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章 風雪遇南宮

作者: 千極
    “要去的話,我與四哥一塊。”楚臨虛是第一個表態的,不過在看到了白芙蕖之后,眼中第一次閃現出了幾分猶豫。

    “我去。”子棄無牽無掛,身后的完顏婧本也是北域人,自然不會反對。

    秦風手中折扇一收,沉吟道:“依我看,北去雪云國路途遙遠,期間變數太多,四哥,我真的不建議你去。”

    北冥萱萱沒有發表意見,不過看她的臉色應當也是不贊同商徵羽去的。

    其他人也是你一言我一語,只有花飛雨坐在一旁看著眾人,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好了好了,我還沒決定去不去呢,就是回來在和你們商量商量!”商徵羽內心對大家的關心是極為感動,但他最在意的其實還是花飛雨的意思,不說其他,大姐始終是眾人的主心骨,只要他一句話哪怕赴湯蹈火商徵羽也不會說半個不字。

    “大姐,你說句話吧。”

    花飛雨被商徵羽打斷了思路,抬頭才看見大家早已將目光都轉到了自己身上,他悄然一笑,如綻放的薔薇,讓眾人原本有些浮躁的心緒也因此冷靜下來。

    “我的意思,去與不去必須由你自己決定。”都是東院的兄弟姐妹,花飛雨也不愿繞彎子,直接說明簡單明了:“我的意思是去,原因有二。”

    “第一,也是最主要的原因,你與納蘭姝交情匪淺,眼下沒有人比你更合適。”

    “現在戰事暫停,那個曾追殺過你的神秘劍客說不定隨時都會再次動手,除非你即可返回風雨閣然后一直跟在蘇老和唐香主身邊,否則隨時都會面臨被他刺殺的風險,這是其二。”

    “什么人敢殺四哥?他活得不耐煩了!”

    楚臨虛和子棄等一直在東院的人還不知道這件事,此刻聽聞不由得群情激憤。不過當商徵羽將那次自己深夜遇襲的經過告知眾人之后,大家都有些大驚失色。一個意境巔峰修為的殺手要刺殺商徵羽,這還怎么抵擋!

    “所以說,我才建議你先出去躲躲。”花飛雨嘆了口氣,現在段逸飛走了,自己大部分時間又要坐鎮益陽的風雨閣,在外也就是商徵羽的性格適合做個主事人,她又何嘗不愿意商徵羽留在身邊幫自己。

    ……

    商徵羽最終還是決定去了,他原本不打算帶上別人,甚至雨柔薇但子棄執意要跟去,完顏婧對北域也比較熟悉,同時也想回家看看,商徵羽就同意了。

    臨行前南宮燁給商徵羽出了個主意,建議他從瑯孚東門出走,先橫穿到云州東部再往北進,這樣可以繞過虍虜大軍控制的諸多地域,而且云州東面就是南宮家縞素軍的大本營,在那里商徵羽也可以得到自己兩位叔伯的幫襯。

    南宮和南宮焱兩位前輩嗎?

    那一戰后也不知道南宮家得眾人怎么樣了。

    商徵羽一馬當先走在前面,身后是子棄和完顏婧。三人一路行來鮮少在路上看見流民,但一具具被掩埋在路邊積雪中的凍僵尸骨還是讓人看著異常壓抑,雖然也有少量虍虜人,但大多數全長著一副中原的面孔,甚至剛剛還看見了兩個抱在一起的小孩,讓完顏婧到現在心里都還沒能緩過來。

    “完顏婧,這次回來要不你就回你的部族中去吧,這里畢竟是你的家。”商徵羽輕聲道。

    完顏婧搖搖頭:“我已經沒有家了,我阿爸和阿媽已經沒了,他們是我這世上唯一的親人。至于部族也肯定已經容不下我,畢竟他們還在狼王的控制之下,不可能因為我有所改變。”

    “那,隨你吧。”

    第一天風平浪靜,不過在第二天下午時卻開始遇到風雪。

    狂烈的暴風雪不斷從正面拍打著三人,讓人和馬都睜不開眼睛,在翻過一座山坡時子棄差點連人帶馬被狂風吹倒,商徵羽見風大雪急,只能暫時停止前進,尋找地方暫避風雪。

    這場風雪一下就是一整夜。

    等商徵羽從帳篷內的睡袋中醒來時,才發現帳篷外早已積攢了厚厚的一片冰雪。商徵羽將食指和拇指放在嘴邊,用力吹出一聲嘹亮口哨,雪地下的三道身影驟然騰躍而起,正是他們的三匹戰馬。戰馬在蓬松的雪地上來回蹦跳,歡快的甩著鬃毛上殘留的冰雪,發出暢快和興奮的嘶鳴,顯然是異常喜歡這樣的冰雪天氣。

    合著冰雪吃了幾塊被凍得硬邦邦的干糧,三人又繼續上路。大雪掩蓋了一切,這一路上商徵羽居然沒有看到太多虍虜人活動的蹤跡,甚至連巡弋部隊在樹上留下的標記都少得可憐。

    這短時間三人別說遇見其他人,連遇見生靈的機會都少得可憐。偶爾能遠遠看見有幾個類似獵人模樣的身影,商徵羽判斷這些都是遺留在云州的普通百姓。但這些人望見商徵羽三人之后都選擇忙不迭的躲藏起來,半點也沒有親近的意思,商徵羽有心想要問路見此也只能作罷。不過再走到第七天時,商徵羽在一片矮樹林中見到其中一個樹干上刻著一個長槍墨模樣的信標,臉上頓時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這一片有縞素軍活動,子棄,咱們將他們找出來。”

    無需商徵羽多言,子棄屏氣凝神,一縷縷獨特的探查波動從他身上不斷向外飄散,商徵羽也是如此,他的逍遙天嵐經經過這段時間的征戰也有了長足的進步,已經徹底穩固,連帶著六識也敏感了許多,已經能模糊探查到方圓數里內的部分動靜。

    “東北方向有動靜。”

    “我也察覺到了,咱們走!”

    商徵羽調轉馬頭,三人胯

    下戰馬撒開四蹄就向前狂奔,將成片的雪花丟在身后。

    …………

    “殺!”

    一片白雪皚皚的山丘背面的平原上,兩隊人馬已經廝殺到了一起,其中一隊看其揚起的風雪當是有百余人,手握彎刀,腳下戰馬較為矮小但奔行有力轉向靈敏。另一隊則是只有五六十人,各個騎著高頭大馬,看似威猛但奔行時轉向略有遲鈍,有些跟不上矮馬的速度,人人頭上都綁著一條雪色長巾,迎風飄揚。

    “是縞素軍的兄弟,子棄,上去幫忙!”

    商徵羽三人火速從山坡上躍下,一往無前的從側翼殺向虍虜人的騎兵隊。虍虜人顯然沒有將突然出現的三人當成對手,那隊長只是略一揮手,側翼頓時分出六人沖向商徵羽他們,甚至臉上還帶著些許輕蔑的邪笑。

    不過在第一輪錯馬之后,他們就再也笑不出來了!

    子棄驟然出手,六道指勁第一時間射出,這六名虍虜人臉上的表情瞬間凝固,留人毫無例外的的被指勁洞穿脖頸栽下馬來,前后也不過一個呼吸而已!等那虍虜隊長反應過來時商徵羽三人已經沖入了虍虜戰陣之中開始大殺四方!

    “吃我一劍!”

    玄鐵重劍在商徵羽手中有若冥府的閘刀,所過之處落下虍虜騎兵紛紛從馬上栽倒,還未落地就已氣絕身亡!子棄將完顏婧掩在身后鮮少讓她出手,他手中長劍如散出萬道細碎光華不斷切碎這周圍的一切。三人如虎入羊群,自西向東生生將整個百人的虍虜騎兵隊穿了個通透,將隊形徹底打亂的同時更是讓虍虜人亂作一團!

    “縞素軍,死戰!”

    戰況瞬息萬變,縞素軍的隊長也沒料到商徵羽三人居然如此悍勇,但此刻的進攻實際千載難逢,絕對不容錯過!縞素軍騎兵隊長頓時領兵對虍虜方發起了悍不畏死的沖鋒,在陣型散亂的情況下虍虜人難以形成有規模的抵抗,頓時被縞素軍打得丟盔卸甲,沒過多久就只能四散奔逃。

    但有商徵羽和子棄在此,又豈能讓他們就這般輕易離去!

    在云州這廣袤平原上縱橫馳騁商徵羽他們怎能不會準備弓箭!商徵羽和子棄雖然沒有專門錘煉過騎射,但他們遠超常人的勢境修為足以彌補這點精度上的差距。張弓搭箭之間,聞聲即落馬,沒有一擊落空!虍虜奔逃的十幾名騎兵沒有一人能逃出百步,盡數被斃于此,包括那個虍虜隊長。

    商徵羽肩扛玄鐵重劍與子棄并肩傲立于風雪中,此刻成為了所有縞素軍戰士們眼中唯一的景象。

    肅然起敬!
pk10注册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