥師,特此留書,幫助曲靈風解說一下。

    地上那副畫,是武穆遺書的線索,在鐵掌峰上,請郭兄弟專心記憶。

    簽名是:蘇澤。

    這是為了敢作敢當。

    ------------

    PS:感謝大家投的推薦票,數據增長得很漂亮。
pk10注册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