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言情小說 >> 第673章另有故事(書號:199859

第673章另有故事

作者:那朵蝶戀花
    “安娜小姐,所以我特別想去咨詢說是特別想去了解,因為我不清楚你們所說的那種愛情,轟轟烈烈的那種甜蜜的感覺,其實我也提不得到,但是我不知道這種東西是不是真實的,是不是就是這種所能描述出來的?”

    “我不管你所說,其實我這個孤兒身份也讓我覺得很尷尬,雖然我覺得并不沒有什么大不了,但是我始終覺得好像我配他好像總覺得有那么一些配不起來的感覺,喜歡你理解我的意思嗎?他是優秀優秀男人,有時候我覺得我對他更多的崇拜,敬仰……”

    在為什么我噼里啪啦的把這些想法完全毫無顧忌的跟他說出來,我覺得在這個過程中,我如果我把這個東西說出來,我就沒辦法去知道自己是什么樣的想法,或者說對方是什么樣的一個想法,如果對方也是一個這樣的態度,我真的不知道我們接下來該怎么走下去。

    安娜她笑著看著我,認認真真的對我說。

    “其實這東西,我們通常這么一種愛情或者婚姻之前的一個恐懼癥,這是很正常的,女孩子她也會有這方面的一種不確定,有這方面的可能會遇到的一種非常不確定,當你遇到非常優秀的男孩子的時候,而且這個男孩子優秀到足夠讓所有人都覺得完全是

    umbe

    o

    e的時候。”

    “其實我敢肯定你應該很愛著他,非常的愛,只是有時候你在不知不覺之中就會有這樣的表露,因為昨天我看到你的眼神都看得出來,這是一種抵擋不住的一種愛慕之情,這是肯定的,你愛的他要不然你不可能留他在這里你不可能為他去停留在這里。”

    我點點頭。

    “我應該很愛他,如果不愛他,我怎么可能為他停留到這里,我怎么可能來到這個城市,因為愛,所以話才會留下來吧。”

    “是有時候看到他的優秀,我有時候真的不太確定,你知道嗎?這種不確定的感覺是很痛苦的事情,有時候我很篤定的一個事情,但是有時候會被我這些參與所謂推翻……當那種東西推翻的時候,內心會出現一種惶恐。”

    安娜哈哈大笑,她對我這樣的想法可能確實是認同了吧,要不然她笑著怎么這么開心。

    “其實你這樣想法其實很正常的,每個女孩子在戀愛過程之中都會有這樣的一種皇城惶恐,患得患失的感覺,這正是說明你很愛他,其實你不要太過于覺得你沒有這樣的一個資格,或者說你覺得你可能壓力很大,其實你缺乏對自己的了解,如果你對自己了解之后,你會覺得自己是非常優秀的女孩子,你跟她完全是匹配的,愛情們本來永遠都會處在一種雙方的一種實力相當這種情況之下,如果你覺得自己實力不相當,他怎么可能會去愛你呢?真因為你們是太接近了一個人,所以話他才會愛你,愛的你毫無保留,這么多年來你想想看我十年前都認識他了他在十年前就開始一直在拒絕著一直說有個女孩子已經占據他心目中所有的全部……”

    “如果說他沒有這么長的十年那個時間,我可能也許會懷疑,但是在這10年時間之內,他真的沒有跟任何一個女人傳出過任何一個緋聞,你想想看對一個這么優秀的男人,而且對一個這么健康的男人來說,這真的是非常的難的。”

    “只能說明一點,這個男人足夠的愛你,而且愛的很深沉,愛的很熱烈,愛的很執著,愛的毫無保留,才會做到這一點,這一塊你真的不用擔心,他對你的愛情的這種一個真摯,或許你在這方面你應該更加了解自己,才會覺得這種過程之中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這么惶恐。”

    有些不太確定他的這樣說法,但是聽他這么篤定的一次說辭,我大概也是明白了,想不到我當年在10歲的時候左右就愛上我了嗎?

    不對喲,他說10年前都愛上了我,那我10年前豈不就是10歲左右時間,這個事情真的好像……太玄了吧。

    10年前我根本跟他一點都沒認識,我跟他認識時間是在5年前。

    這個5年前那個空白時間是誰,當時我都不認識他怎么就喜歡上我,難道他喜歡的是另外一個女孩子嗎?我的天這時間地點不對呀,怎么可能10年前如果還沒有出現在他生命里面,怎么可能會出現這樣的事情,這數據誤差太大了吧。

    我突然意識到這個巨大的問題,而這個巨大的問題,馬上就如同海嘯般一樣拍打著我的腦袋。

    我愣愣的看著安娜,安娜似乎也意識到這個問題,她也好像慢慢的看著我,好像兩個人回轉不了這個原理啊。

    我們就是這樣面面相覷的,大概有一分鐘時間的距離。

    安娜不確定的問了我一句話,這個問題問的,簡直讓我直接把我所有的心理防線給打亂了,你也知道安娜是如此一個理智的女孩子。

    安娜:“你確定你們是在6年前所認識的嗎?”

    這種疑慮真的是完全打壓著我,我真的在這個過程中就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她,我張了下口,再張了下口以后,閉著口回答她。

    我非常確定以及肯定的。

    “那錦堂是我16歲那年到了我們的孤兒院,那時候我記得清清楚楚,那年我生日了,他還給我慶祝了,那天我們還到了野外去玩,這點我記得清清楚楚的,這一點不可能,我敢肯定在這16年之前他從來沒有去過孤兒院,從來都沒有見到過他,我怎么可能去在10年前這么長遠的時候就認識他們,也就是說我們真正認識的時間,按照今年的一個年限的計算也不會超過6年的時間。”

    “確定了說在10年前我才是10歲左右的年齡,你覺得這個時候有什么樣的問題嗎?那10年前他都不認識我,他怎么會喜歡上我呢?這不可能喜歡上我的照片嗎?而且我也沒有照片,一張相片什么都沒有,那么這10年前他會喜歡的是誰呢?我敢肯定一定不是,我這是100%的,我們那個時候連認識都不認識,怎么可能會有這樣的一個機會!”

    這時候輪到安娜也非常吃驚了,安娜完全是吃驚的看著,我,有點不太相信,剛才楊陽嫂嫂那一番話,突然好像所有的理論突然間被推翻了一樣。

    就如同推翻多米諾骨牌的理論是一樣的。

    當你推掉一顆小盤的時候,那么所有的盤就如同這種推翻下面所有的,不管你建立了多么龐大的一個建筑物,那么就馬上發生多米諾骨牌的效應,所有的牌在一些之間全部紛紛踏。

    天哪,我簡直是發現了一個黑色的洞啊。

    這個是怎么回事?這個是怎么回事?

    頭皮里就已經發麻了,這完全是一種不可想象的,這到底是什么樣的情況,我非常篤定的東西,居然在這多米諾骨牌的效應中。

    不存在。

    安娜還是有些確定,“但是我覺得那先生應該非常喜歡你才對呀,這是通過這些的接觸,他看了你眼神,他對你的動作,他對你的一些維護應該是不會有錯的,這一個是正在愛情中的男人才會做的事情,從不過這一點我覺得他真的很愛很愛你,我真的覺得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該說存在這個時間節點上說來說,可能當時他在拒絕我吧,所以話有可能用這樣的一個托詞。”

    她現在解釋也有點自圓其說的感覺了。

    但是我還是有點不確定。

    “但是他一直跟你講,10年前就喜歡一個女孩子,那錦堂他一般來說憑我對他的了解,他不會輕而易舉的去做出一些承諾,他不會輕而易舉的去用一些謊言,他是什么樣的人,其實我們兩個人應該非常清楚,他沒有必要去做這種謊言,或者說這種東西,所以話我覺得這東西可能性還是有存在的,大概10年前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我真的覺得這對我來說完全是個很大的謎團。”

    是安娜覺得愧疚。

    或許。

    覺得這個話題把這打開出來,就如同打開阿丁神燈,引發出那個魔鬼。

    安娜說:“貓小姐,其實你真的不用記這種東西,這種東西可能就是句玩笑話而已,他也許當時說的是年前也許真的是一句玩笑話,但是我只能很責任告訴你,他確實跟我講了很幾次,10年前他確實喜歡一個女孩子,一直喜歡著,一直保留著這個女孩子在心目中的實效,所以話他這個話我也不想欺騙你,他確實說了這樣一個事情。”

    “我覺得你沒有必要去糾結這個事情,你應該珍惜現在,珍惜現在所擁有的事情,他現在真的非常的愛你,而且他把自己全部的一個經理全部的放在你的心坎上,這才是最重要的,何必去斤斤計較那些不存在的東西呢?你學到的東西已經隨風飄蕩,他珍惜現在的東西才是最重要的,不用再過于糾結?”

    我無意識的點點頭,但是有句話我脫口而出,這事情也想問清楚。

    “安娜,那你如果你站在五里場的話,如果你是我的話,我希望你認認真真的告訴我,如果是你的一個男朋友,或者說是你未來的丈夫,他10年前喜歡一個女孩子,就如同和我現在的故事是一模一樣的,你會去追問這樣的故事的來源嗎?你會去問嗎?”

    安娜, 愣在那里,遲疑了一下。

    這個動作其實已經告訴了他該做的答案,這個答案其實也是很正常的,就是每個女孩子在結婚之前,肯定希望自己的丈夫,自己的愛人毫無保留的去愛自己,沒有任何一絲的隱瞞。

    這是很正常的,這10年之間的事情真的會發生什么樣事情,誰又知道呢?

    但是我確定這10年前,我們兩個人真的不認識……
pk10注册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