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22、日游、易筋經(書號:219910

22、日游、易筋經

作者:餅甜
    蘇澤想找個安全地方,寄放自己的肉身,練習日游。

    在天龍世界,可以信任的人,一個都沒有!

    他只好找了一個鄉下村莊,租了一個小院,閉起門來,練習日游。

    神魂(陰神)于白日出竅,不畏陽光,謂之日游。

    自從夜游之后,蘇澤依照彌陀經上的修煉,足足修煉半年了,可謂是根基深厚。

    達到日游的境界之后,就可以過目不忘。而蘇澤都已經提前得到了這個異能。

    現在是水到渠成,可以領悟突破日游了。

    蘇澤身體盤坐不動,神魂竟然從頂門中鉆了出來,環視四周,周身沒有一絲的不適。

    這是大白天。

    神魂出竅居然沒有一點不適應。

    這就是日游的境界!

    蘇澤的神魂在小院里面來回飄蕩,不敢去往更遠之地。

    有許多修道之輩,第一次陰神出竅,興奮過頭,悶頭遠游;待到回過神來,已是歸位不能,一身軀殼成了行尸走肉,悲涼的緊。

    比如大名鼎鼎的鐵拐李,就是這樣的。一身軀殼竟然被弟子燒掉了。

    所以蘇澤深以為戒,不敢遠行。

    在小院里面練習了二天,這一天卻淅淅瀝瀝的下起小雨。

    下雨之時,沒有日光,正適合暢游鍛煉,強大神魂。

    蘇澤的神魂出竅,飄飄蕩蕩,就要飛出房子,看看在雨中游蕩是什么滋味。

    突然之間,天空之中,轟隆隆,響起了一聲春雷。

    “不好!”

    就在這一聲春雷響起的瞬間,蘇澤心中感受到了一種大恐怖,還有一種無邊無際的大威壓。

    這種恐怖,比起觀想什么夜叉王,羅剎王,修羅王,地獄,白骨等等,真的更要恐怖一百倍,一千倍!

    蘇澤剛剛到達門口的神魂,被這春雷一炸,就感覺無形的力量,如山一樣崩塌下來!

    這種冥冥之中的大力,已經超過所有人力所能想象出來的極限。

    就只是春雷單純的一響,并沒有任何的閃電劈下來,蘇澤的神魂就被徹底的壓碎、打散。

    “糟糕!天雷一響,懾服萬鬼!就算是鬼仙,都不敢在雷雨天氣之中出來游蕩,我卻是忘記了!這下萬劫不復!”

    剛剛想到了這個神魂出竅最大的禁忌,蘇澤的神魂就被徹底粉碎了。

    好在天上的春雷只響了一聲,沒有連續的打擊,現在只剩下纏綿的春雨繼續下著。

    也不知道時間過去了多久,在屋門口,一團肉眼無法看見的神魂念頭慢慢的聚攏著,最后漸漸的凝聚成了一個模糊人形,正是蘇澤。

    蘇澤的神魂聚散不定,好像隨時都要散去。

    好像是風雨中飄忽的油燈火焰,微風一吹就可以滅掉,萬劫不復。

    神魂凝聚成形之后,他再也不敢四處游蕩,艱難的飄向自己盤坐的軀殼。

    總算飄蕩到了床前,神魂好像是溺水者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樣,猛的鉆了進去。

    神魂鉆入軀殼之后,蘇澤的全身一震。

    過了很久,他才睜開了眼睛。

    一臉的蒼白,完全失去了血色,就好像是大病一場的人。

    蘇澤只感覺到自己虛弱到了極點。

    坐在床上,一點兒力氣都沒有。

    虧得修煉了“過去彌陀經”,否則這一劫,無論如何是渡不過去了。

    “無量壽,無量光,南無阿彌陀。”

    蘇澤開始觀想“過去彌陀佛”。

    受損的神魂,在慢慢的恢復著。

    一直到夜晚,再到第二天早上,蘇澤就這樣禪定的坐著,一動不動。

    幾天之后,蘇澤的神魂修復才完成。

    勇猛精進又小心翼翼的蘇澤繼續修煉了十幾天,又到了要回去陽神世界的時限。

    “系統啊,我可不可以不回去,繼續在這里修煉。”蘇澤不想日游的修煉過程被中斷。

    “可以的,宿主有足夠的掠奪點,可以回饋肉體,保持肌體的活性。”

    得,看來又要大出血了,扣就扣吧。

    又是十幾天,蘇澤的神魂已經可以在小村子周圍游蕩了,日游的境界大成!

    蘇澤靜極思動,想去攔截易筋經了。

    于是,他退了租住的小院,趕往少林寺。

    ------------------

    蘇澤到了少林寺,就想到了藏經閣。

    這時候的少林藏經閣,就跟一個篩子一樣,誰都可以去看書。

    慕容復老爹慕容博去得,蕭峰老爹蕭遠山也去得。

    所以蘇澤當然也要去喃。

    和尚可以摸,我為什么不能摸?蘇澤心安理得的想著。

    但是,無相劫指譜,般若掌,拈花指法、多羅葉指之類的武功,蘇澤全都沒有練!

    他只是過目不忘,全都背下來了。

    第二天,蘇澤再去藏經閣。

    發現在他昨天取書的那個架子上,放著二本佛經:一部‘法華經’一部‘雜阿含經’。

    蘇澤一笑,知道這是掃地老和尚對自己的規勸。

    只盼自己能借了去,研讀參悟。

    想了想,就給老和尚一個面子吧。

    而且,如果自己以后修煉少林功法,當真需要與佛經配合的。

    蘇澤先對‘法華經’,‘雜阿含經’進行了背誦。

    然后背誦得是:伏魔杖法’、“韋陀降魔杵”等等兵器的練法。

    這個時候,蕭峰、阿朱他們,才姍姍來遲。

    蘇澤這幾天夜里,已經找到了“菩提院”所在。

    這一天,蘇澤還在藏經閣里面看佛經。

    是真的看佛經,因為少林72絕技,蘇澤不想修煉,只能把佛經當做故事書看。

    打發時間,來等待阿朱。

    暗中的掃地老和尚可能會大為欣慰吧,終于有一個絕頂高手迷途知返了。

    這一天夜里,少林寺燈火輝煌,人聲喧嘩。

    蘇澤就知道蕭峰來了。

    等到群僧擾攘了半夜,人聲漸息,蘇澤就知道該去“菩提院”了。

    他使用凌波微步,身手敏捷。

    竄高伏低,直似靈貓,竟沒給人知覺。

    蘇澤穿過菩提院前堂,斜身奔入后殿。

    只見殿上并列著三尊佛像,當即竄上神座,躲到了第二座佛像身后。

    過了片刻,果然見到一個魁梧的大漢竄進來,躲到了第三座佛像身后。料來就是蕭峰了。

    等到阿朱假扮的“止清”,用計打昏五個僧人,伸手從銅鏡背面摘下一個小小包裹,揣在懷里,欲覓路逃走的時候。

    蘇澤就閃身出來,輕喝一聲:“阿朱,我是蘇大哥。”

    那止清驚呼一聲“蘇大哥”,就開心的跑過來。

    大殿四周,已經被和尚們圍住,蘇澤就拉著阿朱,躲在第一個佛像背后。

    群僧進入大殿,然后又退去,殿上只留下玄慈、玄難、玄寂三僧,坐在佛像前蒲團之上。

    玄慈這三僧已在銅鏡之中,發見了蘇澤等人的足跡。

    一句“阿彌陀佛”,說打便打,出掌迅捷威猛。

    喬峰一霎時間,已覺呼吸不暢,胸口氣閉,一時不及細想,雙掌運力向身前推出。

    這三個老僧也有二人攻向蘇澤和阿朱。

    蘇澤運起北冥神功,伸出雙掌接住了二個老僧。

    那老僧只覺內力源源不斷的流出身體,不由大駭,驚呼:“化功之法”。

    蘇澤一笑,給個教訓就可以了。

    要是真把玄難、玄寂的內力吸干,掃地老和尚就要出面了。

    他運勁一吐,把玄難、玄寂的手掌彈開。

    玄難、玄寂退后幾步,驚疑不定,不敢再上前來。

    另一邊,蕭峰單戰方丈玄慈。

    只見喬峰右掌還了一招‘降龍十八掌’中的“亢龍有悔”。

    兩股掌力相交,嗤嗤有聲,玄慈和喬峰均退了三步。

    不等玄慈第二掌再出,喬峰叫道:“失陪了!”飛身上屋而去。

    少室山中的道路他極是熟悉,竄向山后,盡揀陡峭的窄路行走,奔出數里,耳聽得并無少林僧眾追來,心下稍定。

    沒有想到,蘇澤背著止清也來到后山。

    不料止清雙足一著地,便即軟癱委頓,蜷成一團,似乎早已死了。

    喬峰一怔,伸手去探他鼻息,只覺呼吸若有若無,極是微弱,再去搭他脈搏,也是跳動極慢,看來立時便要斷氣。

    蘇澤說:“無妨,我可以救治的。”

    喬峰卻冰冷的說道:“你是誰?這個止清奸詐險毒,我父母和師父之死,定和他有極大關連,你快些救他性命,要著落在他身上查明諸般真相。”

    蘇澤淡淡一笑:“這個姑娘,你也認識的。”

    蘇澤將她僧袍的衣袖在溪水中浸得濕透,在她臉上用力擦洗幾下,灰粉簌簌應手而落,露出一張嬌美的少女臉蛋來。

    喬峰失聲叫道:“是阿朱姑娘!”

    心中已經明白自己父母和師父之死與阿朱無關了。

    不由大為沮喪,不知道該從哪里查起。

    蘇澤說:“你的疑惑,我可以解答一部分。”

    喬峰目光炯炯的看著蘇澤,就差上前掐住蘇澤脖子問話了。

    蘇澤不緊不慢的說:“帶頭大哥是少林方丈玄慈,他也是受了壞人的奸計。你的父親蕭遠山還沒有死,你的一切問題,都可以在蕭遠山那里得到答案。”

    喬峰目掙欲裂:“這么說,我真的不是漢人了?我的父親在哪里?”

    “你父親就跟在你附近,很快就會出來和你見面的,到時候,你一切都會明白的。”蘇澤不想說得太多。

    現在天龍八部的世界,已經讓蘇澤搞得亂七八糟了,他可不想真的把劇情全都崩了。

    蘇澤說完,就同喬峰告辭。

    喬峰還想阻攔一下。

    但蘇澤運起凌波微步,卻比段譽的速度,還要快上幾分。

    眨眼間,蘇澤就抱著阿朱遠去了。

    ------------------

    PS:感謝書友20190325153809410,閏念的打賞!非常感謝。

    PS2:作者感言欄目,好像不好使,每次電腦上都不能顯示,所以放在這里了。
pk10注册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