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28、北冥真氣(書號:219910

28、北冥真氣

作者:餅甜
    蘇澤又回到天龍世界,小鏡湖畔。

    因為阿朱很堅決的說:“相公去哪里,我就去哪里,我不要分開。”

    所以蘇澤無奈,只好帶著阿朱,直奔縹緲峰而去。

    當虛竹救下天山童姥的時候,蘇澤阿朱就開始一路跟在他們身后。

    為了獲得掠奪點,蘇澤甚至幫助虛竹斷后,把追兵虐待了一百遍啊一百遍。

    收獲很豐厚,雜七雜八的,奇奇怪怪的武學一大堆。

    氣血點,精神點也收割了上千點。

    為了養豬,不把追兵嚇跑,蘇澤很細致的使用自己的武功,剛好讓追兵氣憤,怒火沖天,卻不會產生恐懼的程度。

    天山童姥,30年一輪回,返老還童,現在的內力只相當于7、8歲女童的身手;虛竹又經驗不足,二人都無法發現蘇澤。

    蘇澤現在功夫增長得很厲害,已經是換血期將滿,快要成為武圣了。

    他已經達到了武學大宗師圓滿的程度,所以他現在已經初步有了眼竅、耳竅的神異。

    遠在500米外,他能夠明明白白的聽清楚天山童姥對虛竹的指點。

    而當天山童姥和虛竹停留下來時,蘇澤甚至可以把一部分念頭神魂出竅,日游到他們身邊。

    在這個世界,沒有任何人能夠看見神魂的。

    只聽天山童姥說道:“你將丹田中的真氣,先運到肩頭巨骨穴,再送到手肘天井穴,然后送到手腕陽池穴,在陽豁、陽谷、陽池三穴中連轉三轉,然后運到無名指關沖穴。”

    一面說,一面伸指摸向虛竹身上穴道。

    她知虛竹連身上的穴道部位也分不清楚,單提經穴之名,定然令他茫然無措,非親手指點不可。

    虛竹自得無崖子傳功后,真氣在體內游走,要到何處便何處,根本沒有絲毫窒滯,聽那女童這般說,便依言運氣,只聽得錚錚兩聲,松樹又晃了一晃,說道:“運好了!”

    那女童又說道:“你摘下一枚松球,對準那矮胖子的腦袋也好,心口也好,以無名指運真力彈出去!”

    虛竹道:“是!”

    摘下一枚松球,扣在無名指上。

    女童叫道:“彈下去!”

    虛竹右手大拇指一松,無名指上的松球便彈了下去。只聽得呼的一聲響,松球激射而出,勢道威猛無儔。

    虛竹反復練習準頭之后,又輕又軟的松球竟然可以打破堅硬的人類腦殼,直接打死了幾個追兵。

    蘇澤聽得又驚又喜,他的北冥神功是自學的,一向只用來吸人內力。

    沒有想到北冥真氣還有如此妙用。

    接下來,天山童姥繼續傳授虛竹,把北冥真氣用作輕功的方法。

    虛竹一運真氣,說也奇怪,烏老大的身子登時輕了,提著那女童竟是直如無物,一縱便上了高樹。

    跟著又以女童所授之法一步跨出,從這株樹跨到丈許外的另一株樹上,便似在平地跨步一般。

    天山童姥還教授了虛竹點穴、解穴之法,也讓蘇澤大開眼界。

    有師傅教,和自己摸索,真的差別很大呀。

    蘇澤的進步,簡直是肉眼可見的。

    就像烏老大說的那樣:

    “這……這北冥真氣,是你今天才教他的,居然已如此厲害。縹緲峰靈鷲宮的武功,當真深如大海。”

    現在的蘇澤,其實和虛竹是一樣的。身負百年的內力,卻不懂得運用之法。

    天山童姥將精微奧妙的武功傳給虛竹的過程,也等于在傳授給蘇澤了。

    “你好比是個大財主的子弟,祖宗傳下來萬貫家財,底子豐厚之極,不用再去積貯財貨,只要學會花錢的法門就是了。花錢容易聚財難,你練一個月便有小成,練到兩個月后,勉強可以和我的大對頭較量了。你先記住這口訣,第一句話是‘法天順自然’……”

    童姥待烏老大走遠,便即傳授口訣,教虛竹運用體內真氣之法。

    她與無崖子是同門師姊弟,一脈相傳,武功的路子完全一般。虛竹依法修習,進展甚速。

    幾日后,李秋水找到了天山童姥,爭斗中,削掉了天山童姥的左大腿。

    蘇澤在幾千米外,和阿朱潛伏著。

    他卻是心硬如鐵,一點上前解救的意思都沒有。

    顯然,蘇澤把這些人都當做NPC了,一點都莫得感情。

    童姥為求自保,進入了西夏地盤。

    童姥笑道:“西夏是這賤人橫行無忌的地方,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咱們偏偏闖進她的根本重地之中,叫她死也猜想不到。她在四下里拚命搜尋,怎料想得到我卻在她的巢穴之中安靜修練?哈哈,哈哈!”說著得意之極。

    在這時,童姥開始教授虛竹新的武功了。

    她說道:“我叫你犯險,自然有好東西酬謝于你,決不會叫你白辛苦一場。現下我教你三路掌法,三路擒拿法,這六路功夫,合起來叫做‘天山折梅手’。”

    蘇澤知道‘天山折梅手’“天山六陽掌”是‘生死符’的基礎,當下更加集中注意力偷學。

    童姥將“天山折梅手”第一路的掌法口訣傳授了虛竹。

    童姥道:“你背負著我,向西疾奔,口中大聲念誦這套口訣。”

    原來這首歌訣的字句與聲韻呼吸之理全然相反,平心靜氣的念誦已是不易出口,奔跑之際,更加難以出聲,念誦這套歌訣,其實是調勻真氣的法門。

    童姥練功已畢,命虛竹負起,要他再誦歌訣,順背已畢,再要他倒背。

    虛竹背誦歌訣之時,在許多難關上都迅速通過,倒背時尤其顯得流暢,童姥猛地里想起,那定是修習了“小無相功”之故。

    好在蘇澤也修煉成了“小無相功”,等虛竹將六路“天山折梅手”的口訣都背得滾瓜爛熟時,他也默詠成功。

    這“天山折梅手”雖然只有六路,但包含了逍遙派武學的精義,掌法和擒拿手之中,含蘊有劍法、刀法、鞭法、槍法、抓法、斧法等等諸般兵刃的絕招,變法繁復,虛竹一時也學不了那許多。

    童姥道:“我這‘天山折梅手’是永遠學不全的,將來你內功越高,見識越多,天下任何招數武功,都能自行化在這‘六路折梅手’之中。好在你已學會了口訣,以后學到什么程度,全憑你自己了。”
pk10注册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