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言情小說 >> 第2904章 簡單粗暴有效(書號:144521

第2904章 簡單粗暴有效

作者:辰鵬
    猜測到有可能是華方派人所為,桑泰的底氣足了一些,說話的聲音多了一份冷意:“豺爺,如果這件事真是華方派人做的,那么很顯然,肯定是他們先一步獲知了我們的計劃,也就是說有人泄露了消息。”

    “我的人都在這邊,不可能泄露消息。

    而你有人在華方,他們泄露消息的可能性更大,所以這件事的主要責任……。”

    話到此打住,桑泰點到為止,也不說明,但大家都心知肚明就行。

    電話那頭的豺爺無法再沉默:“桑泰先生,你懷疑我的人?

    那么請問,如果真是華方所為,為什么他們劫持了東西后不回撤,反而這伙人朝我們的方向而來了呢?”

    桑泰冷笑:“豺爺,您可是上百歲的不倒翁,閱歷豐富無比,用你們的老話來說就是走過的橋比我們走過的路還多,這么簡單的道理您難道看不出來嗎?”

    “我們的人在關卡這里攔截他們,卻是找到了一個空盒子,里面裝了一個手雷炸得本人的手下損失慘重,這樣做的目的無非是想著掩人耳目,混淆視聽罷了,東西可能早被其他人帶回去了。”

    聽了這話,豺爺急了:“這么說,這東西已經在去往華方的路上了?”

    “您說呢,我的豺爺?”

    桑泰冷笑反問。

    “呼……。”

    豺爺郁悶地吐出一口悶氣。

    “豺爺,東南亞這邊我可以派人一路追擊,甚至封鎖進入華方的邊境要道。”

    桑泰接著道:“但是,我依然不能保證能夠攔截住他們,畢竟這是一伙訓練有素的人,肯定是華方中的精英,所以您安插在華方的人必須有所行動,同時盡快查處內奸。”

    “好,我知道怎么做。”

    豺爺陰冷的口吻道:“不過,我還是覺得這件事不一定是華方所為,我相信自己的人不會輕易背叛,所以這事等抓到那幾個人后再做定論吧。”

    “好,那您就等我的好消息吧,再見。”

    桑泰掛掉電話,嘴里罵出一句:“老東西。”

    “將軍,那老東西怎么了?”

    身后的青年好奇一問。

    桑泰冷冷掃了青年一眼,嚇得青年趕緊垂下頭去,不敢再問。

    “支援的人什么時候到?”

    桑泰吐出一句話。

    “一個營的人,半個小時后會到。”

    青年回答。

    桑泰臉色一沉:“一個營怎么夠,給我調一個團。”

    “啊。”

    青年心里一驚,反應過來時急忙道:“是,馬上調遣。”

    一個團,那可是一千多人啊,幾乎是桑泰屬下一半的武裝力量了。

    這么龐大的一支力量追剿幾個人,這還是首次,余飛幾人應該感感到很榮幸了。

    此時的余飛幾人正在濃密的原始森林里深一步淺一步地奔逃。

    原始森林老樹盤根錯節,到處是濃密的樹叢和橫生的藤蔓,加上沒有人走過,可以說是根本無路可走,只能一邊走一邊開路。

    幾人都沒帶開路的砍刀鋸子之類,只有短小的匕首。

    匕首這東西割一些小東西還行,用來開路那是遠超其使用范圍了,根本用不了,所以有時候只能用身體碾壓過去。

    更要命的是,這個季節正好是毒蛇猛獸活動的季節,尤其是毒蛇,稍有不慎那可比跟匪徒直接火拼更危險。

    尤其是昨晚上還下了一夜的雨,使得這路就更難走了。

    原本幾人身上的衣服都是干燥的,這一路走來,衣服全被樹葉上的水滴給濕透,濕漉漉的衣服貼在身上很不舒服。

    然而這時候逃命要緊,也顧不上什么不舒服了。

    這點困難對余飛來說小菜一碟,比這種情況糟糕數倍的地方他都去過,至于岳精忠就更不用說了,他以前就是在原始森林里廝混的。

    暗影也在東南亞廝混過,也沒什么問題。

    阿發和李光就有些吃不消了,兩人雖然也在東南亞跟黑魔王保安搞過特訓,但那時他們是跟著隊伍一起,裝備齊全,而且人多,根本沒遇到過這種艱難的情況。

    所以兩人走得很艱難,尤其是李光,某個地方受傷了,走路都不敢過于用力,否則那是撕裂的疼。

    岳精忠和暗影前面開路,阿發扶著李光,余飛斷后。

    這時,阿發終于忍不住了,停下腳步:“飛哥,李光快不行了,得檢查一下他的傷勢。”

    前面的岳精忠和暗影停下來,余飛迅速過來,虎目環視了一下周圍:“去那棵老樹下吧。”

    “好。”

    阿發一點頭:“光頭,忍著點。”

    李光臉色有些發白,但咬著牙很牛氣地道:“沒事,一點都不疼。”

    阿發臉皮一抽,這還不疼,那樣子可不像是不疼的樣子,阿發甚至擔心李光男人的家伙報銷了,那可就是現代版的太監了。

    “精忠,暗影負責警戒。”

    余飛吩咐一聲,也過來幫著攙扶李光到了那棵大樹下,選了一個稍稍干燥的地方讓李光坐下。

    “哪里受傷了?”

    余飛問。

    李光有些難為情地指了指褲襠。

    “張開。”

    余飛命令。

    李光按照吩咐張腿,只見褲子中間果真通了一個孔,彈孔的位置鮮血都將褲子染紅了。

    阿發看著直揪心:“飛哥,這下阿光慘了,不會那玩意廢了吧?”

    “廢了就廢了,沒啥大不了的。”

    李光牛哄哄地道。

    “額……。”

    李光狂冒汗。

    那可是男人的象征,男人誰不當其是寶貝中的寶貝,可這家伙竟然說得這么輕松,廢了就廢了,真不想做男人了嗎?

    “阿光啊,那可是你男人的身份象征啊,難道你想去做人妖?”

    阿發黑著臉問。

    “你才要做人妖。”

    李光不爽地回懟了一句。

    “這個時候了還吵什么?

    阿發,你少說兩句。”

    余飛不爽地打斷兩人,命令道:“李光,褲子脫了。”

    “啊?”

    李光有些難為情啊,尤其暗影就在旁邊呢。

    “啊什么啊,讓你脫你就脫。”

    余飛也懶得多說,朝阿發命令:“阿發,幫他脫。”

    “好勒。”

    阿發上前:“那個,光頭啊,這可是飛哥的命令,乖乖聽話吧。”

    李光沒辦法,只好任由阿發擺布了。

    “稀里嘩啦”聲中,阿發很快將李光的外褲脫了下來,剩下最后一條小褲,李光紅著臉死死抓住褲頭不讓脫。

    阿發求助的目光望向余飛:“飛哥,他不讓。”

    “真啰嗦,浪費時間。”

    余飛沒好氣地發出一聲,大手一抓一扯,“嘶拉”一聲,整條褲子直接被余飛撕成破布,簡單粗暴而有效。
pk10注册38