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23、救治阿朱(書號:219910

23、救治阿朱

作者:餅甜
    玄慈、玄難、玄寂三僧,蘇澤、蕭峰,這五個人都是當世的一流高手。

    他們之間的爭斗,即使是掌力的余風,也把阿朱給打傷了。

    幸好蘇澤事先做了心理準備,可以從系統那里兌換傷藥。

    阿朱呼吸若有若無,無法喂藥。

    蘇澤就伸出右掌,抵在她后心,自己丹田中真氣鼓蕩,自腹至臂,自臂及掌,把小無相功的內力傳入了阿朱體內。

    如果是段譽,可能就是吸干阿朱的內力,壓根無法輸送的。

    過不多時,阿朱脈搏漸強,呼吸也順暢起來。

    她迷迷糊糊之中,聽得蘇澤叫她“阿朱姑娘”,想要答應,又想解釋為什么混入少林寺中,但半點力氣也無,連舌頭也不聽使喚,竟然“嗯”的一聲也答應不出。

    蘇澤說道:“阿朱姑娘,我抱你到鎮上去治傷。”

    阿朱道:“我懷里有傷藥。”

    說著右手動了動,卻無力氣伸入懷中。

    蘇澤伸手將她懷中物事都取了出來,除了有些碎銀,見有一個金鎖片打造得十分精致,鎖片上飧著兩行小字:“天上星,亮晶晶,永燦爛,長安寧”。

    此外有只小小的白玉盒子,正是譚公在杏子林中送給她的。

    蘇澤心頭一喜,知道這傷藥極具靈效,說道:“救你性命要緊,得罪莫怪。”

    伸手便解開了她衣衫,將一盒寒玉冰蟾膏盡數涂在她前面,阿朱羞不可抑,傷口又感劇痛,登時便暈了過去。

    蘇澤扣好阿朱衣衫,把白玉盒子和金鎖片放回她懷里,碎銀子則自己取了,伸手抄起她身子,快步向北而行。

    離開了少林地面,蘇澤才緩了一緩。

    “系統啊,有什么可以救人一命的傷藥出售?”

    有困難,找系統,沒毛病!

    “九轉熊蛇丸,九花玉露丸,續命八丸!”

    “一樣來一顆吧”財大氣粗的蘇澤,連價都不問的。

    “感謝宿主惠顧,已經扣除300掠奪點。”

    “我去你大爺!”蘇澤現在才知道心疼。

    他假裝從自己懷里,掏出一個玉瓶,里面裝著一粒九轉熊蛇丸。

    這是逍遙派的療傷圣藥,應該對路子。

    要知道,薛神醫薛慕華也是逍遙派的。

    蘇澤從小溪里,接來一瓶水,把藥喂給阿朱。

    為什么要先涂藥,才給阿朱吃九轉熊蛇丸喃?

    蘇澤表示如果寒玉冰蟾膏好使,就不用浪費九轉熊蛇丸了。

    300掠奪點啊,能不心疼嗎?

    再有喃?古人都很講究男女授受不親的。

    現在給阿朱涂藥的是蘇澤,那么以后阿朱就不會再和蕭峰發生糾葛了。

    這樣想的時候,蘇澤已經忽略了阿朱倒是可能和自己發生糾葛。

    阿朱閉上眼睛,過了一會,又睜開眼來,說道:“蘇大哥,我睡不著,我求你一件事,行不行?”

    蘇澤就問道:“什么事?”

    阿朱道:“我小時候睡不著,我媽便在我床邊唱歌兒給我聽。只要唱得三支歌,我便睡熟啦。”

    蘇澤微笑道:“這會兒去找你媽媽,可不容易。”

    阿朱嘆了口氣,幽幽的道:“我爹爹、媽媽不知在那里。蘇大哥,你唱幾支歌兒給我聽吧。”

    蘇澤為難道:“你現在這種傷勢,我唱歡快的、悲傷的歌曲都不合適呀。”

    阿朱睜著柔弱無力的眼睛,可憐巴巴地看著蘇澤。

    蘇澤只好舉手投降:“好啦,好啦,我給你唱兒歌。”

    于是蘇澤很羞恥的唱著:二只老虎,二只老虎跑得快。。

    唱完一首兒歌,阿朱還要繼續。

    蘇澤更加臉紅的唱著:

    阿門阿前一棵葡萄樹

    阿嫩阿嫩綠的剛發芽

    蝸牛背著那重重的殼呀

    一步一步地往上爬

    阿樹阿上兩只黃鸝鳥

    阿喜阿喜(哈哈)在笑他

    蘇澤還沒有唱完,阿朱已經嘻嘻嘻的笑出聲來。

    看了阿朱精神很好的樣子,蘇澤高興的問道:“你的傷好了?”

    阿朱大眼睛,咕嚕咕嚕一轉,立即滿面沉重的叫著:“疼,還有點痛。。”

    蘇澤也不知道九轉熊蛇丸的藥效到底是怎樣的,他立即拿出二個玉瓶說:

    “這是九花玉露丸:服後可延年益壽;傷後服用,雖無療傷起死之功,卻大有止疼寧神之效。你現在馬上吃掉;這是續命八丸:只要吞服了這續命八丸,不論多大的內傷外傷,定然起死回生。你先收好,將來遇到更危險的境地再使用。”

    阿朱癡迷的看著蘇澤:“蘇大哥,你對我太好了。”

    “嘿嘿,一般一般”死宅蘇澤還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應對女孩子。

    二人都忽略了為什么最初蘇澤不拿出傷藥的問題,當然阿朱是打算日后,再揪著蘇澤的耳朵算總賬的。

    阿朱吃下九花玉露丸之后,更加精神了。

    她詳細講述了自己為什么要去少林寺盜取易筋經。

    然后從懷中取出一個油布小包,放在蘇澤手里。

    也不知道她剛才放在哪里,蘇澤從她懷里找藥時,都沒有發現。

    蘇澤當下便將那油布小包打了開來,只見薄薄一本黃紙的小冊,封皮上寫著幾個彎彎曲曲的奇形文字。

    他暗叫:不好!

    翻開第一頁來,只見上面寫滿了字,但這些字歪歪斜斜,又是圓圈,又是鉤子,半個也不識得。

    阿朱喲一聲,說道:原來都是梵文,這就糟糕了。我本想這本書是要燒給老爺的,我做丫環的不該先看,因此經書到手之後,一直沒敢翻來瞧瞧。唉,無怪那些和尚給人盜去了武功秘籍,卻也并不如何在意,原來是本誰也看不懂的天書……說著唉聲嘆氣,極是沮喪。

    蘇澤仔細回憶了一下,記起了易筋經是如何觀看的。

    書中圖形,用天竺一種藥草浸水繪面,濕時方顯,干即隱沒,是以阿朱與蘇澤都沒見到。

    其圖中姿式現致運功線路,其旁均有梵字解明,少林上代高僧識得梵文雖不知圖形秘奧,仍能依文字指點而練易筋經神功。

    蘇澤用玉瓶接了一點溪水,滴在梵文經書上。

    等了片刻,忽見書頁上的彎彎曲曲之間,竟出現一個僧人的圖形。

    這僧人姿式極是奇特,腦袋從胯下穿過,伸了出來,雙手抓著兩只腳。

    阿朱高興的大叫:“有辦法了,有圖像了。”

    蘇澤干脆把書放入溪水中,浸泡了一下。

    那書在溪水中浸濕了,兀自未干。

    蘇澤小心翼翼的翻動,惟恐弄破了書頁,卻見每一頁上忽然都顯出一個怪僧的圖形,姿式各不相同。

    蘇澤便照第一頁中圖形,依式而為,更依循怪字中的紅色小箭頭心中存想。

    隱隱覺得有一條極冷的冰線,在四肢百骸中行走,便如有條冰蠶,在身體內爬行一般。

    蘇澤害怕起來,急忙站直,體內冰感便消失。

    這易筋經實是武學中至高無上的寶典,只是修習的法門甚為不易,須得勘破“我相、人相”,心中不存修習武功之念。

    但修習此上乘武學之僧侶,定是勇猛精進,以期有成,哪一個不想盡快從修習中得到好處?要“心無所住”,當真是千難萬難。

    蘇澤背過身去,使勁背誦。

    阿朱躺在地上,還不能行動,口中卻說:“蘇大哥,你干嘛背對著我。”

    “哦,我怕這書濕爛了,想找個陽光大的地方曬干。”蘇澤隨便就找了一個理由。

    這本書,是阿朱盜來的,當然也要教阿朱練習了。

    蘇澤把易筋經放回阿朱懷里,然后又輕輕撫摸阿朱的秀發。

    果然,系統恭喜蘇澤,掠奪到了易筋經。

    可惜,系統復制的經文,還是梵文的!

    蘇澤計劃找系統兌換一個:梵文精通。

    可是系統商城沒有!

    如果準備自學易筋經,看來,只能找鳩摩智或者段家人掠奪梵文精通了。

    --------------

    ps:感謝,感謝,非常感謝!感謝書友20170322082626247的萬賞!感謝書友20170322091130232的500賞!感謝書友170316054522235的500賞!

    我發現:有打賞就可以上“簽約作者新書榜”,竟然是真的!

    厚顏無恥的再求打賞:各位書友,再賞一點,讓我在“簽約作者新書榜”上面多呆幾分鐘唄。
pk10注册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