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五十六章 神女,有病?

作者:江湖有酒
    修煉從斗破蒼穹開始第257章神女,有病?廣場上,那位侍女的聲音響起后,場中所有人的目光皆是瞬間匯聚到了蕭寒身上,眼中神色各異。

    但毋庸置疑,嫉妒,是此刻眾多男子共同的心聲。

    到了此時此刻,眾人如何不知道,神女之所以放出消息宴請諸天驕,都是幌子,想必神女就是欲借此召集眾人前來,好找那名叫蕭寒的家伙。

    神女真正想宴請的,從始至終,恐怕就只有蕭寒一人!

    神女如此待遇,讓眾人如何不心生嫉妒,今夜,他們皆是陪襯。

    “蕭寒兄弟,厲害啊,巫族神女你居然都勾搭上了?”無戒湊了過來,一臉崇拜的說道。

    對此,蕭寒卻是感到很無奈,他壓根兒都不知道這是什么情況,神女宴請他,可是,他根本就不認識這所謂的巫族神女。

    “這女人,搞什么鬼?”蕭寒目光疑惑看向那雨幕中的唯美倩影,嘴中喃喃。

    “這位公子便是蕭寒蕭公子嗎?”

    察覺到廣場上的反應,侍女的目光也看了過來,她打量了蕭寒一番,又出聲問道。

    “如果場中沒有同名同姓的話人,那么你嘴中的蕭寒,應該就是我了。”蕭寒回應道。

    蕭寒的話音一落,只見,雨幕后那位一直靜坐的女子居然站了起來,似是有些激動,此刻她的目光似乎也是第一時間朝著蕭寒看了過來。

    “你真的在這里!”

    雨幕后的女子,美眸緊緊盯著蕭寒,當那熟悉的身影映入眼簾后,她眼波流轉,有一絲柔情涌動,那張妖艷的容顏上也是浮現一抹迷人笑容,本來她只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沒想到,這家伙真的出現在了這里。

    然而,就在她即將走出雨幕之時,居然有一位身材火爆的黑裙女子走到了蕭寒面前,看那模樣,二人似乎顯得格外的親切。

    看到二人的模樣,她的腳步一頓,美眸中的柔情消失,漸漸有一抹冷色悄然浮現,隨即她又暗中給侍女傳音了,侍女一怔,有些不解,不過還是點頭了。

    “你怎么跟來了?”見到魔音出現,蕭寒怔了怔,道。

    “那巫族神女,就是你嘴中的那個她?”

    魔音美眸沒有看蕭寒,目光緊緊盯著那雨幕后的女子,突然說道,之前侍女的話,她自然聽到了,這家伙居然還跟這神女有關系。

    “不是,我壓根兒就不認識這神女。”蕭寒無奈說道。

    “蕭寒兄弟,莫要打誑語了,做人要誠實,實話實說,你是不是跟這神女有一腿兒?”無戒瞇著小眼睛,猥瑣地盯著蕭寒,說道。

    蕭寒:“……”

    “滾!”蕭寒斜視著無戒,直接一腳踹了過去,不過卻被這死胖子躲開了,依舊在一旁瞇著小眼睛含笑盯著蕭寒,那模樣,似是唯恐天下不亂。

    “這是我第一次涉足南域,你想想,我怎么可能認識這什么巫族神女。”

    蕭寒目光又看向魔音,解釋道,不過此刻,他陡然瞳孔一縮,目光又猛地看向了那雨幕后的女子,他第一次來到南域,而這位號稱南域第一美人的神女,居然點名道姓地宴請他?

    這,難道不可疑嗎?

    “難道是……”蕭寒目光閃爍,心中不覺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測,就欲掠上高臺赴宴。

    “我家小姐又說了,在場的諸位天驕,若誰能打敗這位蕭公子,今夜就宴請誰,并且贈送其一枚預測令!”

    然而就在蕭寒欲上臺赴宴之時,那侍女的聲音又突然響起了,而且聽這話,語氣似乎有些不善,與之前想表達的意思可謂是截然相反。

    之前,神女欲宴請蕭寒,而現在,竟然要讓諸天驕打敗蕭寒,這是什么情況?

    為何突然有了這么大的反轉?

    難道說,神女本來就厭惡這蕭寒,剛才只是在給蕭寒拉仇恨嗎?

    想到此處,場中眾多男子的臉龐上不覺浮現一抹欣喜之色,看來,今夜神女最終要宴請誰,還未可知啊。

    一時間,諸天驕看向蕭寒,目光不覺都變得火熱起來,若是打敗蕭寒,不僅可以與神女共進晚宴,而且還可以獲得預測令,這該是何等巨大的誘惑。

    此刻,眾人看向蕭寒的目光,像是在看著一座會移動的寶藏一般。

    同樣,此時此刻,因神女一言,蕭寒,已然成為了眾矢之的!

    看著從四面八方投過來的貪婪目光,蕭寒面龐不覺狠狠抽搐了一下,他仿佛看到了一群饑渴難耐的惡鬼,那場景,有些恐怖。

    “現在你總該相信,我跟這神女沒那種關系了吧?”蕭寒目光看向魔音,無奈道。

    “八成是你在外面惹得什么風流債,不然這位神女為何要故意針對你?”魔音美眸微瞇,掃了一眼那位雨幕的神女,自然察覺到了什么,那神女看向她的目光,有些不善,雖說未親眼見到這位神女,但這是來自女人的直覺,這位神女肯定跟蕭寒有關系。

    聞言,蕭寒真是有些絕望,跟女人講道理,好困難。

    “在下鐘欽,請蕭寒公子賜教!”

    這時,人群中,有一道青年身影走了出來,向蕭寒發起了挑戰。

    “我認輸!”蕭寒瞥了一眼那位名為鐘欽的青年,淡淡說道,對于這莫名其妙的挑戰,他自然沒有任何興趣,既然神女要故意針對他,那他就所幸直接認輸,反正他又不少什么。

    鐘欽一怔,就這樣贏了?

    “必須要用自己的實力打敗他!”侍女的聲音響起了。

    “蕭公子,得罪了!”鐘欽不再多言,四星斗尊的氣息爆發出來,當即朝著蕭寒掠去。

    見狀,蕭寒也是有些無奈,待得那青年沖到身前之時,他五指成拳,而后直接一拳轟出。

    拳落,鐘欽直接倒飛出去,若非蕭寒留手,恐怕這一拳就足以廢了他。

    見狀,眾人一驚,這家伙這么強?四星斗尊在其手中,竟然這么不堪一擊?

    “我家小姐說了,你們可以一起上,能打傷蕭寒之人,皆可以獲得預測令!”侍女的聲音又響起了。

    聞言,眾人大喜,群毆,沒人不喜歡。

    蕭寒面色一冷,也是有些不耐煩,這神女故意在整他。

    蕭寒眉頭皺起,腳尖輕點,下一刻,身影便猶如鬼魅一般出現在了那高臺之上,那侍女欲阻攔,不過卻直接被蕭寒一掌拍下高臺。

    “你這神女,有病不成?”蕭寒面色泛冷,隨即一把掀開雨幕,直接走了進去。

    不過,看到神女那張熟悉的妖艷容顏后,蕭寒卻是瞬間蒙了,頓時也沒了脾氣,他腦袋縮了縮,連忙退了出來,一臉欲哭無淚的表情,他很絕望。

    與此同時,那雨幕中,一道冰冷而動聽的女子聲音傳出了。

    “你說,誰有病?”
pk10注册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