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14、阿朱(書號:219910

14、阿朱

作者:餅甜
    蘇澤從松木梯級走上“聽雨居”門口,只見阿碧站著候客,一身淡綠衣衫。

    她身旁站著個身穿淡絳紗衫的女郎,也是盈盈十六七年紀,向著蘇澤似笑非笑,一臉精靈頑皮的神氣。

    阿碧是瓜子臉,清雅秀麗,這女郎是鵝蛋臉,眼珠靈動,另有一股動人氣韻。

    蘇澤一走近,便聞到她身上淡淡的幽香。

    只聽阿碧介紹:“這是我的姐妹,阿朱。”

    蘇澤就問好說:“阿朱姐姐好”。

    阿碧笑道:“阿朱就是阿朱,伊只比我大一個月,介末就擺起阿姊架子來哉。我叫伊阿姊,介末叫做嘸不法子,啥人教伊大我一個月呢?你用勿著叫伊阿姊,你倘若叫伊阿姊末,伊越發要得意哩。”

    她咭咭咯咯的說著,語聲清柔,若奏管弦。

    只見阿朱,嬌美俏麗,圓圓的眼睛,烏黑的眼珠骨碌碌地一轉。眼珠靈動,雙眸如星。臉上笑容如春花初綻,自有一股動人氣韻。肌膚雪白粉嫩,光滑晶瑩。身材嬌小玲瓏。活色生香,俏美可喜,令人眼前一亮,真是天下少見的美貌女子。

    她神情似笑非笑,滿臉精靈頑皮之氣。開口說道:“蘇少俠看上去應該比我大,叫我阿朱好啦。”

    聲音清脆,猶如珠落玉盤,動聽之極。

    阿碧微微一笑,轉頭向蘇澤說道:“少俠駕臨敝處,嘸不啥末事好吃,只有請您喝杯水酒,隨便用些江南本地的時鮮。”

    當下請蘇澤入座,她和阿朱坐在下首相陪。

    蘇澤見那“聽雨居”四面皆水,從窗中望出去,湖上煙波盡收眼底;回過頭來,見席上杯碟都是精致的細磁,心中先喝了聲采。

    一會兒男仆端上蔬果點心。先是四碟素菜,跟著便是一道道熱菜,菱白蝦仁,荷葉冬筍湯,櫻桃火腿,龍井茶葉雞丁等等,每一道菜都十分別致。魚蝦肉食之中混以花瓣鮮果,顏色既美,且別有天然清香。

    蘇澤每樣菜肴都試了幾筷,無不鮮美爽口,贊道:“有這般的山川,方有這般的人物。有了這般的人物,方有這般的聰明才智,做出這般清雅的菜肴來。”

    阿朱道:“你猜是我做的呢,還是阿碧做的?”

    蘇澤道:“這櫻桃火腿,梅花糟鴨,嬌紅芳香,想是妹妹做的。這荷葉冬筍湯,翡翠魚圓,碧綠清新,當是阿碧妹妹手制了。”

    阿朱拍手笑道:“你猜謎兒的本事倒好”。

    蘇澤感覺阿朱比想象中去掉了幾分頑皮,多了幾分內秀和溫柔。剛剛出場就是一襲淡粉色的長袍,精致的妝容,更顯得溫柔可人。

    可是阿朱這個鬼精鬼精的小丫頭,你永遠不知她在搞些什么名堂,她仿佛不受你的控制,時刻要跳出你的視線之外,但只一眼,她不是在你的左右,就是在你的身后,和她在一起,你不用擔心生活的枯燥無味,她總會有法子讓你哭也不是,笑也不是,讓你恨這個小冤家,又離不開這個小妮子。

    第二天,阿碧憋著笑,來告訴蘇澤:慕容勇來訪。

    蘇澤很驚訝:慕容家族不是一線單傳嗎?

    “蘇少俠,這位是我家慕容公子的堂弟,慕容勇公子。”而后阿碧對著慕容勇道“慕容堂少爺,這位蘇少俠是來找我家慕容公子的。”

    阿碧說完站到慕容勇身后。

    看著進來的慕容勇,蘇澤先是一愣,而后暗道“定是那阿朱,沒想到居然女扮男裝,呵呵易容的不錯,就是有一陣幽雅的香氣,淡淡的處女幽香,氣息極淡極微;還有既然是個男子,為何連個喉結也沒有?”

    于是對阿朱微笑道“沒想到沒有見到慕容復公子,居然見到了慕容勇公子了,在下蘇澤有禮了。”

    阿朱眼珠一轉拱手道“不知道蘇兄這找我那堂哥有何事?只可惜堂哥外出,倒是讓蘇兄白跑一趟了。”

    聽到阿朱這么說,蘇澤嘿嘿一笑道“呵呵,沒事不算白跑,就算沒有見到慕容復公子,可也見到了美麗迷人的阿碧、阿朱姑娘倒也是不錯。”

    見蘇澤這么說,就知道自己的易容被看了出來,不過阿朱還是假裝正經道“不知蘇兄這么說是什么意思?難道阿朱那丫頭很漂亮嗎?”

    還不承認?看我怎么捉弄你。

    “當然啦,阿朱妹妹笑靨如花,容顏秀麗。她的一顰一笑,讓人心神俱醉,不可自拔,揮之不去,難以忘懷。”

    蘇澤邊說邊走到阿朱的身邊,伸手右手摟住阿朱的肩膀大笑道。

    這時阿朱也知道裝不下去了,甩開蘇澤的手,瞪了一眼一旁偷笑的阿碧。

    “蘇公子是如何識破我的偽裝的?小女自認易容的已經非常好了,可沒想到還是被公子識破。”

    阿朱拿下人皮面具疑惑的問道,一旁的阿碧也是很疑惑,阿碧可是知道自己的阿朱姐姐易容可是連慕容老爺都認不出來的。

    蘇澤大笑:“聞香識女人”。

    “哼”阿朱臉色略紅,瞪了眼蘇澤小跑著出了客廳。

    看著匆忙離去的阿朱,蘇澤這才回過神來,疑惑的看看了阿碧,好像在問阿朱這是怎么了,為何匆匆離去。

    看著蘇澤投來詢問的眼神,阿碧沒好氣的白了一眼蘇澤,沒有搭理他。

    正在蘇澤尷尬的時候,已然換了一身衣服的阿朱又重新回到了客廳。

    阿朱身穿紅衣,一雙妙目,靈動有神,神情似笑非笑,滿臉精靈頑皮之氣。

    隨著阿朱進來時,空氣中傳來清幽淡雅的少女體香,甜美難言。

    阿碧卻對蘇澤說:“我和阿朱現在送公子去曼陀山莊吧”。

    阿朱扳動木槳,小船就在碧波中行走。

    蘇澤沒話找話,問道:“這莊子為什么叫做曼陀山莊喃?”

    阿朱道:“這個莊子種滿了山茶花。山茶花又名玉茗,另有個名字叫做曼陀羅花。所以此莊以曼陀為名。”

    蘇澤拍馬屁說:“阿朱妹妹真是博學”。

    阿朱面孔微紅,趕緊轉了一個話題說:“聽聞蘇少俠文武雙全。昨天還專門為阿碧妹妹唱了一首歌,不知道今天可否為小女子也唱一首。”

    蘇澤苦笑一聲,答應道:“好吧,我為阿朱妹妹唱一首:愛江山更愛美人。”

    紅花當然配綠葉

    這一輩子誰來陪

    渺渺茫茫來又回

    往日情景再浮現

    藕雖斷了絲還連

    輕嘆世間事多變遷

    愛江山更愛美人

    哪個英雄好漢寧愿孤單

    好兒郎渾身是膽

    壯志豪情四海遠名揚

    人生短短幾個秋啊

    不醉不罷休

    東邊兒我的美人哪

    西邊兒黃河流

    來呀來個酒啊

    不醉不罷休

    愁情煩事別放心頭

    -------------

    蘇澤唱完后,阿朱和阿碧久久無語。

    慕容公子只要江山,蘇澤卻既要江山又要美人,真的很貪心喃。

    過了一會,阿碧又唱了一首吳地小曲。

    阿朱便再次要求蘇澤唱歌。

    蘇澤這次唱的是:紅顏。

    劍煮酒無味飲一杯為誰

    你為我送別你為我送別

    胭脂香味能愛不能給

    天有多長地有多遠

    你是英雄就注定無淚無悔

    這笑有多危險是穿腸毒藥

    這淚有多么美只有你知道

    這心沒有你活著可笑

    這一世英名我不要

    只求換來紅顏一笑

    這一去如果還能輪回

    我愿意來生作牛馬

    也要與你天涯相隨

    這一首紅顏蘇澤唱的可謂是癡情之極。阿朱和阿碧兩人睜大著眼睛看著楚雄。心中的震撼是難以想像的。

    剛才這人給他們的印象還有一點孟浪。可是這一首紅顏卻讓她們兩體會到了那種英雄兒女的癡情當中去。

    在這個時候的宋朝根本就沒有這種曲調的歌曲,那么這一首曲子很明顯就是眼前這神秘的男子所做的喃。

    他到底是什么樣的人,為什么又會唱出如此感人的曲子呢?
pk10注册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