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都市小說 >> 第795章 方法總比困難多(書號:215619

第795章 方法總比困難多

作者:胡楊三生
    易云深開車帶安瑾年回到云舒苑時,已經是晚上六點多了。

    邵美云見到安瑾年臉上和手臂上的傷震驚不已,當即就責罵起易云深來。

    “你看看你,怎么照顧自己老婆的?

    早上出門還好好的呢,這晚上回來就渾身是傷了?

    有你這樣當然老公的嗎?”

    邵美云責罵時,易云深一聲不吭的聽著,倒是安瑾年聽不下去了,當即就為易云深辯護起來。

    “奶奶,這不怪他,是我自己貪心,要到懸崖邊去拍照。”

    安瑾年趕緊對邵美云說:“我又不是小孩子,我也跟他一樣,是個成人啊,是我自己沒照顧好我自己才對。”

    “瑾年啊,你就是太善良了。”

    邵美云拉著她的手,看著她手臂上縫了針的地方心疼的說:“你看看,這大過節的,哪里不好玩,非要跑到山上去吃農家菜,現在吃好了,吃出傷來了都。”

    “奶奶,我們吸取教訓了。”

    安瑾年趕緊對邵美云說:“以后絕對不去吃什么農家菜了,以后連山都不爬了,我們就走平路。”

    “對,爬山是危險的事情。”

    邵美云趕緊說:“行了,既然都已經發生了,就吃一塹長一智吧,剛好你們回來了,家里飯菜也做好了,過來吃飯吧,對了,云菲,云軒不跟他們一起去的嗎?

    云軒呢?”

    邵美云的話剛落,那邊易云軒的車就開進來了,她笑著道:“說曹操曹操就到了。”

    易云軒把車停好,然后提了安瑾年的包下車來。

    “嫂子,不好意思啊,我把你的手機拿去手機店維修,但維修師傅修不好了,你看只能另外買手機了。”

    “謝謝!”

    安瑾年接過包和手機來,感激的看了易云軒一眼:“沒事,一部手機而已,我明天重新去買一部就行了。”

    “明天我們一起去買。”

    易云深低聲的對她道:“剛好,我的手機屏幕也壞了。”

    “是嗎?”

    安瑾年詫異的看向他。

    “在下來找你時走得太快,手機掉出來摔石頭上了。”

    易云深淡淡的解釋著。

    “哦,好吧。”

    安瑾年無奈的嘆息一聲:“今天請王俊榮那人吃飯請得可真貴,以后再也不要跟他打球了,那人特奸。”

    “好了,吃飯吧。”

    易建林在那邊喊著:“云深,帶瑾年過來吃飯了,云軒,云菲,都過來了。”

    于是,一家人坐下來吃飯,安瑾年坐在邵美云身邊,邵美云見她嘴角都是傷心疼不已,叮囑她吃軟的點的食物,疼愛之心言語溢表。

    吃完飯,伊云菲和安瑾年坐沙發上陪老太太聊天,而易建林把易云深叫到了樓上的書房,“你們回來之前,我接到港城總部電話,說你打電話過去吩咐調動了人手?”

    易建林看著臉色沉著的兒子:“發生什么事了?”

    “瑾年受傷了。”

    易云深淡淡的道:“跟王俊榮有關。”

    易建林握住手機的手緊了緊,手背上青筋暴露,看向自己的兒子:“確定了嗎?”

    “百分之百!”

    易云深非常肯定的說。

    “你打算怎么做?”

    易建林看向易云深問。

    “第一步,把光華那塊已經內定榮盛的地搶過來,第二步,北城再開分公司,跟榮盛對著干,第三步,想辦法把王俊榮往牢里送!”

    “光華的地要搶過來不那么容易,因為那不光是榮盛,還有江氏參股,江三陽現在雖然退下來了,但還有余威在,榮盛拿那塊地靠的是關系。”

    易建林看著他道:“當然,你一定要搶,也不至于搶不過來,只不過資金可能要消耗很多,這也是各家公司放棄去爭的原因。”

    “北城再開分公司倒也可以,不過,榮盛在北城分公司是江映蓉的表弟廖睿啊,廖睿這個人你是知道的,能力是一等一的啊,如果江氏沒有他,根本撐不下去,你打算派誰去跟他對追干啊?”

    “在分公司開之前,我會再考察一下,不出意外的話,我可能會派向心妍過去。”

    易云深淡淡的道。

    “心妍?”

    易建林驚呼出聲:“她是你的首席秘書啊?

    如果你把她派出去了,那你怎么辦?”

    “心妍的助理,也是她的表妹,鄧媛媛現在能力非常不錯,可以代替心妍給我當首席秘書了。”

    易云深淡淡的道。

    “行吧,你做了安排就行。”

    易建林看著他道:“雖然我不清楚王俊榮是怎樣讓瑾年受傷的,但不管他是怎樣的方式,我們都不能放過他,不過,把他往牢里送,估計沒那么容易,畢竟在澳城開博彩業是合法的。”

    “方法總比困難多。”

    易云深看著易建林道:“我肯定能想到辦法的,不過一旦動王俊榮,肯定會牽扯到江家,爸,你要想清楚了。”

    “我想什么?”

    易建林沒在意的說:“我跟江珊珊已經離婚了,江家老爺子我也不會再尊重,你想怎么做就這么做吧,我只是擔心錢估計不夠折騰。”

    “錢的事情,我來想辦法。”

    易云深看著他道:“目前,你只需要把港城那邊守好就行了。”

    “成,那就這樣吧。”

    易建林說完又看著易云深道:“對瑾年好一點,這孩子,從小就不容易。”

    “我自己的妻子,我知道怎么做。”

    易云深淡淡的說了句:“我跟她結婚那天就許諾過,這輩子只結一次婚。”

    “”易建林的臉當即一紅。

    曾經,他和趙月明結婚時,也曾許諾今生今世只牽一人的手,只和一人到白頭,可最終,他食言了。

    安瑾年正聽老太太講過去艱苦奮斗的歷史時,易云深就從樓上下來了。

    “好了,故事今兒個就講到這里了。”

    邵美云笑著說:“瑾年,你今天也辛苦了,早點回去休息吧,你這臉上啊,嘴角啊的淤青,估計要兩三天才能消去呢。”

    “好,謝謝奶奶。”

    安瑾年即刻起身,恰好易云深來到跟前了。

    “走吧。”

    易云深對安瑾年道:“剛到樓上,爸給了一盒港城那邊的消腫膏,據說效果不錯,回去我幫你涂上。”

    安瑾年點頭,和邵美云跟伊云菲告別,然后才任由易云深牽了她的手,倆人一起朝望月樓走去。

    伊云菲的目光一直追隨著易云深和安瑾年的背影,直到在轉角處消失才把目光收回來。

    “菲丫頭,你一直盯著你表哥和你表嫂干啥呢?”

    邵美云疑惑的問。

    “我在想,表哥是不是真有潔癖啊?”

    伊云菲說出了自己心中的困惑。

    “他從小就有那怪癖。”

    邵美云忍不住就說:“一點點大,人家喝過的水杯他不肯喝水,人家用過的東西他不肯用,別人的筷子給他夾菜,他不吃。”

    “不對啊,我見嫂子給他夾過菜的,他吃了的啊。”

    伊云菲忍不住就辯解起來。

    “也就你嫂子,別的人都不行。”

    邵美云沒在意的說:“得了,他也不是別的病,就是比一般的人要愛干凈一點點而已。”

    “希望這一次,他的潔癖病不要再犯了。”

    伊云菲低聲的嘀咕著。

    “你在念叨什么?”

    邵美云忍不住好奇的問。

    “哦,沒什么。”

    伊云菲趕緊搖頭,拉了邵美云的手:“外婆,你不說喜歡看云頂山莊的花燈,這國慶在,云頂山莊的花燈可好看了,我帶你去看吧。”

    “好的,走著。”

    邵美云即刻被轉移了話題,走出來又嘆息了聲:“可惜你嫂子今天摔跤受傷了,要不叫上她一起多好。”

    易云深和安瑾年回到云舒苑的家。

    易云深先用水壺燒了開水,然后又把安瑾年的藥拿出來準備讓她吃藥。

    “這一顆是什么藥?”

    安瑾年看著一顆白色的小藥丸問。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撲爾敏之類的吧。”

    易云深淡淡的回答,自然不會告訴安瑾年那是左炔孕酮片,緊急避孕藥。

    “撲爾敏是做什么用的?”

    安瑾年皺著眉頭問。

    “功效應該是止癢,抗過敏什么的。”

    易云深有些不好意思的說:“我不是醫生,也不太清楚藥物的功效,但醫生開的藥,自然是要吃的啊。”

    “倒也是,”安瑾年也沒再糾結,把藥又放下了。

    易云深則把燒好的開水倒杯子,然后又拿了瓶礦泉水倒了些在杯子里,這樣兌成溫水遞給安瑾年。

    “先把藥吃了吧。”

    他輕聲的哄著她。

    “嗯,”安瑾年應了聲,把這些藥放進嘴里,然后用開水給送了下去。

    見她把藥吃下了,他這才暗自松了口氣,這一下,那那萬分之一的機會都不會出現了。

    “啊——好困。”

    安瑾年打著哈欠起身:“我去洗澡了。”

    “我幫你洗。”

    易云深趕緊說。

    “這我自己來就好。”

    安瑾年有些急促的道。

    “你身上受傷了,然后手臂還有縫針,后腦勺也有個包,很多地方不能沾水,你自己顧及不到的。”

    易云深耐心的跟她解釋著:“我幫你洗肯定比你自己洗要顧及得到一些,這樣你的傷也能好得更快一些。”

    “好吧。”

    安瑾年囧,她不得不面對易云深幫她洗澡事實。
pk10注册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