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一十五章 斷劍悲歌

作者:江湖有酒
    不過,此刻得知蕭寒并非小醫仙男友,她自然立即對蕭寒露出一抹嫌棄之色,害得她剛才浪費表情,白表演了半天。

    見到面前瞬間臉色大變的女子,蕭寒嘴角忍不住狠狠抽了抽,女人,果然是擅長變臉啊,可怕,此刻,蕭寒也是隱隱猜到了這女子與小醫仙認識,而且似乎有矛盾,故而方才有了剛才那一幕。

    “小醫仙,她是什么人?”蕭寒好奇問道。

    “妖宗妖女,洛雨妃,之前與我有些過節。”小醫仙說道。

    聞言,蕭寒目光閃爍,妖宗妖女?這外號還真是沒叫錯,夠妖。

    “妖女,剛才演技不錯,怎么不接著演了?”小醫仙目光看向洛雨妃,嘴角微掀了掀,輕笑道。

    “我對這些臭男人沒興趣,小醫仙,要不要咱們像剛才那樣演一演?我對你可是很感興趣哦。”洛雨妃美眸微瞇,俏臉上滿是嫵媚之色。

    看著洛雨妃的模樣,蕭寒身子不覺打了個冷顫,這妖女,有些可怕的啊。

    “蕭寒,我們走。”小醫仙淡漠地看了眼洛雨妃,隨即便轉身離去,看著那渾身散發著嫵媚的妖女,蕭寒也是不敢多待。

    “小子,站住!”然而,蕭寒等人剛欲離去,一道冰冷的男子聲音便在場中響起了。

    蕭寒等人腳步一頓,目光隨即順著聲音看了過去,只見洛雨妃身后的人群中,一道身著血袍的青年走了出來,青年面龐蒼白,陰沉的臉顯得格外陰翳,給人一種很陰寒的感覺。

    “蕭帥小心,此人乃是化血門天驕,人稱血公子,名為血流痕。”這時,黃文昊對著蕭寒傳音提醒道。

    “化血門?”蕭寒目光微瞇,這自然也是一方霸主級別的勢力,只是,此人這時候走出來讓他站住?

    這,是何意?

    “走可以,右手留下。”血流痕目光盯著蕭寒,淡漠道,剛才,蕭寒的右手,碰過洛雨妃。

    他的話,很簡單,很直接。

    留下右手,便可以走。

    聞言,蕭寒眉頭一皺,不過看到血流痕身后那一臉幸災樂禍的洛雨妃后,他似乎明白了什么,美女,總歸是有很多人追求的。

    這血流痕,便是洛雨妃的一位追求者,蕭寒的手碰了洛雨妃,所以,血流痕要他的右手。

    但是,血流痕要蕭寒留下右手,蕭寒就要給他?

    “我們走!”蕭寒淡淡掃了一眼這血流痕,隨即便直接轉身離去,懶得理會,一句話,便要他砍手?

    “再走一步,頭留下!”

    這時,血流痕的聲音又響起了,聲音無疑冷了幾分,場中,似乎有一股冷風刮起。

    聞言,一旁不少圍觀的眾人瞳孔一縮,也是驚了驚,聽這語氣,這事怕是不會善了,血流公子之名,他們自然聽說過,手段極狠。

    此刻,眾人的目光也是全都看向了蕭寒,血流痕說,再走一步,頭留下,他還敢走嗎?

    然而,蕭寒似是沒有聽到血流痕的話一般,他腳步邁起了,而且,不止一步。

    咻!

    然而下一刻,血流痕的身體,動了,他化為一道血影快若閃電般地朝著蕭寒暴射而去,殺氣逼人。

    見到這一言不合就動手的血流痕,眾人也是一驚,不愧是血公子。

    感覺到后面襲來的殺意,小醫仙就欲出手,不過這時,蕭寒已經反身一拳,直接轟了出去,在其右拳之上,有著赤紅的火焰纏繞著。

    嘭!

    霎時間,二人兇猛地對碰在了一起,拳掌對轟,一股可怕的勁氣風暴當即席卷開來,讓得一旁的人群皆是震退了。

    二人一觸即分,不過,血流痕的身體直接被震了回去,蕭寒的身體則是穩穩站在原地。

    血流痕一臉陰沉,目光陰冷地盯著蕭寒,他袖中的右手掌不覺在暗暗顫抖著,在蕭寒那拳上,他感受到了極為可怕的火焰力量,讓他有些始料未及。

    見到蕭寒一拳逼退血流痕,場中眾人也是一驚,洛雨妃美眸微瞇,俏臉上不覺浮現一抹興趣之色,似乎很喜歡看這種打斗的場面。

    “就這實力,也敢讓人留手留頭,送你兩字,白癡!”蕭寒淡淡掃了血流痕一眼,淡漠道。

    看著蕭寒,小醫仙心中也是有些驚訝,沒想到斗宗實力的蕭寒,竟能將斗尊級別的血流痕逼退,看來即便在這天驕匯聚的神州大地,他依舊那般優秀。

    “你找死!”

    聽得蕭寒的話,血流痕面色陰冷無比,霎時間一股強大的斗尊氣息從他體內毫無保留的爆發出來,他血袍飛揚,氣勢洶洶,已是二星斗尊巔峰層次,眼中殺意涌動。

    見到血流痕的模樣,蕭寒的面色也是冷了下來,他的身體表面,隱隱有著金色的光澤泛起。

    一時間,場中,氣氛有些劍拔弩張。

    “斷劍城圣地,豈容爾等小輩放肆,若再敢動手,都滾出去!”

    然而,就在眾人以為二人準備打起來之時,一道蒼老的冷喝聲陡然在斷劍城上空響起了,聲音中有著可怕的威壓彌漫出來。

    “今日算你小子好運!”血流痕目光忌憚地在天際掃了一眼,隨即冷冷盯著蕭寒說道,而后他便徑直拂袖而去了。

    “無趣。”洛雨妃伸了個懶腰,曼妙的曲線盡顯,掃了蕭寒一眼后,便也轉身離去了。

    “走吧。”蕭寒朝著天際看了眼后,隨即也是不再多留,出了剛才這檔子事,幾人也是沒了繼續逛街的心情了,徑直返回了客棧。

    ————

    夜幕降臨,氣溫持續降低,斷劍城上空,又開始有著雪花飄落,風雪呼嘯,城中的夜晚,顯得格外的寂靜。

    很快,子時到了。

    在這漆黑的夜里,在這漫天風雪之中,神州大地迎來了冬至。

    此刻,斷劍城中,很多人都還在被窩中熟睡,或者還沉侵在修煉中。

    不過,在子時到來的這一刻,也就是冬至到來的這一刻,斷劍城中,無數年輕一輩都不約而同地睜開了眼,眼中皆透著濃濃的驚訝之色。

    因為,在這風雪交加的寂靜夜晚中,有著詭異的聲音,悄然響徹了整座斷劍城。

    那是,斷劍在悲鳴。

    準確地說,那更像是斷劍在風雪中吟唱的一首悲歌。

    風雪夜,寂寥城,斷劍起悲歌!
pk10注册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